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塌完了,陆正耀又要割韭菜?

摘要: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瑞幸咖啡背后有一个共同创始人:陆正耀。这三大品牌也是陆正耀在资本市场布下的三颗棋子。

瑞幸咖啡退市了、神州租车也要退市了。

7月5日,神州租车与要约人在联交所发布联合公告,宣布强制性收购于今日完成,神州租车所有余下要约股份已过户给要约人。至此,神州租车完成私有化,成为MBK Partners全资附属公司,自7月8日正式从香港联交所退市。

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瑞幸咖啡背后有一个共同创始人:陆正耀。这三大品牌也是陆正耀在资本市场布下的三颗棋子。


如今,随着瑞幸咖啡财务造假退市,神州优车终止挂牌,再到神州租车私有化退市,掌舵人陆正耀一手创造的“神州系”商业神话迅速土崩瓦解。

不甘就此失败的陆正耀正图东山再起,这一次,他盯上了面馆,像瑞幸咖啡一样,在全国开出500家面馆,目前十几家分公司扑面而来,部分地方面馆已完成装修,即将上线,不过,这一次陆正耀还会复制神话吗?

瑞幸的多米诺骨牌

陆正耀是福建人,上世纪他主动打破了铁饭碗,带着家里东拼西凑的结婚钱,一头扎进了中关村,开启了他的创业之路,通过创办两家通讯代理公司,积累了第一桶金。

2007年8月,陆正耀创立神州租车,并开启了他“资本玩家”的生涯,短短半年时间,在8000万广告费下,神州租车的广告出现在全国各大写字楼,神州租车以火箭般的速度发展到全国20个城市运营。

至2012年,五年不到的时间,神州租车由300辆车野蛮扩张至45000辆,稳居中国租车行业第一。成立7年后,经历5轮高达63亿元的融资,陆正耀终于将神州租车推向IPO,登陆港股,在资本的江湖中打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片江山。

一年后,陆正耀又敏锐捕捉到网约车的商机,成立了神州专车,并将神州专车的所有资产打包给神州优车,将其挂牌新三板,交易首日让神州优车的市值高达417亿元,成为新三板市值最大的明星企业。

陆正耀的商业模式被概括为:“找准赛道+资本加持+规模扩张+快速变现”四部曲。像神州车系崛起的商业模式,即一边融资一边疯狂补贴,拿着投资人的钱疯狂烧钱。陆正耀其后又盯上了咖啡市场,他用他屡试不爽的招数打造了瑞幸咖啡的疯狂扩张。

2017年10月创立的瑞幸咖啡,依靠快速扩张,从开设首家门店起,仅仅7个月就在全国开出了500多家门店,发展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其融资速度同样较快,至上市之前,瑞幸咖啡总共完成了12次融资。

2019年5月,成立18个月后瑞幸咖啡就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刷新了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的记录。

不过,上市不到一年,瑞幸咖啡暴雷,直接波及到陆正耀的神州系帝国。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陆正耀的“楼塌了”起源于瑞幸咖啡财务造假风波。

2020年4月,瑞幸咖啡东窗财务造假东窗事发,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一纸文书宣告了瑞幸咖啡的退市。

瑞幸自曝财务造假第二天,同为陆正耀“神州系”的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随之受到波及,其中神州租车港股开盘暴跌逾70%,截至停牌,神州租车总市值为84.64亿港元,较300多亿港元的巅峰时刻缩水200多亿。

2020年7月,陆正耀从瑞幸出局。2020年12月,神州租车卖身成功,陆正耀正式与神州租车脱离关系,到现在完成私有化退市,神州租车在资本市场上黯然退场。

今年3月22日,神州优车自终止在新三板挂牌,受一系列重大事项,神州优车股价暴跌92%。神州优车董事会表示,对于股票终止挂牌给股东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目前,让陆正耀引以为傲的这三大上市公司中,瑞幸咖啡、神州租车已经不再属于陆正耀,唯一留在手里的神州优车也已终止挂牌,三座大楼快塌完了。

复制面馆的扩张模式

不过,陆正耀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消沉,图谋东山再起。

最近,“趣小面”店铺分别在北京望京、小营、朝阳门等地悄然开出。

“趣小面”餐饮品牌的创始人正是陆正耀,趣小面所属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8月,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法人代表为王海龙,大股东为张英。

今年5月,舌尖科技在北京望京东煌大厦租下一整层作为办公室,与wework、bilibili、索尼为邻。

与此同时,舌尖科技招兵买马,至今相关招聘网站上,舌尖科技还有上百个岗位在招人,涵盖技术、采购、内容运营等多个岗位。

官方宣传称,舌尖科技是一家以先进技术为驱动,致力于餐饮产业全环节信息化、标准化创新的多品类、多品牌餐饮集团公司。

今年5月以来,舌尖科技新增了十几条对外投资的消息,除了一家舌尖供应链公司,其他则为深圳、济南、沈阳、杭州、山东等地分公司。

从舌尖科技及分公司的法人代表和高管名单上看,舌尖科技深深打着陆正耀的“烙印”。

舌尖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张英,曾经是神州优车的股东,是陆正耀的老部下。另外,原神州系的老人张钧、靳军、雷利琴,瑞幸高管周斌、李军、卢勇、李青元都再次聚拢在陆正耀身边。

有媒体报道称,陆正耀目前的策略是在全国开500家门店,以“趣小面”起步,未来吸纳其他小吃品牌做成美食城,最终以线上化的App形式呈现。

万变不离其宗。“趣小面”走的依旧是闪电开店模式,跟瑞幸的打法类似。有人质疑,卖面不过是他的新套路。经过瑞幸的案例,陆正耀已经信誉破产,还能割到韭菜吗?

从曝光的品牌手册来看,舌尖科技将北京作为总部,同时将在北京、厦门、广州和成都建立四个美食研发中心。“趣小面”的装修风格主打日式简洁风,和瑞幸咖啡的风格颇为相似。

“趣小面”将涵盖小面家族、现炒浇头面、现卤浇头面、现制卤货、特色小吃、钵钵鸡、甜品饮料、特色凉菜共八大系列,每个系列里有不同的SKU。

据称,“趣小面”要讲出好故事(街边的烟火气、店员的吆喝声)、拥有好口味(创新小面菜单、现点现做、卤货不过夜)、创造好体验。陆正耀希望借此重塑小面行业。

“每一步都踩在风口上”,陆正耀这次踩中了面馆的风口吗?

最近市场上吹起一股面馆风,2021年5月,面馆之风吹到西北传统小吃兰州牛肉面。公开报道称,马记永、陈香贵、张拉拉于当月完成融资,其中马记永、陈香贵估值达到10亿元级别,而张拉拉也逼近3.9亿元。

餐饮是个烧钱的行业,陆正耀的这次创业面馆是重资产运营模式,跟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瑞幸咖啡的模式如出一辙。重资产意味着要投入大量的资本,但经历过造假风波,陆正耀在资本市场的声誉已经大不如前。

从多品牌、多门店、科技研发的筹备上看,舌尖科技的整体投入并不会低,但加速扩张后,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储备,仅仅依靠陆正耀,恐怕难以为继。而今年6月,陆正耀被强制执行12亿元,这是今年以来的第三笔强制执行,累计金额已达25亿元。后续资金解决 ,趣小面要像瑞幸一样大量融资。这一次,机构是否融资是个问题。

陆正耀的这次大动作,会成功吗?

内容来源:德林社

文 | 金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