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最近不太好

摘要:如果将疫情期间全球大佬们做的慈善事迹汇编成一本书,恐怕没有人比孙正义的那一页更为尴尬。


如果将疫情期间全球大佬们做的慈善事迹汇编成一本书,恐怕没有人比孙正义的那一页更为尴尬。

3月11日下午,3年未发推特的软银集团掌舵人孙正义用一个决定把日本网民炸开了锅。出于对新冠病毒的担忧,孙正义表示将免费提供100万个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帮助民众对抗疫情。


出人意料的是,日本网友对此并不买账,甚至指责他“蓄意造成日本医疗崩溃”, 短短2个小时,孙正义的捐赠计划就此泡汤。虽然两天之后孙正义又换了个法子,宣布要捐100万个口罩,但同样招来大片质疑。

至此,孙正义彻底放弃了酝酿的“正义之举”,而他被日本网友嫌弃的经历则成为国内网友转发的新段子。

实际上,这并不是孙正义第一次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可这次在遭遇反对之后迅速沉默的做法很不“孙正义”。毕竟,这是一个曾经号称“向世界发起挑战”的男人,在他的经营哲学里也强调遇到危机时“不要逃避”。


所以,孙正义桑是变了吗?

从近几年软银集团接二连三的亏损来看,我们有理由猜测,曾经自信倔强的孙正义先生学会了服软,即使很不情愿。

01

PART

追梦少年孙正义

如果要谈论孙正义在当下的变化,就不得不提起他令人骄傲的过往,而那些骄傲的缔造又源于他犹如神启的追梦时光。

1957年,孙正义出生于日本佐贺县鸟栖市的一户韩裔家庭中。其祖上从中国迁移至韩国,在他祖父那一代,一家人又从韩国大邱搬到了日本九州。

在孙正义年幼时,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但好在他的父亲孙三宪工作忘我拼命,让家族慢慢步入了中产阶层。

1973年夏天,16岁的孙正义利用高一暑假的时间去了一趟美国,并在加利福尼亚州度过了为期四周的语言研修。

在这期间,少年孙正义每天都在被美国的文化所吸引、震撼,他甚至觉得必须到美国才能开创自己的未来。于是,他回到日本后便向家人提出了转学到美国的想法。

虽然遭到家人的极力反对,但孙正义的中二魂熊熊燃烧,他将动漫《龙马传》主角坂本龙马的处境代入到自己身上,最终作出了和主角一样的决定:天生做大事的人,不能为儿女情长所牵挂。

得益于自己的坚定和父亲的理解,1974年9月,孙正义成功去到了大洋彼岸,呼吸着美利坚的空气。

回首当年的疯狂举动,孙正义充满感慨,“我的一生中经历过很多事情,但是能称得上转折点的寥寥无几,而退学前往美国无疑是第一个人生转折点,这件事改变了我的人生走向。因为我在美国学到了最重要的自由、平等、创造性、开放、伙伴精神、技术这些东西。”

从事实来看,到达美国之后的孙正义确实开启了一段新生活,度过了犹如开挂一般的青春时光。

1974年的9月,17岁的孙正义进入塞拉蒙提公立高中,10月23日便退学,原因是他在三个星期内连跳两级,还通过了大学入学资格考试。

1975年,18岁的孙正义进入了霍利·耐姆兹大学,并在期末考试后获得了校长奖学金,成为霍利大学历史上首位获此殊荣的留学生。另外,他还通过在校园内贩卖从日本引进的游戏机获利100万。

1977年,孙正义通过了转学考试,进入到伯克利大学的经济系。在伯克利,他遇到了自己妻子大野优美,并确定了自己的事业目标——计算机。

1978年,通过将袖珍发声翻译器卖给夏普公司,获得100万美元。第二年,孙正义成立Unison World,大学毕业时,以200万美元将公司出售给合伙人陆弘亮,回到日本。

可以说,正是在美国求学的这几年让孙正义初步确立了自己想要成为一流企业家的梦想。更广为流传的故事是,他在19岁时为自己制订了“50年人生计划”:

20岁宣告自己的存在;30岁至少要赚1000亿日元;40岁为了事业,来一场决一胜负的死战;50岁管理资金要在1兆亿日元以上;60岁时平稳地将管理权过渡给下一任领导者。

从日后孙正义投身商海的表现来看,当时的少年确实在一步步完成自己的人生规划,并且一如既往地倔强。

02

PART

人生之巅

1980年,孙正义大学毕业之后决心即刻返回日本继续创业。当时,孙正义还没拿到毕业证,陆弘亮劝他:“你要回去我理解,但多等几天拿到毕业证也好啊。”孙正义的回答是:“读大学不是为了拿毕业证,而是为了学习知识。”

然而,回到日本的孙正义并没有即刻开拓自己的商业疆土,而是先进行市场调查,试图寻找到能够一生奋斗的事业。半年后,他整理出了40份加起来接近10米厚的产业调查文件。

这样的深思让孙正义显得疯狂却不鲁莽,最后,他将目光聚焦在计算机软件批发上。

1981年,孙正义的公司在日本东京都千代区开张了,名叫“Soft Bank”——软银。

公司成立那天,孙正义站在一个苹果箱上,对着公司仅有的两名员工展望未来:“我们的目标是5年内,达到100亿日元销售规模。10年以内这个数字要达到500亿日元。我们要让公司发展成为几万亿日元,几万人规模的公司。”

剧情的发展是,两名员工拒绝了孙正义的“忽悠”,果断选择了辞职……但故事的结局站在了“精神小伙”孙正义这边。

1981年,孙正义通过一场电子展结识了一些软件厂商,在那之后又凭借与上新和哈特森的两份合约,使软银在几个月内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公司一跃成为日本最大的软件流通商。

将业务局限在软件代理上难以满足孙正义的野心。从1982年开始,孙正义又不断涉足出版、区域网和通讯产业,到了1994年,37岁的孙正义成为10亿美元富豪,软银也在这一年成为上市公司。

90年代末,互联网世纪开始萌芽,孙正义看到了时代机遇,迅速在全球展开“圈地运动”。他收购了大量公司,仅在美国就花了40多亿美元。到了1995年他更是加快脚步,在55家网络公司身上豪掷3.5亿美元,其中就有雅虎。

1996年雅虎上市时股价最高时飙升至43美元,最终以33美元收盘,市场价值达到8.5亿美元。软银也因此获得了100倍的收益,成为华尔街的经典教材。

不过,真正让孙正义走上神坛的当属1999年在中国的一次投资——入股阿里巴巴。耳熟能详的版本是,孙正义首次与马云交谈6分钟之后,便敲定了2000万美金的投资。但真实的交易过程是,马云大概用了40-50分钟讲明白了中国的电子商务,最终通过了孙正义的面试。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华尔街上市,当天阿里巴巴市值超过2300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五大科技企业。马云因此登顶中国大陆地区新首富,软银则以34.4%的持股比例获得巨资回报,同时将孙正义送上日本首富的宝座。

那是孙正义的巅峰时刻,当一个疯狂固执的人成功之后,以往不被看好的决策都开始被赋予“先见”色彩。阿里巴巴回报给孙正义的投资神话让外界开始称其为“互联网领域的隐形大帝”。

从一无所有到站上世界之巅,孙正义算是出色地履行着19岁时设下的人生使命。

2013年7月份,在软银举办的活动上,56岁的孙正义还曾发表“向世界发起挑战”的主题演讲,其自信可见一斑。

然而,世界是瞬息万变的,商界同样如此,上一秒众人敬仰的偶像,下一秒也许就会经历风雨飘摇。

03

PART

质疑与坚持

如果现在搜索有关“软银”或“孙正义”的新闻,大部分都是负面,非议大部分源于软银愿景基金的表现。

2017年,孙正义判断“一个属于智能机器人的世界即将到来,而正确的选择是在此之前抓住机遇”。


于是,敢于冒险的孙正义,在软银因收购T-Mobile而背负巨额债务的情况下,仍然拿出总价约243亿英镑的资金收购了英国芯片研发巨头ARM。

除此之外,出于对人工智能趋势的坚信,孙正义决意成立一支基金来投资有潜力的创业者,以期撬动未来的宝库。为了募集资金,孙正义在全球进行游说,甚至乘着湾流气机飞到阿拉伯湾的上空,寻找能够加入的大佬、巨鳄们。

2018年,软银愿景基金一期成功募集完成1000亿。在孙正义的雄伟蓝图中,愿景计划投资70-100家全球科技创新公司,而且其估值要在10亿美金以上。

基金成立之后,孙正义延续了以往“不差钱”的投资风格,截至2019年12月31日,愿景一期已对外投资超800亿美元(总共募资986亿美元),支持了88家公司。

然而愿景基金得到的回报远不如预期,其投资成功率仅仅为5%,这让孙正义陷入了漩涡中。让这个漩涡越来越深的原因,则主要源于投资WeWork、Uber和OYO的失利。

有媒体指出,在WeWork和Uber风波中,暴露了愿景基金内部咄咄逼人的企业文化,员工之间充满了不信任,管理混乱,高管之间冲突不断。投资者也开始质疑愿景基金为初创企业提供巨额估值的投资模式,这些问题甚至已经开始危及软银筹建第二只愿景基金的努力。

面对铺天盖地的怀疑与诘问,向来自信的孙正义罕见地选择了向董事会弯腰致歉。

2019年11月,孙正义在软银季报发布后的说明会上表示“我出现了重大的投资判断失误,很后悔,深刻反思。”

尽管如此,倔强的孙正义仍坚持继续推进他的宏伟计划。他说:“在我看来,我们的历程没有改变。我们的愿景没有改变。没有战略的变化。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继续前进。”

因此,今年3月份,软银继续向OYO注资5.07亿美元,并对外表示将再次募集100亿美元。而中国市场的最新动态是,孙正义将钱大力撒到“链家系”,自如网、贝壳找房分别获得了软银24亿美元和10亿美元的投资。

然而,外界并不看好孙正义的这些决策,投资界流行起“A轮B轮,不如孙正义轮”,许多网友更直白地调侃他“人傻钱多”。


2019年时,有人说孙正义正在面临这些年来最大的挫折,但由于新冠病毒导致了全球经济低迷,2020年恐怕才是孙正义和软银真正的寒冬。

不过,在哄笑孙正义跌落神坛之前,需要了解的一个事实是,他并非第一次遭受质疑,软银也并非第一次经历严重危机,因此将来的转机与否仍还是未知数。

所以我仍然希望,曾经一往无前的追梦少年,最终能够以一种英雄的姿态完成其想要奋斗的人生目标。

内容来源:环球商业人物

作者:王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