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找房,左晖找钱

摘要:有多少人,最终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更何况,摆在面前的还是一场百亿美元的资本盛宴。


有多少人,最终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更何况,摆在面前的还是一场百亿美元的资本盛宴。

六年前,作为“反搜房联盟”的核心成员,中国房产经纪行业的“王炸组合”链家和我爱我家(000560.SZ)相继宣布全面终止与搜房网合作,原因是当时晋升为线上房源最大平台的搜房网开始转型介入新房、二手房交易及金融业务,并触犯了集“裁判员+运动员”双重身份于一身的行业大忌。

此后,我爱我家启动海外置业服务和长租公寓业务。链家则斥重金推广链家网,同时通过并购德祐、中联和房江湖等同业公司扩张版图来打造“自给自足”的O2O模式。2016年,或受搜房网被孤立之前超过500亿元市值的财富效应影响,“大小王”备受资本青睐。

已具备互联网基础的“大王”链家在录得腾讯、华兴资本、高瓴等机构合计64亿元投资后,其对外的首次估值就已达365亿元,同时双方签订对赌协议,若链家五年内IPO失败,投资人有权在任何时间要求链家按照基本投资价格+8%的年利率进行回购。次年年初,在获得融创中国(1918.HK)26亿元融资后,链家估值升至416亿元。

相反,“小王”我爱我家的股权“贩卖”市场则略显冷清,尽管当时已经启动借壳昆百大A(已更名为我爱我家)的计划,但也只有“先锋系”旗下的一房和信以及东方资产旗下的东银玉衡相继介入。其中,一房和信以1.96亿元录得20%我爱我家股份,但仅持有半年便于2017年1月获利1.32亿元离场,期间收益率高达67.35%,接盘方则是东银玉衡,而我爱我家当时的估值仅16.4亿元。

最终,我爱我家于2017年12月29日作价66亿元成功注入昆百大A实现曲线上市。不过,尽管背后拥有成名于中经开的资本市场资深玩家——昆百大A实控人谢勇进行操盘,但我爱我家“炮灰”式的房产经纪行业资本大秀却遭遇当头喝棒,该公司市值在借壳期间最高升至260亿元后即转入持续缩水状态,至成功借壳当日,其市值已下挫至170亿元。


图片来源网络

贝壳被迫找房

“房产中介第一股”的遇冷给链家的资本市场之路敲响了警钟,“得门店者得估值”的神话亦随之破灭,而拿着逾百亿融资的链家创始人左晖在对赌协议下只能寻求新的资本故事。2018年年初,在互联网龙头腾讯和资本市场最牛“中介”华兴的背书下,代表“后链家时代”的贝壳找房登场。

与我爱我家的资本首秀的尴尬类似,与搜房网自上而下的房产经纪全产业链布局相反,贝壳找房以原链家的几乎全部资产和数据为底层基础,自下而上打造了全产业链的“链家干掉链家”商业模式。不过,尽管脱离了链家的品牌,但由于与搜房网当初的目标类似,贝壳找房也被同行冠以“裁判员+运动员”的身份。

在互称“贼船”的对垒中,“反贝壳”联盟最终因属于“五八阵营”,但又被链家持股的21世纪不动产倒戈并携8000家门店入驻贝壳而显得“虎头蛇尾”。颇堪玩味的是,贝壳找房上线仅过了三个月,2018年7月11日,58同城(WUBA.N)斥资10.68亿元入主我爱我家,持股比例为8.28%,位列第二大股东。于是,房产经纪行业的“大小王”双双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令人意外的是,如同链家网官方主页的历史重大事件一栏内容更新定格在2016年,此前被众星捧月般对待的贝壳找房在2018年也未能获得任何融资。这一年,或为了避免出现搜房网“人去楼空”的尴尬,贝壳找房线上线下同步扩张。一边是互联网的烧钱模式,一边需要维系盟友、自家门店以及员工的利益保持原状,贝壳找房2018年录得净亏损4.28亿元。


贝壳财务数据

左晖被迫找钱

也是这一年,左晖曾对外界表示,“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结果,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贝壳没做成,链家也没了。”但问题是,没有足够的筹码,何以“Show hand”到底?答案自然是钱,且需要很多钱

彻底摒弃传统的中介模式后,2019年4月,上线满一年的贝壳找房实现160个入驻品牌,入驻门店数量2.1万家,管理接近21万经纪人。而对左晖更重要的是,贝壳找房在国内已无可对标公司,新的资本故事“喜得”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模式。

在规模效应和未来商业模式效应双重支撑下,2019年7月,腾讯、华兴、高瓴携众资本资本再度输血12亿美元,贝壳找房的估值也由此升至100亿美元。而扩张之路频频遇阻、销售人员数量逐年走低的我爱我家则仅为前者七分之一。

不过,尽管受益于门店数量骤增和房企战投组成的盟友,贝壳找房2019年营收在二手房业务增速陷入停滞的情况下,依靠近130亿元的新房业务暴增逾六成至460亿元,但受巨额的股权激励影响,其净亏损已扩大至21.8亿元。

融资还在继续。2020年3月4日,腾讯、软银、高瓴和红杉联手输血贝壳找房逾24亿美元,后者估值则窜升至140亿美元。截至2020年6⽉30⽇,贝壳找房入驻品牌数量超过260个,入驻经纪门店超过4.2万家,管理逾45.6万名经纪人。

纵横陆家嘴注意到,链家、德祐、21世纪和中环组成的“贝壳系”门店数量合计就已超过3.3万家,占入驻贝壳找房平台的经纪门店总量的比例接近八成。这意味着,全国非“贝壳系”的房产经纪门店入驻的比例仅为15%左右,而在贝壳找房提升经营效率的诱惑并未奏效的情况下,左晖的“闭环”故事若继续升级,则需要更多的钱,更多的店,以及更多的人。

但麻烦的是,贝壳找房2020年一季度净亏损再度扩大至12.3亿元。不过,无论是共享同一块蛋糕的五八、我爱我家们,还是面对持续亏损的商业模式,这对于即将成为年度最大IPO中概股的贝壳已不重要。

毕竟,相对于不足60亿美元的估值总额,贝壳找房超过200亿美元的最新估值和10亿美元的募资额,足以令左晖和他的朋友们“心满意足”。而重要的是,左晖未来将如何演绎新的故事令这场盛宴被众“食客”分享 ,又该如何应对“反贝壳”联盟而避免重蹈搜房网覆辙值得,持续关注。

内容来源: 纵横陆家嘴

作者: 查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