金冠电气实控人的“开挂”人生 小记者变身大老板疑团待解

摘要:金冠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冠电气”)主营金属氧化物避雷器、开关柜、环网柜(箱)、柱上开关、变压器(台区)、箱式变电站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为避雷设备


金冠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冠电气”)主营金属氧化物避雷器、开关柜、环网柜(箱)、柱上开关、变压器(台区)、箱式变电站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为避雷设备,客户涵盖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中国铁路集团、中国中车、国家电投、国家能源等大型企业。

报告期内,金冠电气的业绩整体看来平淡无奇,并且盈利能力也有萎缩的迹象,其成长性受到了市场的广泛质疑,但是,金冠电气最大的疑团并不在于此......资料显示,金冠电气的实控人樊崇可以说是有着“开挂”的人生,1998年至2002年10月,樊崇还只是一名财经记者,而在短短6年后的2008年,樊崇已经成为了金冠电气的董事兼总经理,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励志”故事,还有待深究。

招股书披露,金冠电气的前身南阳金冠电气有限公司由金冠王码与光大财务于2005年3月28日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为4000万港元,双方根据《合作建立南阳金冠电气有限公司合同》的约定,对金冠有限的投资总额为5000万港元,金冠王码以土地使用权及部分机器设备和现金出资,出资总额1960万港元,光大财务以现汇出资,出资总额2040万港元,光大财务为持股51%的大股东。

当时的金冠电气还是由光大财务掌控,而光大财务的股权则由一位名为Wilson Sea的神秘人士持有,也正是这位神秘“伯乐”,才让金冠电气现在的实控人樊崇有机会得以平步青云。

不过,这位Wilson Sea并不是什么外籍人士,Wilson Sea原名席春迎,其简历显示,1997年至2004年,席春迎在民生证券先后担任总裁助理、总裁及主席,负责投资银行业务、研究部业务、规划及发展工作;2004年至2007年,任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2007年至2011年,任豫北(新乡)汽车动力转向器有限公司董事会副主席;2011年4月27日,获委任为港股首控集团(01269.HK)主席兼非执行董事,2015年1月1日起调任执行董事。

席春迎于2002年出任民生证券董事长,而此时的樊崇还只是中国经营报社一名财经版的记者,2002年7月,作为一名财经记者的樊崇,还曾对刚刚出任民生证券董事长的席春迎做过一篇名为《黄河证券易帜 “民生系”涉足证券业》的专题采访报道,也正是这次采访,樊崇迎来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转折。

在采访结束3个月后的2002年10月,樊崇进入了民生证券成为了一名办公室职员,短短2年时间后,2004年5月,一跃成为了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副总裁,而这段兰尉高速的经历与樊崇的“伯乐”席春迎的足迹也有所交集。

不过奇怪的是,席春迎在1997年至2004年在民生证券任职,樊崇于2002年10月至2004年5月在民生证券任办公室职员,两人同时于2004年从民生证券“出局”并进入兰尉高速,这未免太过巧合,席春迎为樊崇进入民生证券与兰尉高速,并在樊崇日后成为金冠电气实控人的道路上做了何种“提携”,这些疑点都需要深究。

值得一提的是,席春迎当年从民生证券出走还与一桩“大事”有关。2002年席春迎出任民生证券董事长仅1年后,2003年4月28日,以中国泛海控股有限公司为代表的民生证券大股东在股东大会上突然摊牌,要求董事长席春迎下台,此议提遭到河南花园集团等4家中小股东离会抵制,“民生证券危机”由此爆发;5月12日,泛海方面选出的董事会直接进驻民生证券总部,遭到老董事会的强烈反对,矛盾激化,甚至惊动110前来维持治安;最后,中国证监会工作组入驻,确立了由老董事长席春迎和泛海方面的总经理钟金龙同时签字方有效的“双签”制度才得以暂时平息。2003年12月27日上午,民生证券股东大会于北京饭店A座5层会议室召开,在会议开始前,现场就透出丝丝紧张气息,原定中午结束的会议,一直开到夜幕降临才结束,在会上,民生证券选出了新的董事会以及董事长,直到席春迎出局,“民生证券危机”才宣告结束。

2008年2月,樊崇进入了金冠有限任董事兼总经理,并在随后的日子里直至成为金冠电气的实控人,完成了从一名小记者到大老板的华丽“蜕变”,而这些转折,均与席春迎有关。

《云创财经》IPO课题组发现,樊崇完成人生“蜕变”中最大的疑点是,樊崇是如何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的?席春迎为樊崇获得金冠电气实控人的地位提供了何种帮助?樊崇与席春迎到底是何种关系?金冠电气的真正的实控人是否为樊崇?对于这些疑点,金冠电气的招股书中未见任何描述。

内容来源: 云创财经

作者: 张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