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下滑, “爱人”分道扬镳,2021年的蒙牛如履薄冰?

摘要:数据显示,2020年,蒙牛营收760.35亿元,同比下降3.8%;净利润35.25亿元,同比下降14.1%。


  3月底,蒙牛在港交所发布了2020年财报。

  数据显示,2020年,蒙牛营收760.35亿元,同比下降3.8%;净利润35.25亿元,同比下降14.1%。

  数据显示,2020年贝拉米为蒙牛贡献的收入为10.32亿元人民币;君乐宝2019年为蒙牛贡献的收入为111.244亿元。

  根据蒙牛方面给出的贝拉米和君乐宝的这些数据,显然蒙牛2020年业绩下滑主要是君乐宝的脱离,相当于在蒙牛整个大盘中丢掉了100多亿。

  此外,和蒙牛合作八年的达能也宣布和其结束这场马拉松恋情。

  资料显示,达能与蒙牛的“联姻”始于2013年,彼时,蒙牛宣布中粮集团和法国达能签署协议,达能通过与中粮的合资公司持有蒙牛4%的股份,成为蒙牛的战略股东,同时引进达能的酸奶技术和品牌管理经验。2014年2月,蒙牛宣布向达能定向增发约6.6%的股份,至此,达能持有蒙牛9.9%的股份,成为蒙牛第二大股东。

  根据达能在2020年的财报分析,由于蒙牛和雅士利业绩不佳,来自联营公司的经常性净收入由9800万欧元降至8500万欧元,尤其是第一季度的表现。

  那么达能为何要减持其持有的蒙牛乳业股份?

  我们先来看一下达能2020年的财报数据。

  根据达能财报数据,2020年该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36亿欧元,同比下降1.5%,每股收益同比增长1%至2.99欧元。

  其中,基础乳制品和植物基产品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4%;饮用水和饮料业务销售收入同比减少16.8%,下降幅度最大,经常性经营利润率降至7.0%;专业特殊营养业务销售收入同比降0.9%,经常性经营利润率下降74个基点至24.5%。

  尽管蒙牛的营收和利润双降,但蒙牛乳业的营销费用却持续高升。

  除了可能存在的业务竞争因素,投资收益率下降或是达能下定决心离开的另一原因。

  公告显示,目前达能在蒙牛的间接持股市值约为8.5亿欧元,并通过联营公司在2019年贡献了5700万欧元的经常性净收入,但在2020年财报中,达能来自联营公司的经常性净收入从9800万欧元下降至8500万欧元,达能将其归因于蒙牛和雅士利的业绩表现不佳。

  遭受业绩、婚变双重打击的蒙牛,在资本市场战绩又如何?

  2020年3月1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新版食品生产许可目录,新增“高温杀菌乳”这一牛奶品类,算是为已经热闹的低温奶领域添了一把火。

  低温巴氏奶采用的高温杀菌工艺,温度在75℃-85℃,相较于常温奶的超高温杀菌,不会完全将细菌杀灭,能更多保留牛奶原本的味道和一些活性物质,营养和口感都更好。在欧美发达国家,低温奶与常温奶的消费比例为6:4,而国内为3:7,发展潜力巨大。

  因此,早在政策推动之前,乳企们早已抢跑卡位。

  2018年,蒙牛一口气推出蒙牛新鲜严选、每日鲜语、新鲜工厂三个子品牌,近几年,伊利、君乐宝、恒天然安佳等乳业巨头纷纷入局,再加上主打鲜奶的光明、新希望、三元等区域性乳企,低温奶市场已成兵家必争之地。

  鲜奶消费急速增长,上游奶源够用吗?

  目前国内三家最大的奶源商现代牧业、辉山乳业和圣牧高科,日产原奶总量不足10000吨,而仅蒙牛一家,每天就需24000吨原奶。

  不过,从整体发展来看,蒙牛在未来低温奶市场的争夺中并没有获得主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