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00亿蚂蚁归来?

摘要:4月5日,蚂蚁集团4.5亿投资A股石基信息的子公司,这是沉寂多时罕见的对外投资动作,让外界产生“蚂蚁归来、上市不远”的错觉。

处于整改期的蚂蚁集团,最近有大动作了。

4月5日,蚂蚁集团4.5亿投资A股石基信息的子公司,这是沉寂多时罕见的对外投资动作,让外界产生“蚂蚁归来、上市不远”的错觉。

事实上,蚂蚁集团的信贷、保险业务新麻烦不断。3月底,银保监会等五部委刚发布通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蚂蚁的花呗、借呗受到直接冲击。

另一方面,蚂蚁集团因“相互宝”业务起诉自媒体,结果却败诉了。而相互宝所在的保险互助赛道各大平台接连关闭,行业风声鹤唳。


这个春天,对蚂蚁来说,喜忧参半,喜的是蚂蚁仍在扩张、上市之路并没有堵死。忧的是,在金融监管趋严之下,蚂蚁最赚钱的几个业务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

蚂蚁集团如何破局?最新的动作,或可窥见一斑。

砸4.5亿投资

4月5日晚,石基信息公告,控股子公司“思迅软件”拟引入蚂蚁集团下属全资子“云鑫创投”为战略投资者,后者将以4.5亿元受让思迅软件现有股东10%股权,其中石基信息出售的股权比例为6%,作价2.7亿元。

本次云鑫创投“相中”的思迅软件于2016年挂牌新三板,主营标准化零售行业管理信息软件产品的研发和销售,同时依托客户资源,为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提供推广和系统对接服务。

目前,石基信息持有思迅软件73.21%股权,交易完成后,石基信息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67.21%,仍享有思迅软件控制权。

2014年,石基信息以2.05亿元收购思迅软件75%股权,思迅软件业务获得迅速发展,2019年营业收入由之前的6000余万元上升至2.75亿元,净利润也破了亿元大关。

此前,石基信息已与阿里系深度绑定,在股权、业务等领域开展了诸多合作。石基作为直连技术提供商的角色,利用自身在线下高端市场积累的优势地位和丰富的客户资源,为阿里打通线上线下系统。

在投资思迅软件之前,蚂蚁的云鑫投资涉猎广泛,已对外投资110家企业,以信息技术类公司为主。

石基信息表示,本次交易能够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股权结构,有利于思迅软件依托蚂蚁集团的生态链,提升思迅软件在零售数字化、物联网、商家数字化经营等领域的解决方案优势,进一步加强思迅软件在行业中的领先地位。

蚂蚁集团的一大主营业务即是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并由此延生出的B端生态链系统,这也是蚂蚁集团业务的基石。市场分析认为,这次蚂蚁集团入股思迅软件,是希望打通零售数据相关业务,为蚂蚁自身业务需求而展开的参股。

蚂蚁的两个新问题

目前蚂蚁集团的三大核心业务分别为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数字金融科技服务、创新业务及其他。

蚂蚁集团业务的基石是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最赚钱的业务还是数字金融科技服务。

根据蚂蚁集团招股书,2020年上半年,数字金融科技平台服务收入为459亿,占总收入比重高达63%。这部分业务又被划分为三大板块,微贷科技平台、理财科技平台和保险科技平台,分别对应客户的信贷需求、理财需求和保险配置需求。

其中,微贷科技平台对蚂蚁集团业绩贡献最为突出,这部分收入收入比达285.86亿元,对公司总收入贡献比例高达39.41%,是蚂蚁集团业绩支柱。微贷主要是以蚂蚁借呗、花呗为主的消费信贷,过去一年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高达2.15万亿元。

不过,这块业务如今正受到冲击。

3月22日,银保监会等五部委联合发布通知,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进一步加强消费金融公司、商业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业务风险管理,明确未经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一律不得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

花呗、借呗作为影响最为广泛的互联网贷款产品之一,其运营主体正是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等公司。一时间,“花呗、借呗是否会关闭大学生贷款额度”上了热搜。如果严格根据通知精神,花呗借呗的小贷资金需要抽离校园贷款市场。

过去,花呗、借呗的争议也不断,主要是杠杆率过高、且存在诱导年轻人进行超前消费等质疑。为了适应监管要求,蚂蚁不断提高小贷公司的注册本金,以适应杠杆要求。

最近,花呗、借呗又上线“理性消费自助管理”新功能,可以调整额度、设置消费提醒、一键关闭等。蚂蚁集团方面回应称:借呗正在评估这类功能的可行方案,希望进一步倡导理性借贷。

除了消费信贷类业务,蚂蚁的另一大业务保险业务也受争议,最近还卷入到诉讼争议中。

事情要从2019年说起,当年10月,自媒体发布文章《支付宝版“水滴互助”狂圈钱?癌症保额疑造假,会员需多交300倍费用》,对蚂蚁集团旗下“相互宝”展开剖析,指出相互宝存在骗保的可能,同时提到了理赔艰难的案例。

2020年5月,蚂蚁集团旗下“相互宝”以名誉权纠纷起诉了自媒体索赔200万。最近,广州互联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蚂蚁的全部诉讼请求。驳回之后,蚂蚁集团没有再上诉,似乎“认怂”了。

这或与相互宝所处的环境有关,最近,网络保险互助巨头轻松互助、水滴互助先后宣布关停,蚂蚁的相互宝何去何从备受关注。

网络互助是一种原始的保险形态与互联网的结合,简单说来就是“一人生病,众人均摊”的模式。2016年,网络互助行业迎来爆发期,蚂蚁集团于2018年推出相互宝,迅速成为行业第一大保险互助平台,2019年12月人数突破1亿人,最新的数据则为9400多万。

蚂蚁集团官网称,相互宝是支付宝APP上的一项大病互助计划,符合健康要求并且通过综合信用评估的支付宝用户,即可加入该计划。

不过,由于互助平台的野蛮生长,各种问题层出不穷。比如被保险、会员数量下降、分摊费用上升、“理赔难”等,也就有了上述自媒体的报道。

由于互助平台很多在为自身的保险业务引流,加入到互助平台时,相关公司则推荐相应的保险产品,等于是打着公益的旗号做着保险生意。互助保险长期游离在监管之外,监管的呼声渐起。

2020年9月,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曾撰文点名,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蚂蚁的动荡与归来

最近,在监管之下,互联网巨头却纷纷退出网络互助。


2020年8月,百度灯火互助宣布停止运营;2021年1月,美团宣布1月31日关停互助业务;2021年3月,轻松互助也宣布正式关停。2021年3月底,运营5年的水滴互助正式关停。像水滴互助被叫停,对水滴公司的估值产生不小影响。

去年蚂蚁集团IPO招股书中也表示,如因各种原因相互宝无法满足合规性要求,不适合蚂蚁集团作为上市公司继续经营,则蚂蚁集团将剥离相互宝业务。今年,体量最大相互宝离监管和整改也不远。

最近有媒体报证实,相互宝已经被加入蚂蚁集团的整改清单中,内部正在商讨具体整改方案。“相互宝则是想通过整改继续运营下去,毕竟涉及用户太多,一旦选择关停,处理起来比较棘手。”

经历上市“梦碎”后,整改现已是蚂蚁集团的头等大事。蚂蚁集团原定于2020年11月5日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预计筹资370亿美元,但在上市前夕被监管层按下了紧急暂停键。

由于整改迟迟未结束,蚂蚁集团的估值大幅缩水。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话称,基于蚂蚁集团2020年取得的业绩,多家全球投资者对其估值为2000亿美元(约合1.3万亿元),远低于此前准备IPO时高达3150亿美元的预期。

另外,蚂蚁集团的人事出现动荡。今年3月12日,蚂蚁集团CEO胡晓明辞去蚂蚁集团CEO一职,离任后,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将兼任蚂蚁集团CEO。胡晓明是蚂蚁集团的灵魂人物之一,参与和带领了支付宝和蚂蚁集团众多业务的创建和发展。胡晓明曾一手创立蚂蚁的小额贷款业务,也曾担任蚂蚁集团的首席风险官。

今年3月,井贤栋在内部公开信中透露了其布局的一角:“公司肯定会成为一家上市公司,我对此充满信心。”此举或是为了安抚高压之下奋战的员工,能够重新燃起斗志,另一方面也昭示着,蚂蚁在整改后,将迎来一波大动作。

从最新蚂蚁集团的动作来看,蚂蚁集团主要在B端业务进行投资,消费信贷端则仍在整改中。

尽管蚂蚁集团过去一直强调自身的科技属性,淡化金融标签,但是最赚钱的业务又是来自金融,不做金融是不可能的,这块的监管依然加码。所以,蚂蚁短期想上市,还是有些困难。

内容来源:德林社

文 | 金卫


注:本文转载自德林社,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