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想念陆奇

摘要:这两年,陆奇如闲云野鹤一般,做做投资、搞搞小论坛。而那个能打的百度还是没有回来,反倒成了其它互联网公司能否变身巨头的衡量指标。


一转眼,陆奇离开百度有两年多时间了。

这两年,陆奇如闲云野鹤一般,做做投资、搞搞小论坛。而那个能打的百度还是没有回来,反倒成了其它互联网公司能否变身巨头的衡量指标。

互联网公司只要在市值上跨越过百度这座大山,那毫无疑问,绝对是大巨头。只是没想到美团、拼多多如今都能在这个位置上过把瘾。

以前经常有人说,百度掉队是迟早的事,内部结构太复杂、庞大,什么事都要按既定程序走。这种机制在成熟市场行得通,却难以应对移动互联网的变化速度。

也有人说,过去百度太过强势,独霸搜索领域多年找不到量级对手,公司内部滋生出了严重的官僚主义。而李彦宏不管是公开场合还是私底下,始终不愿意承认百度有公司政治。

偏偏又是这个技术派出身,骨子里铭刻着工程师思维的男人,站在了百度的权力顶端。公司的掌舵人都不愿意正视公司的政治问题,这是很危险的。

公司政治问题处理得不好,会引发一连串的蝴蝶效应。不仅不能驱动广大高层干部和基层员工团结在一起,维持公司高效运转,还会让公司各部门各自为政走形式主义,从而在战略上迷失

2016年魏则西事件发生一个月后。

李彦宏在公司内部信中说,要将百度的文化找回来,业绩增长不应该凌驾在用户体验之上。

外界能从这些谦卑的态度中看出李彦宏的诚恳,但在两场问诊百度的座谈会上,在外部专家和离职老员工面前,李彦宏始终都没认为百度有严重的官僚主义。

曾有百度内部员工说,李彦宏一直都很反感官僚。这也许能从侧面证明并非李彦宏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只是比较爱面子,不愿意说出来。

不论是在工作或者生活中,李彦宏都洋溢着满满的贵族范,喜欢被表扬、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却又不太容易听得进去批评,他希望在外界眼里是个完美的人。

而李彦宏这种鲜明的个人性格在读书时就有直观体现,老师经常拿他的作文在班上当范文读,“如果有一次没读,我就觉得很郁闷。”

创业成功后,有一次李彦宏在接受湖南卫视采访时,说自己是个很自恋的人,会经常在网上搜索“李彦宏”三个字,观察搜索结果和看看别人都说了些什么。

创始人性格往往影响着公司气质。

跑马圈地期创始人优缺点可以转化为无限动力。一旦公司上岸,创始人优缺点则会成为本本主义、官僚主义的发源地。

阿里员工自然知道马云的喜好是什么,腾讯员工也知道马化腾看重什么。所以有句话说得好,只要有足够权利,就算是头晚做了个梦,第二天也会有人帮着实现。

但赛马机制不仅让腾讯内部很好平衡了大厂官僚实现过第二春,还逼着阿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改头换面。

如果没有绝对高层的铁血意志、内部创新、外部强大的竞争对手驱动,大厂的官僚主义最终会愈演愈烈。

李彦宏同样也是坐在公司神坛上的人物,谷歌败退后,行业里再也找不到对手,百度内部逐渐丢失了狼性,开始浮躁了起来,官僚主义滋生得很快。

曾有百度内部员工吐槽,李彦宏不喜欢直接跟人沟通,底下人很多时候不知他在想什么,又不敢开门见山地问,只能去猜。

这种思维体现在业务层面,就变成了脱离本质,底下人只在乎汇报好不好看,高层看了开不开心,而不是想着如何把事情做好、做对。

尽管这些不是出自于李彦宏本意,但底下人却实实在在,将他的优缺点、喜好跟各条业务线完成了全链路打通,这与百度简单可依赖的价值观完全背离。

要知道,在百度《论语》体系里,百度是一家没有公司政治,上下级层级不那么明显,不用去琢磨很多事的公司。

移动互联网掉队是李彦宏心口的朱砂痣,百度在2013到2015年一系列并购案中展现出的狼性,实际上是在透露无穷的焦虑。

今日头条意外崛起,直接攻入百度核心领地,递增了这层焦虑。再加上血友吧、魏则西事件,百度的内忧外患到达了顶峰。

百度需要一场深层次的变革,秦孝公与商鞅组合在一起的那种。

2017年1月,李彦宏在《极客公园》IF大会后台候场时,发现沈向阳在对他挤眉弄眼,他当时心里犯了嘀咕,以陆奇和沈向洋的关系,沈向洋是不是提前知道什么了?

李彦宏离开会场后,还专门给沈向洋发过一条信息,“你知道了可不能说啊,因为我们还没宣布”。

那天陆奇刚刚到达北京,几天以后百度正式官宣了陆奇加入的消息。

陆奇加入百度,外界纷纷看好,而从李彦宏有史以来最大的放权尺度,说明对陆奇有足够的信任和期许。

陆奇入职百度第二天,李彦宏就表现了要完全出断舍离的姿态。他说,未来百度所有的业务都交给陆奇。

在很长一段时间李彦宏也真正做到了断舍离。2017年上半年,原先要每个月都要向他汇报工作的高管,可能一个月也见不到他一次。公司的重大会议,也是由陆奇主持,李彦宏只是列席旁听。

对于放权,李彦宏有着深刻的认知,在《硅谷商战》一书中他提出,不要对自己开创的公司死守着不放,并不是所有打天下的人都适合坐天下。

从破格录用李一男、张亚勤、吴恩达、李叫兽,再到陆奇,李彦宏都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勇气和魄力,但最后都大业未成而半道殂。

陆奇上任后也对得起李彦宏的这份信任和期许,他帮百度梳理清楚了战略和业务,确立了主航道和护城河。

“夯实移动基础,绝胜AI时代”为百度刻下了新烙印,不论是在资本市场,还是在未来的竞争中,这无疑都是加分项。

很多事情亲历亲为、工作起来不要命、不摆架子等新气象,让陆奇获得了基层员工的认可。

为了重塑百度文化,扭转百度基层与高层的沟通阻碍顽疾,陆奇开设了“新风向”沟通会,这是一个定期与员工沟通的讨论会。

每次开会一个小时,不走形式主义,陆奇会择机邀请一位主管业务线的高管出面,并在百度内网和新风会留言区选出最受员工关注的问题,在会上直接回应。

陆奇以类似于“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既达到弄清思想的目的,又对内部团结起了促进作用。

一些百度基层员工一致认为,百度历史上的管理者,包括李彦宏,对问题表现出的坦率和不回避,都没有达到陆奇的高度。

“新风向”沟通会对百度虽颇具指导意义,也是百度创建史上第一次用持续的会议方式,确立了要走实事求是的辩证主义思想路线。

但令人惋惜的是,2018年7月陆奇还是带着自己的遗憾离开了百度。关于他的离开,外界有很多说法。

比较让人信服的是,陆奇帮百度梳理清楚了战略和业务后,文化和价值观改革才是最深的水域。

由于陆奇没掌握财权和人事权,到具体执行层面还得要厂长和马东敏拍板点头;改革迈得步子太快,触碰了其它山头的利益,众多高管联合起来抵制,大有“杀晁错清君侧”的味道,李彦宏没有顶住压力,最后才选择了妥协。

若是第二种,厂长是不是该检讨一下,公司改革本来就需要拿出破釜沉舟的气势,打破瓶瓶罐罐、突破条条框框,怎么就走上了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呢?

尽管百度集团公关否认过这个说法,但从之前李彦宏的一些言论,可以瞧出一些关于陆奇可能要离开百度权力中心的蛛丝马迹。

那年年初,李彦宏在采访中说过两句意味深长的话,一是自己从来没有亲口说过要AII in AI,并解释他一直都相信AI,只是不想把事情绝对化;二是职业经理人和创始人谁更适合当CEO这个问题,李彦宏选择的答案是后者。

秦国的商鞅变法,秦孝公留下了“卿不负我,我不负卿”的千古名句。

为了支持、保护商鞅,秦孝公不仅对老贵族动手,狠起来连自己的亲哥哥都敢杀。这一点,温文尔雅的厂长做不到,他一向是个重感情的好人。

一般情况下,公司改革分为两种。

一种是一改到底,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另一种是改而不革,喊喊口号,不动既得利益者的饭碗,既得利益者也别造反,大家一起遵循老规矩闷声发大财。

陆奇显然属于前一种,他没有低估李彦宏对改革的勇气,但却高估了百度内部对改革的决心和承受能力。

改革不彻底必遭其反噬,陆奇的离开,舆论风向几乎将百度置于了烈火上烤,最后竟有点难以收场。

陆奇究竟为百度留下了什么?“改变了百度形象”、“让百度市值翻了翻”等回答层出不穷,虽然这个话题依旧有很多人在探讨,但都没有过标准答案。

也许一句话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今后百度内部不管是左派当权,还是右派当权,都应该高举陆奇曾经树立的旗帜不动摇,未来数十载甚至更久方能立于不败。

事实上,陆奇走后的两年多时间,百度的一系列业务发展规划和战略,都有陆奇的思想和理念在发散余热。

百度如今大力宣扬的“搜索+信息流”双引擎与“百家号+智能小程序”双生态,也在啃陆奇时代留下的老本。

陆奇在百度推行的“新风会”,他走后得到了保留,百度元老崔珊珊将其改名为“内部沟通会”,继续为百度价值观的打造添砖加瓦。

在去年百度最新的组织架构中,李彦宏纠正了搜索部门不重视用户体验,用KPI作为价值导向的左倾激进路线,向海龙、顾国栋等老同志都被清除革命队伍。

向海龙在特殊历史时期,为百度立过大功,陆奇时期不能说动就动,去年李彦宏却亲自操刀,这无疑是一个好信号。

李彦宏也一改往日空降高管的习惯,更倾向于启用内部旧人,老将沈抖成了新的救火队长。

老将上位,有利于规避外来户与土著之间的矛盾,而沈抖最近一两年重视用户体验,以产品为导向的表现,既符合李彦宏“具有战略视野、敢打硬仗、能打胜仗”的核心要求,也在按当初陆奇的价值观路子走。

不管认不认,百度还是需要时刻想念陆奇

但历次改而不革,让百度空有互联网公司最强的技术,却没有一支战必克、攻必取的强大队伍。

这一直都是百度的最大问题,这不仅改变不了外界心中根深蒂固的形象,还让百度股价想雄雄不起。

因此,广大的百度干部和员工需要努力,沈抖同志需要努力,厂长和夫人更需要努力。

“在AI前进的道路上,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但是我们前行的决心不会改变。”

去年7月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被泼水那一霎那,厂长机智地回答获得了现场雷鸣般的掌声,公关效果比花钱都好使。

只是,不知道陆奇听过这句话后会不会产生共鸣呢?

内容来源: 青芒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