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新,刚刚投了三位理工男

摘要:投资界获悉,童装DTC品牌PatPat本周宣布完成5.1亿美元C轮和D轮系列融资,刷新了国内跨境电商行业已披露的最大单笔融资金额记录

又一只出海独角兽诞生了。

投资界获悉,童装DTC品牌PatPat本周宣布完成5.1亿美元C轮和D轮系列融资,刷新了国内跨境电商行业已披露的最大单笔融资金额记录。至此,PatPat正式跻身独角兽行列。这一次投资方阵容豪华——出现了徐新掌舵的今日资本、泛大西洋资本、鼎晖百孚、SIG海纳亚洲、渶策资本、DST Global、GGV纪源资本一众知名VC/PE的身影。

你可能还没听说过PatPat,这是一家由三位理工男校友创办的童装出海品牌。2011年,毕业于卡耐基梅隆大学的王灿辞掉了Oracle(甲骨文)硅谷总部首席工程师的工作,开始了人生里的第一次创业:把国产动画片卖到国外。3年后,初为人父的他发现美国的母婴产品选择有限,很难买到中国多样性的母婴用品,于是拉来了两位大学校友高灿、胡萌,一起创办了B2C出口母婴类电商平台PatPat。7年时间,PatPat成为了全球最大、增长最快的童装DTC品牌。

 PatPat只不过是跨境电商热潮下的一缕缩影,眼前这条赛道正隐隐爆发。这里还有一只巨无霸——SheIn。起家于南京,SheIn已经成为美国人手机里安装最多的竟是一款中国购物APP,一年营收超100亿美元。正如某知名VC所判断的那样:“国内不能投资的消费红海领域,恰恰是出海的蓝海领域。”现在,投资人们正扎堆奔赴深圳,寻找下一个出海独角兽。

又一独角兽诞生:

云集VC/PE,徐新红杉都投了

跨境电商最大单笔融资出炉。

投资界获悉,7月19日,全球最大童装DTC品牌PatPat宣布完成5.1亿美金C轮系列、D轮系列融资。其中,C轮系列融资由今日资本、泛大西洋资本(General Atlantic)、鼎晖百孚联合领投,SIG海纳亚洲、Ocean Link、渶策资本等跟投;D轮系列融资由DST Global领投,泛大西洋资本(General Atlantic)、Ocean Link、GGV纪源资本等跟投。

成立于2014年,PatPat已经完成了多轮融资,身后还潜伏着包括IDG资本、SIG海纳亚洲、红杉中国、峰瑞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股东阵容堪称豪华。截至目前,PatPat已刷新国内跨境电商行业已披露的最大单笔融资金额,正式进入互联网独角兽行列。

一家出海卖童装的,为何如此受资本追捧?今日资本在C轮出手押注PatPat,掌舵人徐新表示:“颠覆行业的人通常都是外行,PatPat的三位创始人是卡内基梅隆学计算机的理工男,完全没有做服装的经验,但是他们通过算法,解决了服装行业最大的痛点——那就是老板辛辛苦苦干了一年,赚的钱都变成了存货,原因是他们不知道怎样精准预测用户需求,而PatPat通过算法和数字化运营解决了这个问题。”

更让这位“风投女王”看好的是PatPat掌门人王灿。在徐新看来,王灿是一位长期有耐心,非常执着、有工匠精神的企业家,“他天天泡在工厂里,把自己变成了‘工厂小哥’,硬是通过数字化改造,做到七天翻单,大大提高了效率。”

泛大西洋资本 (General Atlantic)接连跟投了PatPat的C轮和D轮融资。董事总经理兼中国区负责人张弛认为,当下跨境电商行业正面临时代给予的发展大机遇,这其中,PatPat作为一家扎根本土,直达海外消费者的跨境电商品牌,通过将其对海外买家的需求洞察以及对中国本土供应链的数智化改造结合起来,为海外买家提供了独特的产品价值。

自2017年首次投资PatPat以来,SIG海纳亚洲已经连续四次加码,“我们对团队极强的数据驱动运营,以及公司不断增强的供应链、品牌力充分认可,期待PatPat继续努力成为全球领先的童装品牌。”SIG海纳亚洲董事总经理、主管合伙人龚挺如是说。

IDG资本是PatPat的第一个机构投资方,相伴多年。在2014年创始之初,PatPat就获得了来自IDG资本数百万美元的天使轮投资,此后在其A、B轮融资中,IDG资本也持续加码陪伴支持。“我们是最早投资支持PatPat的投资机构,相伴多年。PatPat一直能在比较浮躁的环境中坚持做正确的事,把更好、让人更放心的商品提供给消费者。”合伙人连盟表示。

三位理工男校友,出海卖童装

7年做出一个独角兽

三位理工男校友联手创造了这家神奇公司。

2011年,王灿辞掉了Oracle(甲骨文)硅谷总部首席工程师的工作,回到国内开始了人生里的第一次创业——把国产动画片卖到国外去。首次创业,王灿做得有声有色,曾卖出超150部有海外发行版权的国产动画片,年销售额突破千万元人民币。正是这段创业经历,王灿积累下塑造出海品牌的经验。

3年后,刚刚当上爸爸的王灿体会到切身痛点:美国的母婴产品选择很有限,市场上也还未出现一个让欧美用户了解或有非常深刻印象的中国童装品牌,“砍掉中间商,把工厂生产的玩具、母婴用品等直接卖给美国妈妈,其中利润不菲”,王灿开始演算着。

一个巨大的机会摆在王灿眼前。很快,他找来了两位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校友:高灿、胡萌,其中高灿还是王灿在甲骨文的老同事。三人成团,迅速对美国母婴市场展开了深度调研,观察欧美消费者在购物平台上购买母婴产品的留言评论。他们发现,消费者对中国母婴类产品反馈并不是很好,低价、劣质、抄袭、侵权等似乎已经成为中国商品的标签。

这让三位技术出身的年轻人大受鼓舞,顺势瞄准美国母婴用品市场这块“大蛋糕”,PatPat由此诞生。在人群定位上,PatPat以欧美中低等收入和年轻家庭作为突破口,并采取是移动端闪购模式,以亚马逊30%的价格为年轻妈妈提供更加潮流、有设计感的母婴用品。在这背后,PatPat还有一支隐秘队伍,他们专门负责选品,观察美国的市场需求、分析时下最潮流的颜色、款式等,只为赢得美国年轻妈妈的心智。

为了规避风险、降低成本,PatPat在选品上还制定了三条规则:毛利率在50%以上、物流成本控制在合理的比例内、符合PatPat的质检标准。在这些规则之内,尽可能多地提供品类丰富的母婴类产品。“让妈妈们有种在逛街的感觉,提升用户粘性。”

出海卖过动画片,也见过不少出海品牌因不会包装而折戟海外,王灿深知产品包装和品牌塑造的重要性。为此,PatPat组建了一支专业团队,对产品包装和文案进行欧美化设计和本土化润色,甚至细化到说明书上的度量单位转换,确保每一件产品都“美国化”。“让PatPat看起来不像是跨境电商,更像是美国的电商。”王灿曾如是说。

2015年9月,新起之秀PatPat被推到了苹果App Store的首页,这让三位创始人又惊又喜。喜的是,这波推送为PatPat带来新一波的用户和订单量增长,日订单量达到10000单;惊的是,订单量猛增或将导致整个供应链的崩溃。王灿此后也曾坦言,“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很多血泪史,很多问题出在我们的中国供应链上,从2015年开始被无数的供应商和仓库坑过。”

走过供应链端的坎坷,2016年PatPat转过头来开始深耕中国供应链,相继在深圳、广州、杭州、佛山设立办公室,业绩突飞猛进。据多项权威市场调研结果显示,PatPat在美国所有童装品牌中,用户推荐指数排名第一,虏获了大批美国消费者粉丝。此外,如今的PatPat还在旧金山、洛杉矶、都柏林、马尼拉、伦敦等地设有分支机构,用户覆盖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全球最大、增长最快的童装DTC品牌。

为什么PatPat能脱颖而出?联合创始人高灿通过六个关键词透出了PatPat的崛起秘诀:质量、物流、客服、性价比、产品设计、产品展示。而在掌舵者王灿眼里,PatPat走到今天堪称一场修行,“为了创业,脸皮要厚,面子这个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把事做好。而且,不要给自己留任何后路”。

跨境电商大爆发:上半年涌入80亿

VC都去深圳找项目

当下的投资热点名单里,和“跨境”有关的话题占了大半。

有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一级市场在跨境电商领域的融资事件近30起,融资总金额达78亿元,是去年同期的3倍之多;涌入的投资方包括红杉中国、挑战者资本、梅花创投、CMC资本等投资机构,还有腾讯、阿里、京东、百度等互联网巨头。

在这片蓝海里,SheIn堪称当红存在。2007年,从青岛科技大学毕业的许仰天来到南京,最初的创业是做婚纱跨境生意,直至2012年才以SheInside.com为主体专攻快时尚跨境女装。3年后,SheInside正式更名为SheIn,自此开启了神秘的境外狂奔之旅。多年发展,这家公司的庐山真面目也终于被揭晓——2020年SheIn营收近1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600亿元),这是SheIn连续第8年营收超100%增长。

如今,这一巨无霸的身后已经集结了包括集富亚洲、IDG资本、景林投资、红杉中国、Tiger Global、顺为资本等知名VC/PE机构。电商圈还有一个传说:某知名VC投资人,凭借着早早捕获了SheIn,一战封神。然而争抢SheIn的热潮仍在持续,一众投资人们为之挤破了脑袋,传言称其今年估值已经超3000亿元,或将奔赴IPO敲钟。

另一跨境电商明星企业——Anker(安克创新),也是从普通批发外贸转型研发和销售的跨境电商有力玩家。这是一家主要卖移动电源、充电器、蓝牙外设等数码周边的出海品牌,2013年开始涉足定制化生产,两年后便收获13亿元的销量成绩,成为美国、欧洲、日本等国家市场充电配件品牌的隐形冠军。自去年上市以来,安克创新股价已经翻倍,市值近600亿元。

进入2021年,跨境电商们寻求上市的消息纷至沓来。前几天,中国最大的跨境电商公司之一——子不语刚刚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罕见的是,在子不语递表冲刺IPO的两天里,还有敦煌网、致欧科技两家跨境电商公司迈出IPO步伐。可以预见,一波跨境电商IPO潮即将杀到。

跨境电商为何突然这么火?这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领域。根据《2020跨境出口电商行业白皮书》显示,2020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1.69万亿元,其中出口1.12万亿元,占比接近七成,同比增长超过40%。另外,国家邮政局披露的数据也显示,截至2020年底,在全球所有跨境电商包裹中,从中国发出的包裹占比超过60%,再一次从侧面证明了国内跨境电商行业的火热程度。

这当然也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日前,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文加快发展外贸新模式新业态,这其中跨境电商获得了多方位的政策支持。《关于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意见》(下称:《意见》)中明确指出稳步开展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药品试点工作。在全国适用跨境电商企业对企业(B2B)直接出口、跨境电商出口海外仓监管模式,完善配套政策。

与此同时,《意见》还要求加大金融支持力度,鼓励符合条件的外贸新业态新模式企业通过上市、发行债券等方式进行融资。

风口诞生,中国跨境电商迎来最佳窗口期,出海潮也席卷而来。不止一位消费投资人曾向投资界直言:出海和跨境电商是接下来不可错过的投资机遇之一,“出海大本营”深圳已经成为他们最热门出差地之一。群雄逐鹿,又一场海外电商故事开始上演了。

内容来源:投资界 

作者:周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