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彦龙并购出冀离“名震全国”尚远 执掌老白干酒8年业绩疲软

摘要:土生土长的河北人、衡水老白干自己培养的刘彦龙,一直有个梦想:酿一杯不上头的好酒,供全国人民畅饮。

土生土长的河北人、衡水老白干自己培养的刘彦龙,一直有个梦想:酿一杯不上头的好酒,供全国人民畅饮。然而,目前来看,衡水老白干仍然只能“称霸河北”,离“名震全国”的目标尚远。历史悠久老白干酒(600559.SH),目前在A股市场屈居倒数。

2020年前三季度,老白干酒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2.33亿元,在A股16家白酒公司中,仅高于金种子酒、金徽酒和伊力特。其市值与净利润在行业排名中基本相同。2000年,在多个基层岗位历练后,时年35岁的刘彦龙上位老白干酒总经理之位。2013年后,更进一步,担任公司董事长至今。21年来,老白干酒步入资本市场、全国性市场扩张布局等,成为一家全国性的白酒上市公司。2018年,刘彦龙曾喊出“称霸河北、名震全国”的目标,目前来看,“名震全国”这一役并未真正打响。老白干酒的经营业绩仍然靠后,处于行业倒数位置,崛起乏力。二级市场上,今年以来,老白干酒股价从最高的36.80元/股跌至2月26日的21.38元/股,跌幅达41.90%,超过行业平均调整幅度。

刘彦龙执掌下聚焦酒业并购扩张

在衡水老白干,刘彦龙担任过酒厂技术科科长、制曲车间主任、制曲分厂厂长、老白干酒厂二分厂厂长、党总支书记,还在兴亚饲料分厂当过厂长、党总支书记。999年,刘彦龙进入高层,出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一年后,转正为公司总经理。正是在这一年,老白干酒筹划在A股上市年后,老白干酒正式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为河北省酿酒行业唯一一家上市公司。

从2013年11月,接替老白干酒创始人张永增担任董事长一职至今,刘彦龙实际执掌老白干酒已8年。可以说,刘彦龙上任于危难之际。当时,受塑化剂风波等影响,白酒业正处于寒冬之中。2013年,老白干酒实现的净利润为0.66亿元,同比下降41.59%。2014年,净利润进一步下滑至0.59亿元。老白干酒原本实施多元化发展,除了白酒主业,公司还积极布局生猪养殖及饲料等非酒业务。上任董事长后,刘彦龙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剥离非酒产业,聚焦白酒主业。降价出售两洼种猪分公司资产、出租生物技术工程分公司生产厂区等。2015年,老白干酒净利润0.75亿元,同比增长26.89%,实现了降转增。2018年,刘彦龙推动老白干酒开展产业、市场布局。那就是,老白干酒走出河北、走向全国,途径是外延式并购扩张。这也是老白干酒首次提出走出河北的发展战略。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4月6日,老白干酒召开以“称霸河北,名震全国”为主题的竞争战略动员大会,刘彦龙的野心首次显露。动员会召开前两天,也就是当年4月4日,老白干酒完成了对丰联酒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丰联酒业)100%股权收购。收购采取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方式进行,交易总价为13.99亿元。这次收购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前前后后耗时一年多。通过收购,老白干酒一举揽下山东孔府家、河北板城、湖南武陵、安徽文王四家区域酒企,其触角也顺势延伸至山东、湖南、安徽等河北省之外的市场。

除了收购四家区域性酒企丰富公司产品线、打造品牌矩阵外,刘彦龙还有一个想法,并购是一个支点,通过四个区域性酒企的渠道,将老白干酒铺向这些省市的市场。而四家区域性酒企借助老白干酒的渠道,拓展销售区域,实现整体做强做大。

目前,作为中国白酒生产骨干企业和老白干香型中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老白干酒实现了称霸河北的梦想。在2020年半年报披露,公司生产规模和销售收入在河北省白酒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刘彦龙表示,衡水老白干开创老白干香型,成为中国第十一大白酒香型品类。衡水老白干以顾客价值为导向,持续深化不上头的香型价值。未来,衡水老白干将继续坚持战略定位,做深做透香型,做大做强品类,成为中国白酒一流企业。

区域性标签未摘净利率垫底

据介绍,衡水老白干拥有1900多年的酿造历史,兴于汉、盛于唐、名于宋、正式定名于明代,享誉世界。这是老白干酒以此为荣的悠久历史文化。然而,在经营业绩、资本市场上,老白干酒还存在非常大的增长空间。“称霸河北、名震全国”,老白干酒做到了称霸河北的目标,但距离名震全国还很遥远。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老白干酒的营业收入中,河北市场贡献的比例分别为63.12%、63.23%,没有明显变化。省外市场集中于湖南、安徽、山东,其他省市市场的收入占比,2020年前三季度为6.16%,2019年前三季度为6.90%,略有下降。其他市场主要是河北省周边,包括河南、辽宁、内蒙等省市。尽管老白干酒大规模全国性扩张布局已经推进了两年多,但其区域性酒企标签仍未摘除。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消费者印象中,无论是孔府宴、 还是文王贡酒、武陵酒,甚至是老白干酒,仍然是区域性白酒。为了推进全国性布局,打响老白干酒旗下品牌,老白干酒投入的费用不少。

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老白干酒的销售费用分别为9.64亿元、10.40亿元,其中,用于产品促销推广的费用分别为5.27亿元、5.51亿元。去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人员流动一度受限,公司的销售费用有所下降,但其促销推广费仍然有1.95亿元。投入的费用不少,带给老白干酒的并不是经营业绩高速增长。2018年、2019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83亿元、40.30亿元,同比增长41.34%、12.47%,净利润为3.50亿元、4.04亿元,同比增长114.26%、15.38%。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增长,主要是受上述收购丰联酒业影响。

购之时,交易对方承诺,2017年至2019年,丰联酒业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676.60万元、4687.12万元、7024.39万元。其实际数为1.08亿元、7792.05万元、1.12亿元,均超额完成了业绩承诺。2019年,老白干酒的业绩增速大幅回落。当时,在A股白酒企业中,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速仅略高于金种子酒、金徽酒、伊力特、口子窖。

2020年前三季度,老白干酒实现营业收入24.97亿元、净利润2.33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1.52%、14.12%,其净利润也仅高于金种子酒、金徽酒和伊力特。由此可见,并购之后,老白干酒在A股白酒公司的地位并未明显改变。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由于频频投入巨额费用进行营销、管理费用攀升等因素,老白干酒的净利率偏低。去年前三季度,老白干酒销售毛利率为65.03%,不仅大幅低于贵州茅台、泸州老窖等龙头酒企,而且比口子窖、迎驾贡酒还要低,与金徽酒相差不大。其净利率为9.36%,处于垫底位置,仅高于经营亏损的金种子酒。全国性布局的成效并不明显,经营业绩增长乏力,刘彦龙将如何应对,才能带领老白干酒走上辉煌之路?

内容来源:新消费


注:本文转载自新消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