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眼科又成被告,这次的原告是前员工

摘要:国内最大的眼科医疗机构爱尔眼科在去年12月底被知名抗疫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质疑“过度治疗”之后,

国内最大的眼科医疗机构爱尔眼科在去年12月底被知名抗疫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质疑“过度治疗”之后,近日又被4年前入职重庆爱尔麦格眼科医院(以下简称重庆麦格)的前员工公开举报“治疗不当导致视力下降”。针对此事,爱尔表示“对任何医疗纠纷都会合法合规地解决”。大白财经观察梳理发现,爱尔眼科在此前的医疗官司中多次败诉,更多案件则在双方协调后作撤案处理。

手术后状告东家

2月26日晚上8点,微博网友“幽灵满世界彩虹”爆料称,自己于2017年8月在重庆爱尔麦格医院做了屈光手术,由于术前主刀医生未按要求对手术方案及手术后遗症、禁忌症等进行详细沟通,自己双眼视力在术后3年虽经治疗,但是不升反降。

据媒体公开报道,“”幽灵满世界彩虹的本名叫桑林,于2017年3月入职重庆麦格。“2017年重庆爱尔麦格医院提出要完成年营收破亿元的目标,各个科室都在动员自己的亲属及其他社会资源做屈光手术,并且为本医院员工推出5折优惠活动。”桑林在微博中表示,尽管自己当时做屈光手术意愿不强烈,但由于医院领导多次建议,且又有优惠,最终在2017年8月在该医院做了全飞秒屈光手术。

桑林本以为术后自己便能摘掉眼镜,但是手术效果并不理想。“术后第一天测试,双眼裸眼视力是0.25,而我术前裸眼视力是0.4,还有不规则散光,矫正视力在1.0。但当时医院再三强调经过治疗视力会慢慢恢复,我想着只要能治好怎么都行,所以医院要求我暂时离职,我也同意了。”

爱尔前员工发微博描述自己的遭遇

桑林认为,重庆麦格在自己视力严重受损一事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在手术前患有先天性白内障,干眼症,并且眼底有多个病灶,疑似圆锥角膜,正常情况下,做白内障手术时可以选择带度数的晶体,白内障和近视问题就可以一起解决了,并且全飞秒手术切角膜最多,而我术前就有不规则散光就疑似圆锥角膜,角膜基质层切得多,是术后角膜扩张的主要原因。”桑林说,关于自己患有先天性白内障一事,在术前检查中,医院完全未向其提及。

2017年8月至2018年10月期间,重庆麦格对桑林术后视力恢复事项进行了免费治疗。“2018年10月,医院告诉我眼睛治不好了。”

重庆市科证司法鉴定所2020年10月15日出具的鉴定报告显示,重庆麦格的术前检查欠充分,病情了解不全面,存在不足;知情告知欠充分,存在不足;其医疗行为存在过错,过错与桑林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为轻微原因。

桑林表示,由于视力受损,自己在过去的3年之中只能待业在家,期间也与爱尔眼科有过多次交涉,但进展甚微,今年2月26日选择在微博上举报爱尔眼科,是因为艾芬事件一定程度上给了她力量。桑林目前正通过司法途径状告自己的前东家,案件还在一审阶段。

爱尔眼科董秘回应集团被前员工桑林微博举报一事称,爱尔眼科针对任何医疗纠纷都会合法合规地解决。

“诚意来得太晚”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艾芬在2月27日8:54也转发了桑林的这条微博。同时注明,“这个女孩有个特殊的身份:曾经是爱尔眼科的员工,现在也是一名受害者。由于术前没有严格执行手术禁忌症,目前她的双眼裸眼视力只有0.05。离异、失业、治疗、幼子、年老的父母......转发。”

艾芬仍在死磕爱尔

2020年12月31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通过社交平台开怼爱尔眼科,质疑其在检查不完备情况下,夸大手术治疗效果,存在漏诊和过度治疗情况。因艾芬有着抗击武汉疫情的特殊背景身份,她在社交平台的发声引发网民的广泛关注。

爱尔眼科在答复大白财经观察时强调,对于艾芬女士不存在过度治疗,公司一直想结束隔空喊话的解决方式,因为声音大不代表就有理。鉴于艾芬女士有眼疾,除了希望她本人抓紧治疗,同时也表示能够提供专家会诊、转院治疗等帮助,垫付医疗费等也可以在后续中商谈,但双方一直没能坐下来商谈,对于公司提出的邀请第三方做鉴定,艾芬女士也不愿配合,在第三方没有拿出结论之前,爱尔眼科表示不可能给艾芬女士道歉。

2021年2月22日下午,爱尔眼科在互动平台上就武汉抗疫医生艾芬术后几近失明事件作出最新回应称,公司始终抱着最大的诚意,希望竭尽所能帮助艾芬女士解决眼部疾病问题,组织专家力量提供最大的支持和帮助。希望与艾芬女士一道申请医学会和相关部门的检查和鉴定,得出客观公正的结论,合法合规地解决医疗纠纷。

2月23日,艾芬在其个人微博上对“爱尔眼科希望合法合规解决医疗纠纷”回应称,“诚意来得太晚”。

公开资料显示,爱尔眼科是国内最大的眼科医疗机构,截至2020年11月底,爱尔眼科集团共有660余家医院机构,在国内有超过550家,海外有100多家。2009年10月,爱尔眼科登陆创业板,上市11年来,爱尔眼科一直都是资本市场的宠儿,总市值从上市之初的69亿元一路攀升至3000亿元,累计涨幅高达4248%。

爱尔眼科最近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其总营收约85.65亿元、归母净利润约15.46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10.78%、25.6%。

企查查数据显示,眼科医院企业裁判文书中有医疗相关案由的风险数量共计378条。其中爱尔眼科的相关风险数量共计96条。从省份分布来看,湖北省的眼科医院风险数量最多,共39条,其中武汉市爱尔眼科共有15条,在全国各市的爱尔眼科医院风险数量中排名第一。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重庆麦格为爱尔眼科持股95%的控股子公司。梳理爱尔眼科近几年财报,屈光项目的收入一直在公司主营中占比最高,且毛利率也最高,在50%以上。

多次陷入医患纠纷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近年来,爱尔眼科在此前的医疗官司中多次败诉,更多案件则在双方协调后作撤案处理。

(2017)渝0105民初6591号范某与重庆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08年1月23日,范某在爱尔眼科医院接受了双眼准分子激光屈光性角膜手术,术后出现黑影飘动、干眼症等症状,与医院发生纠纷。

司法鉴定结论为:爱尔眼科医院在对范某的诊疗过程中存在未充分遵循手术禁忌症和适应症、未履行充分的告知义务、病历书写和记录不规范的过错,该过错与范某干眼症加重的损害后果有一定的因果关系,系范某损害后果的间接因素。

法院认为,范某的双眼自2008年在爱尔眼科医院手术后一直处于持续治疗状态,其经过治疗目前双眼经鉴定为中度视力损害,属七级伤残。判决被告重庆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赔偿原告范某各项损失共计82628.28元。

大白财经观察梳理发现:重庆麦格与原告黄代攀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童某与武汉爱尔眼科汉口医院有限公司侵权责任纠纷案,钱玉翠与长春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黄萍与重庆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等爱尔眼科医患纠纷案件,大多为“双方已经通过协商解决纠纷为由,原告提出撤诉申请。”

这次通过微博举报爱尔眼科的前员工桑林向媒体透露,自己当年就职于重庆麦格期间的主要工作是市场推广。“我那时候长期都在石柱(重庆下辖区县)下乡‘义诊’,实质上是为老年人检查是否有白内障,如果视力在0.5以下,都会建议去医院做手术,因为有医保报销,我们车接车送,引流效果非常好。”

2020年5月26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伏梅焕与爱尔眼科医院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8年6月25日,伏梅焕到陆良县海螺村委会筛查白内障,爱尔眼科经筛查称其患有眼病,承诺在筛查期间只收600元的义诊费,超过此期限就要收费3000元。她为节约开支,在亲人外出打工没有人陪护的情况下,当天就被爱尔眼科带到医院。伏梅焕于次日12时50分至13时45分为其在局麻下进行左眼翼状胬肉切除+角膜移植术+干细胞移植手术,手术过程顺利,无并发症及不良反应。

6月27日8时,伏梅焕由于年老没有陪护,下楼梯时跌倒摔伤头部及全身各处,经诊断:1.右侧额颞部硬膜外血肿;2.右侧颞骨骨折;3.多发性大脑挫裂伤。司法鉴定为损伤为十级伤残。

法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依法受到保护,伏梅焕在没有成年家属的陪护下进行手术,未尽到自身安全注意义务;被告爱尔眼科也未尽到安全防范义务,双方当事人应按照各自的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故法院确认双方的责任比例为3:7,遂于2019年12月19日作出判决:被告爱尔眼科医院按70%的责任比例,赔偿原告伏梅焕各项经济损失合计27577.69元。

内容来源:大白财经观察


注:本文转载自大白财经观察,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