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正在醒来


感谢网友金石道人来稿

 


1919年巴黎和会上,外交家顾维钧据理力争:


“中国不能失去山东,就像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是亚伯拉罕文明的圣地,亦即西方文明的圣地。而山东是孔孟之乡,是中华文明的圣地。


100年前,孔孟之乡山东,置身世界风云的中央,牵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100年后,山东站在时代的关口,再次成为焦点。


这一次,山东会走向何方?



1

三个圈



1979年春天,邓老在中国的南海之滨画了一个圈。在滚滚春潮中,一座座城市神话般崛起,一座座金山奇迹般堆叠。


从那以后,“画圈”成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独特信号。


就在6月8日,山东给全省16个地市“画了三个圈”。


根据文件,这三个圈及其范围分别是:


省会经济圈:济南、淄博、泰安、聊城、德州、滨州、东营。

胶东经济圈:青岛、烟台、威海、潍坊、日照。

鲁南经济圈:临沂、枣庄、济宁、菏泽。


 


在可预见的未来,城镇化依然是中国社会发展的主流趋势。而且,今时今日的城镇化,已经来到了2.0时代:


进一步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及其都市圈、城市群,来推动经济增长。


显而易见,山东的重点发展城市是济南和青岛。


但既然想重点发展济南和青岛,为什么不直接以“济南经济圈”和“青岛经济圈”命名?


最大的原因,也许是不自信。


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首位度(GDP占全省比重)都比较低。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在全国27个省会中,济南的首位度最低,不足10%。直到去年,济南合并地级市莱芜后,才坐稳老二的位置,同时,将与青岛GDP的距离缩小到2000亿元以内。即便如此,济南的首位度在全国范围内依旧垫底,仅为13.29%。


正因为此,济南曾被中央巡视组毫不客气地点名称“省会作用不够”“中心城市作用不够”。


济南有苦难言,青岛也面临进退两难的困境。


作为山东省内唯一一个GDP过万亿的城市,青岛的光环背后,是浓浓的危机感。以2019年来看,青岛的生产总值是11741.31亿元,宁波、无锡呼啸在前,郑州、佛山紧追在后,压力山大。


 


再者,从山东官方的意图看,“胶东经济圈”定位为“全国重要的金融中心”,但目前来看,青岛汇聚的资金量尚不足1.9万亿,在内地城市中排名20开外,这个金融中心略有点虚。


省会“大而不强”,经济高地“进退维谷”。山东的焦虑,显而易见。



2

追赶



庆幸的是,山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在逐步追赶。


从《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规划(2016—2030年)》中规划的“两圈四区”,再到今年6月份发布的“一群两心三圈”中“两心”的提出,都在告诉所有人,山东正在强化济南和青岛的中心城市引领作用。


当然,政策上规划只是第一步,更关键的是行动。


一直以来,山东都是经济大省。上世纪80年代,山东的GDP曾位列全国第一,是老牌的经济大哥。尽管后来改革开放后,广东、江苏迅速崛起反超,但山东依旧在2004—2008年间绝地反击,登上第二的位置。


如今的山东,守着老三的位置,看着广东和江苏奔向10万亿,满眼羡慕。


但老三山东也有着自己的骄傲。


此前,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山东以61家位列第三,是上海的4倍。


 


从企业质地来看,在榜单的前100名中,来自浙江、江苏和广东的数量分别为17家、15家与15家,虽说山东稍显逊色,只有11家,但依然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傲视群雄。


山东的民营经济并非人们想象中那般不堪。


事实上,山东的民营经济早已是推动全省经济增长的首要动力。据苏宁财富资讯梳理,按照历年《山东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发布的数据,从2015年至今,山东民营经济占GDP的比重一直都在50%以上;此外,山东民营经济总量也是不遑多让,仅次于广东和江苏,高居全国第三位。


要进一步看到区域的经济实力和发展水平,GDP百强城市的分布状况可能更具说服力。


在21数据新闻实验室整理的“2019年上半年城市GDP百强榜”中,山东以15个入围城市独占鳌头。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山东的民营经济依然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一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


山东省每万人口拥有私营企业77.4户,低于全国92.1户的平均水平,分别比广东、江苏少66.3户、105.3户;


山东省每万人口拥有个体工商户320.8户,低于全国326户的平均水平,分别比广东、江苏少54.1户、157.1户。


也就是说,以山东的经济体量和人口规模,中小民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数量实在太少。


而且,在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的当下,山东竟然没有一家全国性的互联网公司。


作为中国GDP排行第三的经济大省,这的确不太正常。



3

齐鲁大地的失落与呐喊



山东何以至此?这是一个让所有人感到疑惑的问题。


2019年3月,在潍坊组织相关部门对嘉兴、泉州、宁波、苏州、南通等五个南方城市进行考察学习后,潍坊市委书记惠新安发表的 “万字长文”引发关注:


“感觉我们跟人家不在一个时代。”


这种失落感的根源,来自于思想观念。


一直以来,齐鲁文化都站在中国文化的金字塔顶端。在中国数千年的封建社会中,儒家思想被尊为正统思想,在全国进行推广,而山东作为“孔孟之乡”,山东人民天然的具有一种文化优越感。


 


“放下身段”去向其他地区学习,对山东而言是一件困难的事。


而且,山东人民自古以来有着勤俭节约、吃苦耐劳的品质,配合上亿的人口基数,山东一度创造出了大量的财富,GDP一直能够保持在全国前三。这样的成绩,保住了山东的“面子”,更加增强了山东人的自信。


就这样,在时代的巨轮下,封闭的山东渐渐落了下风。


这不是山东的问题,这是人性的问题。


令人欣慰的是,山东已经在行动。


近年来,山东每年至少拿出100 亿元财政资金,实施省级大科学计划、大科学平台等建设。实施“3545”专项改革,即 3 个工作日内取得营业执照、5 个工作日内完成不动产登记、45 个工作日内完成施工许可,基本实现 “一次办好” 事项全覆盖。


自2018 年至今,山东十几个地市的主要领导 “换帅”。那些不常见的变动方式,尤为引人注目。原海洋渔业厅厅长王守信,已经被公示为威海市委书记,却没能走马上任,最终因严重违纪被审查。某市委书记未到退休年龄,却调任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能上不能下的官场潜规则被打破,太平官不好做了。


更重要的,山东在主动革新自己的观念。


2018 年7月5日至8日,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省长龚正率最 “高配” 党政代表团,赴苏浙粤三省考察学习。


 


从此之后,党政干部集体走出去,到南方考察学习,几乎成为山东16个地市的 “集体动作”。山东各个城市的学习步伐,遍及全国 30 多个城市。


内部发展失衡、产业轻重失衡、文化新旧失衡等痼疾,正在发生改变。



4

尾声



2018年年初,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山东省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上的讲话》一文刷爆朋友圈。


在山东,一把手如此直接透彻地痛陈省内发展的弊端,实属罕见。


“如果我们的发展方式涛声依旧,产业结构还是那张旧船票,就永远登不上高质量发展的巨轮。”


 


这样的魄力和胸襟,令人动容,也让人看到希望。


诚如刘家义所说:山东有很多优势,要山有山、要水有水、要海有海、要人有人、要区位有区位、要产业基础有产业基础。


山东的问题,表面上是产业结构、创新能力;但实际上,在于体制、文化与观念。


壮士断腕、刮骨疗毒,山东就能重新崛起!


一山一水一圣人。作为孔孟之乡,山东的历史名人灿若星辰,风起云涌的山东,一度是北方诸省中当之无愧的金字招牌。


穿过时代的浪潮,山东这块金字招牌,正在拂去旧尘,焕发新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