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琦小心,罗永浩来了

摘要:沉寂了一段时间后,老罗于昨日官宣复出,而这次选中的领域不是别的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沉寂了一段时间后,老罗于昨日官宣复出,而这次选中的领域不是别的,正是2020年最大的风口——直播卖货。

这则消息一出,锤粉high了,相声粉high了,down的只有李佳琦和薇娅的粉丝。参考老罗之前的创业史,感觉直播电商行业的冬天要来了……


现在是罗·佳琦·永浩 show time

老罗要做直播这事儿很早就有风声,2月21日他曾经发起了一次仅粉丝可见的投票,咨询网友是否会看电商直播,是否会在直播中买东西,不过当时大部分人表示:不会。

但罗老师毕竟是全国知名创业失败企业家,拥有坚韧不拔、愈挫愈勇、迎难而上等优秀品质,“你们说不买?欸~我偏要卖”。3月4日,罗永浩在微博回复粉丝过些天会定期直播,但具体播什么还是保持悬念。


凤凰网曾经在微博上发起一个严肃投票,“你希望看到罗永浩直播什么?”选择“连线雷军直播面试”与“和郭德纲比说相声”的人比“和李佳琦PK卖货”的人多好几倍。


人民的呼声无法改变罗永浩坚强的意志,昨日靴子落地。他在微博宣布正式进军电商直播,“虽然我不适合卖口红,但相信能在很多商品的品类里做到带货一哥”,老罗表示自己的选品将侧重于四类:创新数码科技产品、优秀文创产品、图书和日用百货零食小吃。

罗永浩不愧中国互联网初代网红,具有超强的号召力,不论是不是锤粉大家都四处奔走相告“老罗要做直播了”,这不仅是互联网界的一大盛事,更是德云社封箱期间中国相声界的一大惊喜

作为中国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罗永浩造诣极高,不仅场场爆笑,且自成一派。囿于老罗以前工作重心不在这一领域,场次有限,但现在不一样了。据老罗自己透露自己的直播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初期是周播,然后是一周三播,最后是日播。

至于相声实力,老罗已经通过今天一整天的微博转发充分展露了自己的功力,刷着刷着不由自主地开启期待首场直播了呢。


但是李佳琦和薇娅的粉丝明显不太开心,上次老罗进军电子烟的案例就在眼前,直播行业的冬天难道真要来了?

老罗来了,薇娅和李佳琦怕了吗?

作为自带超强流量入局直播卖货的新人,老罗可能是目前唯一一个还没正式开播就被预言将威胁李佳琦和薇娅一哥一姐地位的人。但这究竟是锤粉口嗨,还是确有其事呢?

虽然老罗明确表示自己不适合卖口红,但薇娅和李佳琦也早已不是口红主播。如果长期关注两位直播间的货品,你会发现他俩现在就是两家世界级的百货公司,销售品类从护肤彩妆到日用百货、零食小吃电影票,甚至连大几千的名牌手表在她们的直播间也基本上属于秒空。哦对,从销售能力来看,她们已经超越了百货商场。

据证券日报报道,仅2月5日-3月2日,李佳琦直播间27天总销售额达9.57亿元,相当于国内近1/3百货商场的年销售额。有这种带货能力,买1.3亿豪宅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来源:澎湃新闻

所以,从品类来看罗永浩和薇娅李佳琦确实是直接竞争对手,但双方的粉丝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群体,很有可能直接影响战况。

众所周知,李佳琦的粉丝是“所有女生”,热爱“买它,买它,买它”,而老罗的粉丝则是自己在新东方和锤子科技时期流传下来的“相声粉、人品粉、魅力粉”,据极光大数据统计锤粉中77.38%的是男性,而据今日头条2018年7月发布的《手机行业内容营销白皮书》,锤粉购买能力比较差,基本都是“精神股东”。这就很尴尬了……


图片来源:极光大数据

从风格上来看,无论李佳琦还是薇娅都是那种仿佛男闺蜜、邻家大姐姐的形象,每次推荐都像好友推荐,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感和信赖感,而且做服务业一定得脾气好,二位都是那种百毒不侵的老好人。但老罗不太一样,虽然口才好,但情感充沛且易怒,很担心到时候他因为直播间一些不太好的留言互动当场暴走。


最核心的一点是选品和价格。李佳琦和薇娅的成功除去他们的个人魅力与时代机遇这些因素,最重要的其实是“全网最低”的价格优势。这就不再是对主播一个人的要求,而是对于背后整个商务团队的考验。对消费者来说,占便宜才是购物的最终奥义。

以老罗以前对产品的一贯审美和严要求来看,选品这块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能否为锤粉们争取到低价,赠品,独家款,这才是成败的关键。这些都无定数,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锤粉应该无法在老罗直播间买到任何西门子产品了……

“行业反指”会动摇直播带货吗?

罗永浩在官宣微博中提到,自己是因为看了一份招商证券的研报才决定拥抱“直播”的,如今这份研报也成了网红。研报中提到,“进击的直播电商,剑指万亿体量。直播电商本质是品牌方对私域流量渴望的体现,直播电商重塑人货场”。

如今直播电商是中国互联网的绝对风口,老罗虽然有“反指体质”,但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影响到这个生机勃勃的新领域呢?

玄学一点的话,真有可能。但从现实来看,可能性不大。

老罗的入局必将引发大众对这一领域的进一步关注,带着显微镜纠错,同时,老罗本身具有比较强的不确定性,你很难预测他在直播间会不会有什么惊人言论。在如今的情势下,任何孤立的言论与行为都将引发海啸般的连锁反应,类似的例子很多,比如肖战、比如邱晨。


但这种极端假设的影响照目前来看无法从根基上动摇整个直播带货行业,因为整个行业已经趋于成熟与产业化。作为如今互联网流量变现的主要途径,直播卖货是渠道般的存在,是网络内容生态链的关键一环,具有不可替代性。

根据调研测算,2019年直播电商总GMV约超3000亿元,未来有望冲击万亿体量。这一领域的规模已经是一个成熟产业的规模,但发展时间很短,增长快、门槛低,夸大宣传、数据注水、售后欠缺等问题也频频发生,总体上依然是一种野蛮生长的状态。

据相关数据统计,2017年底国内MCN公司只有1800家,到了2019年初,已经飙升至5000家,艾媒数据测算,2020年国内MCN机构数量将突破20000家达到28000家。但同时红海化的另一面是洗牌与淘汰,有业内人士认为,未来一两年之内,超过80%的MCN机构或将被市场淘汰。但这也是行业日趋规范、形成良性循环的必经之路。

从老罗入局手机、社交、电子烟的种种经历来看,直播卖货已经进入全新阶段,只不过老罗究竟是新阶段的炮灰还是王者,还要未来如何发展。

内容来源: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

作者:Y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