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项违规被罚没150万元,中泰信托频频踩雷高管变动

中泰信托再度被罚150万元。

 

撰文/郜融莲

出品/每日财报

 

7月12日,上海银保监局公布了17张罚单,罚款对象包括上海银行、邮储银行上海分行、农发行上海分行等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合计罚款金额1460万元。其中,中泰信托因多项违法违规行为被罚没150万元。

 

《每日财报》注意到,中泰信托近年来频繁变动高管,这也导致了公司在2016年-2019年的时候业绩持续下滑。


再度被处罚,旗下产品连年踩雷


7月12日,银保监会网站披露的罚单显示,中泰信托因多项违法违规事实被上海监管局责令改正,并对其处罚款150万元。

具体来看,中泰信托的违法违规事实有三项:1、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对委托推介机构监督管理严重不审慎;2、2018年至2019年,该公司未及时掌握某信托存续项目的风险变化状况;3、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对某信托计划未按规定进行信息披露。

 

中泰信托相关人员表示,公司坚决拥护监管处罚决定,对《处罚决定书》中所述问题深刻反省,下一步将严格落实监管意见,切实整改并进一步完善相关工作流程和管理制度,加强合规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多地都出现了城投公司非标债务逾期事件,中泰信托频频踩雷。

 

据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5月,中泰信托起诉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政府、遵义市汇川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有限公司,涉及的信托产品是“中泰弘泰1号集合信托计划”。

 

同月,中泰信托起诉六盘水市钟山区人民政府、六盘水梅花山旅游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六盘水市钟山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涉及的信托产品是“中泰祥泰1号集合信托计划”。

 

2020年2月,中泰信托还起诉都匀经济开发区管管理委员会,涉及的信托产品是“中泰弘泰11号集合信托计划”。

 

此外,公司还有恒泰 18 号、播州水投、顺泰8号等多只产品相继暴雷。


高管频频变动,公司身世是个谜


可能是由于频频踩雷的缘故,近年来中泰信托高管变动频繁。

 

去年12月,银保监局核准了胡杰担任中泰信托的总裁的任职资格,此前胡杰曾是中泰信托的合规总监。曾任职于上海银行、南洋商业银行、中建投信托、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等机构,有着十多年的金融合规、风险管理工作经验。

 

业内人士认为,合规总监出任中泰信托总裁,有利于公司治理加强,厘清原有业务问题,合法合规推进问题业务的解决。

 

值得一提的是,在胡杰之前,中泰信托还有多名高管离职。

 

2018年11月获监管批复担任总裁一职的陈乃道已于2019年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同期获批的副总裁万刚亦同步辞职。此后,中泰信托总裁职责一直由董事长吴庆斌代为履行。吴庆斌还同时兼任中泰信托代理总裁、董事长、大成基金董事长等要职。中泰信托为大成基金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50%。

 

除大成基金外,中泰信托手中还参股都邦财险,据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共持有都邦财险19.07%的股份。

 

尽管手握多张金融牌照,但中泰信托的实控人依旧扑朔迷离。

 

去年9月底,上交所在问询函中就“参股子公司中泰信托实控人”这一问题询问上市公司新黄浦,但新黄浦的回复却是遮遮掩掩。

 

新黄浦表示,中泰信托计有股东6家,其中包括:中国华控(持股31.57%),新黄浦(持股比例29.97%),广南投(持股比例20%)。

 

而根据中泰信托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第一和第三大股东实际控制人都是“北京信托-德瑞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所以中泰信托的实控人还是一个信托,但德润信托计划的委托人是谁新黄浦却并未指出。


去年业绩有所增长,不良资产率仍高于平均


受此前多次踩雷与高管频变的影响,中泰信托业绩持续下滑。2016年-2019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09亿元、4.36亿元、2.88亿元和2.7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89亿元、2.4亿元、1.44亿元和1.2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4年内中泰信托的业绩均呈下滑趋势,但下滑幅度逐渐减小,这也说明了公司多年来的治理有了效果。此外,2020年中泰信托录得总资产49.31亿元,与其他信托公司固有资产稳步上升情况趋同,其这一数据同比上升3.88%。

 

近年来,监管持续控制通道业务、压缩信托资产总规模的作用下,各家信托公司都开始压降信托资产规模,中泰信托也不例外,2020年,公司信托资产规模缩减至259.76亿元规模,相较期初下降19.84%。

 

但这并未对其业绩造成影响,2020年,中泰信托实现营收3.54亿元,同比上涨31.11%;净利上升幅度更高达67.44%至2.16亿元。其中,投资收益、营业外收入大幅上涨,都是公司业绩大增的重要原因。

据年报显示,中泰信托的不良资产率开始下滑。2020年末,公司的不良资产率为11.27%,较期初的14.49%有所下滑,但仍高于10%水平。

 

对于刚刚上任的胡杰来说,面前摆着的挑战还有公司多次违规被罚、商誉受损、业务开展受到限制等,他将如何化解这些危机,《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