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漩涡中的华晨汽车:平静之下期待重整“新生”

摘要:数据表明,今年前10个月中华品牌销量仅约2100辆;华晨方面自己也承认,“企业多个自主品牌近几年陆续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自主品牌仅有中华V3、V7两款产品生产,且销量低迷”。

财联社(沈阳,记者 刘阳)讯,十一月末的东北早已是寒风刺骨,华晨中华工厂厂区内也显得格外凋敝。早上8:30,几辆员工通勤车开入厂区,与下车后走向东侧华晨宝马车间的三五成群的工人相比,去往对面中华车间的工人寥寥无几。

这一天是11月25日,五天前,华晨集团被沈阳中院做出了破产重整的裁定。

“当年是多么的意气风发,现在却无疾而终。”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位华晨老员工发出了一声叹息。

“无疾而终”其实并不准确。“(破产重整的)出资人基本上已经有意向了,但现在还处于保密阶段。”有接近华晨集团的人士透露,债委会方面也在等待华晨进一步的重整方案。

image

华晨向西,宝马向东

跟随通勤班车进入厂区,东西两处的车间对比愈发明显。

位于厂区西侧的华晨中华总装车间,停产状态已持续了数月之久,生产线上的工艺设备覆满了尘土。即便已是上班时间,与之相连的办楼内仍是漆黑一片,只有门口停车场陆续赶到的几辆私家车表明了这里还有生产活动。

“现在只有冲压车间在做外包件的生产,其他工人只是偶尔来下,但也没什么活儿。”厂区内,一位华晨中华工人说,这两年来中华上班的基本上是行政及领导。对于五天前被宣布破产重整的华晨,这位工人沉默良久,“这个我们早有准备。”

与生产车间现状相对应的,是中华工厂物流处的窘境。在叉车作业平台区,“禁止行人穿行”的警示标语格外显眼,但讽刺的是,如今这里空无一人。

image

中华对面的华晨宝马车间却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景象——灯火通明、机器轰鸣,一如两家公司的业绩对比。

发行于今年1月的“20华晨01”的募集说明书显示,由于“中华”品牌生产销售业务欠佳,导致2016-2018 年末,华晨母公司报表口径的净资产为-11.5、-26.4和-35.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1.4、-9.8、和-3.6亿元。

华晨宝马填补了这些亏损。同期,华晨宝马经营利润为80、105和125亿元,合并华晨宝马净利润后,华晨同期年均归母净利润为 3.96 亿元。

然而,仅凭华晨宝马“救”不了华晨。数据表明,今年前10个月中华品牌销量仅约2100辆;华晨方面自己也承认,“企业多个自主品牌近几年陆续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自主品牌仅有中华V3、V7两款产品生产,且销量低迷”。

11月13日,因欠款1000余万元,零部件生产商格致汽车一纸诉状把华晨送上了破产重整之路。

“重整,对于华晨来说是件好事。听说那样就可以重新轻装上阵了。”华晨中华那位工人说,自己和工友们都不愿意看到奉献了十几年青春的单位走到如今的地步,“如果还有机会,我们更想回到熟悉的工作岗位上。”

在沉默中等待

“自从法院做出华晨集团破产重整的裁定后,华晨内部员工都接到了‘禁言令’,什么也不能说。”上述接近华晨集团的业内人士说。

“(华晨集团债权银行)债委会方面并没有新的进展,大家都在等华晨汽车重整的进一步方案。”另有某国有银行沈阳分行内部人士表示,其所在银行向华晨方面贷款数额较大,造成的损失势必不小。

数据表明了这一点。截止10月22日,华晨存续债券规模为172亿元,其中2021及2022年到期及回售的债券金额合计分别为65亿元和92亿元。

image

“华晨集团是辽宁省重点国有企业,不仅仅是老东北工业基地的一个象征,背后更承担着就业、税收以及省级社保等重任,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招银国际研究部研究员白毅阳看来,企业重整有助于甩掉历史包袱,不仅可以降低负债率及恢复融资能力,融资成本下降也将带来盈利能力回升。“如果重整引入战投或者债转股,未来企业管治上也将进一步优化,尤其是在重大投资决策上更加专注。”

目前,华晨整体资产和负债规模为1933亿元和1328亿元。但此次裁定进入重整程序的只有华晨母公司的459.7亿资产和523.8亿债务,占整体资产和债务规模的23.8%和39.4%。

“华晨集团在重整过程中,除了考虑此次如何度过难关,更需要考虑未来长远发展。未来会有三种重整方案,分别是辽宁交投为主体、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央地合作。”白毅阳说。

白毅阳提到辽宁交投在此前已浮出水面。今年5月和7月,华晨先后以每股0.01美元的价格向辽宁交投出售了共计6亿华晨中国的股本,占华晨中国总股本的11.89%。

“从目前组织架构来看,最有可能以辽宁交投为主体完成重整。但混改有望提升公司管治水平,而辽宁省此前也成功打造过央地合作模式,成为全国样板。因此也不排除存在其他两种可能性。”白毅阳分析表示。


注:本文转载自财联社,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