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了搜狗,搜狐还剩下什么?

摘要:虽然消息突然,但在腾讯的搜索情结和“大内容”阳谋下看,这一动作并不意外,腾讯需要借助搜狗完善战略布局。


壕横的腾讯再次出手。

7月27日晚间,搜狗发布公告称,已收到腾讯发出的初步非约束性收购要约,有意以9美元/ADS的价格收购搜狗剩余股份,如果此次收购能够成为现实,搜狗将成为腾讯的私人间接全资子公司,实现私有化的同时,还将彻底脱离搜狐。

虽然消息突然,但在腾讯的搜索情结和“大内容”阳谋下看,这一动作并不意外,腾讯需要借助搜狗完善战略布局。

但是,站在搜狐的角度,多年来业务增长乏力,“重返互联网第一梯队”的壮志遥遥无期,这次又失去了搜狗,搜狐手中还有多少筹码?

一家娶媳妇儿,一家嫁女儿,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商业故事总在上演。

“三角恋”结束,腾讯、搜狗双赢

搜狗的公告刚发出不久,搜狗CEO王小川就发了一条朋友圈:“感谢腾讯对搜狗价值以及技术能力、产品创新能力的认可。接下来会对相关事宜进行认真的讨论和衡量,让搜狗能够持续为用户创造更大的价值”。


王小川表现出的淡定早有端倪。去年,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他曾经谈到搜狗离开搜狐体系的可能性,“不用做推进,有时候该发生自然就会发生的,只是需要时间”。

只是,为何是腾讯?

腾讯一直有搜索情结。2013年9月16日,搜狐公司及搜狗公司与腾讯共同宣布达成战略合作。腾讯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还将腾讯搜搜业务和其他相关资产并入搜狗,交易完成后腾讯获得搜狗完全摊薄后36.5%的股份。

合作达成后,双方日益亲密。

腾讯方面,搜狗为其各种产品提供常规搜索产品的默认通用搜索引擎,例如移动QQ浏览器、腾讯网站、QQ导航、以及上网导航。

腾讯也给予搜狗不遗余力的支持。据媒体报道,2014年6月,搜狗搜索宣布正式接入微信公众号数据,从此使用搜狗搜索可以浏览或查询到相关公众号以及全部文章。微信端口的独家接入,是搜狗在移动端在线搜索市场快速发展的关键。而之后搜狗的上市也得益于这份腾讯的硬核大礼。截至2017年6月,搜狗38.2%的搜索流量来自腾讯旗下的互联网资产,占比近四成。

2017年11月,搜狗赴美上市,在招股书中,搜狗更是直接指出:“我们不能向你保证,搜狗将能够保持与腾讯目前的合作水平。如果腾讯与其他搜索引擎公司合作,或者如果腾讯无法向我们提供足够的平台或充分推广,我们的业务和前景将受到不利影响”。

得益于腾讯流量的灌溉和业务上的彼此协同,搜狗与腾讯的关联愈发紧密,但搜狗与搜狐的关系,却是另一番景象。腾讯、搜狗、搜狐的关系越来越像“三角恋”,腾讯的要约结束了这场尴尬,搜狐成了前任。

对于腾讯而言,搜狗的作用举足轻重。腾讯对内容生态越来越重视,这些内容的分发离不开搜索这一重要的机制,搜狗搜索技术与微信以及腾讯内容生态整合空间很大。

此外,AI也是搜狗一直发力的重点业务。去年8月份,搜狗方面曾对时代财经表示,搜狗一直在淘汰与AI结合不紧密的产品,向强AI硬件升级。在AI业务协同方面,搜狗较擅长的智能语音及周边硬件,恰好是腾讯AI业务的短板。

当然,对于搜狗来说,背靠大树,也将为自己带来更多的支持和更大的舞台。

失去搜狗,搜狐“前任”难当

搜狐的现状并不乐观。

从搜狐2020年一季度财报来看,在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搜狐的净亏损是1800万美元,如果去除搜狗的影响,这个亏损将收窄至800万美元。

事实上,搜狐一直在努力实现扭亏。2020年3月9日,搜狐公司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集团亏损从2018年的2.07亿美元减少到9300万美元,减亏55%。

据搜狐2019年的财报,2019年搜狐实现营业收入18.45亿美元,其中搜索及搜索相关的广告收入达到10.73亿美元,占其总营收的58%。也就是说,搜狗对搜狐的营收贡献巨大,搜狗的财报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结论。


对此,张朝阳曾表示,扣除搜狗影响,2020年搜狐将实现盈利。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搜狗出现3160万美元的亏损,他还提到以后财报的统计规则中不要再计入搜狗,其目的就是可尽早盈利,再谋求发展。

搜狗私有化消息发出后,当天收盘时,搜狐股价反弹超过30%。更为重要的是,搜狗实现私有化后,可以提升搜狐的财务状况,搜狐还将一次性获得12亿美元的现金流,从而拥有更多子弹。

但是,失去搜狗后,搜狐还有什么?

据金融界网站消息,从视频流媒体业务看,搜狐2019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显示,搜狐视频的运营亏损为2300万美元,报告提到,还将“继续执行双引擎策略,即以原创长篇剧集和用户上传的短内容相结合”。但是,这一领域竞争激烈异常,抖音、快手等巨头云集,属于搜狐的机会渺茫。

2019年6月,搜狐推出了自己的新社交媒体app“狐友”,目标用户是年轻群体。不过,自成立以来,“狐友”同样缺乏亮点,且该赛道已经十分拥挤,微信、微博、陌陌等早已占领了各自的人群和领地。

门户网站方面,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门户网站的流量开始倒置,也就是需要其他APP补贴门户流量。可搜狐的门户缺乏流量,搜狐至今依然缺乏一个社交入口。

从游戏业务来看,该板块的营收主要来自畅游。虽然处于盈利状态,但回顾这几年搜狐在线上游戏的表现,除天龙八部和天龙3D手游外,似乎没有更多的创新。

2015年,张朝阳曾表示:“搜狗是与百度抗衡的重要理由”。如今,许多巨头也纷纷试水搜索领域,今年3月,字节跳动旗下的头条搜索独立上线。而本来拥有搜狗这一强大产品的搜狐却最终放弃,多少有些无奈和遗憾。

但无论如何,形势逼人,此时溢价卖掉搜狗,对搜狐而言,却是一笔不错的生意。

钱包渐鼓,搜狐私有化更近了吗?

搜狗的剥离,再次引发行业对搜狐私有化的猜测。

张朝阳很少掩饰对华尔街的不满。根据已经披露的媒体报道,2004年,也就是搜狐上市4年后,张朝阳开始公开表达对华尔街的不满,称投资人“愚蠢”,并且盲目看重市值。

当时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历史上搜狐太跟随华尔街,现在要痛改前非”。而正是因为之前过于看重市值,听信华尔街而放弃了搜索和即时通讯两条业务线,导致搜狐错失了重要发展机会。

而在股价方面,搜狐一直存在被低估的问题。即便在股价大涨30%后,搜狐的市值也不足6亿美元。而据雷帝网报道,搜狐旗下拥有众多的资产,包括搜狐媒体、搜狐视频、搜狗、畅游,搜狐在中关村和石景山还有大楼,甚至是搜狐拥有的大楼资产价值就可能超过6亿美元。

有行业观点认为,畅游已经私有化,搜狗即将“嫁”给腾讯,面对被低估的现实,搜狐的确没有太大必要继续留在资本市场。

但是,根据老虎证劵的分析,“搜狐是最早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之一,股东结构相当复杂,目前张朝阳才持有20%,就算增持后增加了将近一倍也就是38%,所以搜狐私有化的成本相当高,如果没有个大幅的溢价,目前估值这么低的情况下,真的很难。二是搜狐的美国二级市场股东,基本都是持有很多年的老股东,持股成本的比较高。所以,搜狐私有化的成本会是非常高的。”

据今年4月份的媒体报道显示,张朝阳说:“搜狐没有考虑私有化,尽管目前市值比较低,但我们正逐渐走向盈利,业绩越来越好的话,美国资本市场和投资人看到搜狐未来的经营前景不错的话,相信估值会起来。”


“成名要趁早”的搜狐,走过了不少弯路,经历反思和沉淀的张朝阳选择再战江湖,他也多次提到,搜狐正在逐步“回归”。作为第一批在华尔街上市的老牌互联网企业,对于搜狐而言,私有化意味着企业将有更多自主意志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但是,如何解决现金流的问题,对于当下的搜狐来说,也异常重要。

卖掉搜狗,张朝阳的钱包也更鼓了些,这让张朝阳私有化搜狐的可能性也更大了一点,但搜狐究竟何时才能实现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心的豪言,依旧很难让人看到希望。

内容来源: 二财

作者: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