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泰实业:“高利贷”压顶

摘要:距离春节还有63天,零下2°C的济南,寒风泠冽,王鹏(化名)一大早就来到祥泰城3期讨薪。

距离春节还有63天,零下2°C的济南,寒风泠冽,王鹏(化名)一大早就来到祥泰城3期讨薪。但工地大门紧锁,售楼处被拆除,矗立的几栋建筑物距离完工尚早,窗户玻璃框架还没有安装,外墙依旧为灰色混凝土,没有涂料或贴瓷砖。 

因为开发商拖欠工程款,去年7月工地被迫停工,施工单位陆续撤出。王鹏点上一支烟,告诉我们,“施工单位拖欠我们一百多名工人的数月工资,尚未结清。” 

与王鹏有着同样复杂心情的,还有祥泰城3期的数千名业主。朱蕾(化名)于2019年购买了济南市历城区祥泰城3期的文鼎园,合同约定2021年4月交房。 

祥泰城附近是山东师范大学祥泰实验学校,她当初购买祥泰城的房子,是为了解决孩子入学,“如果导致孩子没法上学,真的是我们每个家庭都不能承担的。” 

眼下,朱蕾只能动员其他祥泰城3期的业主代表,一起到济南市历城区的领导留言板上留言,“希望政府强力介入监管祥泰三期资金,督促复工复产。” 

祥泰城隶属山东祥泰实业有限公司(简称“祥泰实业”)。此前,相关方承认是因为内部经济问题,把在建的楼停了,并答应尽量2020年8月底解决内部问题。 

然而进入2021年,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1月15日,祥泰实业与山东信伟置业有限公司一同被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858.218万元,案号为(2021)鲁0112执314号。 

背后起因是一宗民间借贷纠纷。更确切的说,是一起高利贷纠纷。 

高利贷“连环套” 

故事的主角,除了祥泰实业,还包括了山东信伟置业有限公司(简称“信伟置业”)、山东伟弘置业有限公司(简称“伟弘置业”)和山东泰诺置业有限公司(简称“泰诺置业”)。 

首先,乐居财经厘清了上述四家公司的隶属关系:伟弘置业是信伟置业的原全资股东,2016年7月29日其将所持全部股权转让给祥泰实业,祥泰实业目前持有信伟置业100%股权。 

信伟置业则是泰诺置业的原全资股东,2019年4月22日其将所持全部股权转让给山东祥泰森林河湾置业有限公司。目前,祥泰森林河湾置业由季兰英和柴诚杰持股90%、10%。 

放高利贷的主人公名叫马吉海,1952年出生。在泰诺置业口中,这位马先生是“职业放贷人”,多次从事有偿民间借贷、收取高额利息等违法行为。 

时间回溯至2017年底,祥泰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信伟置业竞得四地块建设用地使用权,分别为历城区大辛庄旧村改造项目黄电大街以东A-2、A-3地块,以及黄电大街以西A-1、A-2地块。泰诺置业则取得了上述四地块的开发许可。

彼时,信伟置业需支付四地块高达11.7亿元的土地竞拍保证金。其中,6.5亿元是由山钢地产支付,它参与合作开发该项目A-3地块,四川信托提供的5.2亿元保证金为开发另外三地块项目。 

除此之外,因开发祥泰城项目需要大量资金,信伟置业开始向马吉海多次借款,主要分为两宗。 

第一宗借款是在2014年1月20日,马吉海与伟弘置业(信伟置业的原全资股东)签订《借款协议》,借款3600万元,年息按照税后20%/年,借款期限为一年;若伟弘置业到期未还本付息,则应向马吉海支付借款总额1‰/日的违约金。 

时间悄然过去,伟弘置业却迟迟未将这笔钱还清。截止2016年5月24日,伟弘置业仅向马吉海偿还借款本金1600万元及利息970万元。 

2017年2月底,马吉海又与伟弘置业签订《补充协议》,双方就剩余借款本金展期达成如下共识;伟弘置业未偿还借款本金为2000万元,上述本金自2016年5月25日至2017年2月28日产生利息311.1111万元。 

与此同时,马吉海将剩余本金2000万元继续出借给伟弘置业使用,借款期限自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借款利息为20%/年。 

然而,借款期限至2017年12月31日届满,马吉海仍未收到款项。2018年3月30日,马吉海换成了与信伟置业签订《补充协议(二)》。协议签订后,信伟置业承继伟弘置业对马吉海的所有债务。 

根据此前《补充协议》,借款本金为2000万元,借款本金自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发生借款利息333.3333万元;自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逾期期间利息116.6667万元。利息总计450万元。 

此后,马吉海同意将本金2000万元继续出借给信伟置业,借款期限自2018年4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借款利息为20%/年。 

2019年4月1日,马吉海与信伟置业签订《补充协议三》,继续向其借款2000万元,借款期限为一年(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借款利率为年利率20%。 

期限届满之后,信伟置业未按照约定偿还本金及利息。据乐居财经了解到,上述第一宗借款,马吉海实际持有的债权金额为850万元,剩余1150万元为代案外人所持债权。 

在第一宗高利贷还未偿还,信伟置业又展开了第二宗借款。2018年6月1日,马吉海与信伟置业签订《借款协议》,借款2000万元,借款利息为20%/年,借款期限一年。

一年后,双方签订《补充协议》,信伟置业已向马吉海偿还借款本金1000万元及全部利息400万元,剩余借款本金1000万元未偿还。此外,马吉海同意将剩余借款本金1000万元继续借给信伟置业,借款期限为6个月,借款利息为20%/年。 

借款到期后,信伟置业未偿还借款本金及相应利息,马吉海索要未果,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信伟置业在上述两笔借款到期后,理应及时足额履行还款义务,久拖不还,构成违约。祥泰实业的该行为存在股东过度支配与控制公司的情形,应对信伟置业的还本付息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20年8月19日,法院判决信伟置业需偿还马吉海第一笔借款本金850万元以及借款利息,并偿还其第二笔借款本金1000万元以及借款利息,且要求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 

如果未按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有意思的是,祥泰实业虽对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但迟迟未缴纳上诉费用。法院催缴后仍未缴纳,就按其撤回上诉处理。 

实控人身负9条“限高令” 

从蝉联济南本土民营房企榜首,到如今还不上欠款,甚至屡被传出“资金链断裂”,祥泰到底怎么了? 

祥泰创始人兼董事长于大卫,是一个典型的山东汉子。2004年,他毅然从国企管理岗位走上创业之路。 

他喜欢把“以舍为得”挂于嘴边,“最大化的利润让企业走得快,秉承品质之道让企业走得远,当企业剥离欲望之海,以舍为得之时,企业自身才能走上健康发展之道。” 

官方资料显示,祥泰实业有限公司的前身为滨州祥泰置业有限公司,从2006年开始从事房地产开发,于2009年6月在济南成立集团公司,现注册资金3.2亿元。2019年,祥泰实业有限公司更名为山东中禧实业有限公司。 

早期,祥泰平均1年拓展1个城市,平均6个月增加1个项目,业绩连续3年实现100%的增长。2014年,祥泰迎来里程碑式的时刻,仅用5年时间实现20亿规模,跻身济南地产的排名前十。 

然而,转眼至今,祥泰实业竟然无缘《2020年济南房地产市场销售排行榜Top30》。正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据乐居财经获悉,此次被列为执行人的山东祥泰实业有限公司,其股东为山东中禧实业有限公司(简称 “中禧实业”)和山东创合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创合投资”),两者分别持股51%和49%。 

穿透可知,大股东中禧实业背后为吴文会,他也是祥泰实业的实控人,目前共计9次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其中2020年占了7次,背后申请人包括平安银行济南分行、济南广泰投资、天津银行济南分行、恒丰银行济南分行、中国银行济南历下支行以及华夏银行股份青岛分行。

二股东创合投资背后由邴长利和李文友分别持股90%和10%。其中,邴长利还对外投资了金泰信合商贸(北京)、青岛远通路桥工程、青岛瑞德财富投资;李文友则投资了大连鸿基物业管理和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鼎优投资管理,这两家公司现已吊销。 

虽然,于大卫为祥泰实业的创业元老,但他却未在公司持有任何股份,而是持有祥泰控股有限公司79.5%股权和青岛瑞德财富投资有限公司5%股权。 

其中,祥泰控股成立于 2010年,注册资本5100万元,由于大卫、姜伟、毕博分别持股79.5%、19.50%、1%。 

去年12月,祥泰控股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执行人,执行标的2.35亿元,案号(2020)鲁01执2436号。于大卫也受此牵连,成为被执行人。

不仅如此,从去年7月至今,于大卫还有4次“限制高消费”记录,以及1次股权 被冻结纪录,冻结数额高达4054.5万元。此外,他的合伙人姜伟去年一年也有6次“限制高消费”记录,以及1次股权被冻结纪录,冻结数额高达994.5万元。

内容来源:乐居财经 林振兴


注:本文转载自 进深News,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