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持续下滑,海量投诉 捷信金融如何应对残酷的洗牌?

摘要:近年来,消金行业在经历了“跑马圈地”式快速发展后,头部公司业绩增速放缓,第二梯队公司也进入了平稳期。加上线上消金领域的爆发,众多互联网巨头涌入,导致行业竞争愈发激烈。


近年来,消金行业在经历了“跑马圈地”式快速发展后,头部公司业绩增速放缓,第二梯队公司也进入了平稳期。加上线上消金领域的爆发,众多互联网巨头涌入,导致行业竞争愈发激烈。

近日,持牌消费金融机构捷信消费金融再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40015元,执行案号为(2020)津0116执9826号,执行法院为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立案时间为2020年10月10日。据了解,这已是捷信消费金融年内第8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合计执行标的超35万元。


资料显示,捷信成立于2010年11月10日,唯一股东为捷信集团。根据工商信息,捷信的注册资本为70亿元,实缴资本30亿元。早前,捷信曾申请增资至80亿元,至今未完成增资。

据了解,早在2017年12月,原银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捷信增加注册资本10亿元的申请获得原天津银监局批准。若完成增资,其注册资本将增至80亿元。截至目前,捷信仍未落实该项增资。

业绩持续下滑,海量投诉

据捷信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捷信半年亏损达到约49亿元人民币,总体借款额剧降44%,准备金增至约142亿元人民币,雇员减少35%,预期运营成本减少四分之一。可以说,疫情重创了这家主战场在中国的捷克消费金融巨头。

从新借款额交易量来看,2020年上半年较之2019年上半年整体降幅达到44.2%,其中主战场中国市场的降幅达到57.6%。捷信在中国市场主要在2月、3月受到影响,其它国家在4月、5月受到影响,到4月是最低点,到二季度末整体开始复苏。伴随着疫情的到来,捷信的批准率相比于2019年二季度的55%,到2020年二季度降到了40%。

自2010年11月成立以来,捷信一直备受争议。它一步步占据了国内消金“老大”的地位,也是国内唯一一家全外资控股的持牌消金公司。成立之初,捷信依靠手机、数码等3C业务起家,遍及全国300多个城市。在2014年以前,捷信依靠大量人员线下地推的模式快速发展,到了2019年时已拥有4万多名员工,让对手望尘莫及。

2019年7月15日,捷信向港交所申请IPO上市,募资金额约10亿美元,之后,又将募资金额上调至15亿美元。9月23日,捷信集团宣布无限期推迟原定于9月末的IPO计划,但未给出推迟原因。

据了解,中国是捷信的主要市场。此前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捷信集团客户贷款总额达到209.05亿欧元,中国占比超过6成。其中,现金贷是捷信的业务重心,期内占比达到70.5%。

值得一提的是,市场上关于捷信贷款利率的投诉从未断绝,主要聚焦于“利率超监管规定”、“收取不合理费用”、“暴力催收”等。根据中国质量万里行,有用户在捷信借款被收取了8000元的服务费,但未提供针对的服务及发票。

此外,为了获取低成本资金,捷信消费金融还发行了多期债券和ABS产品融资。截至目前,捷信消费金融共发行17期ABS产品,合计发行规模达到437.87亿元。其中,2020年以来已发行三期个人消费贷款ABS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