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没有边界和王兴没有朋友

摘要:最近,王兴在饭否对阿里开炮——淘宝为什么不用微信支付?随后,美团APP在相当多的用户群体里,不打招呼,却直接下架了支付宝付款。


“美团没有边界,王兴没有朋友。”这看似毫无关联,但本质是一句话。

最近,王兴在饭否对阿里开炮——淘宝为什么不用微信支付?随后,美团APP在相当多的用户群体里,不打招呼,却直接下架了支付宝付款。

事情变得不简单。
谁都明白这是“二选一”的把戏——可贵司间的间隙,也没必要拿用户开刀。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剑指马云老师不讲道德的王兴,如今看来,他早已在追逐前辈们的路上,发足狂奔。

至此,以往的蛛丝马迹浮出水面,人们需要重新审视这个海归精英:富有思考力,独立,对事物抱有强大的好奇心,兼具极强的执行力,全世界都知道他的优秀。
但另一面是,那个不曾在“陨石坑里看世界”家境优渥的王兴,却在饭否兼任着大众批评家,跨界攻讦之下,其思维逻辑却带有很强的自上而下性,从不掩饰对这个世界的俯视感。
他总有一些傲慢。

01 嘴巴里的战争
傲慢是种气质,但能把在互联网时代,敢把这种气质大胆表露,毫不掩盖,却是王兴独有的本事。

近期,王兴就在饭否中发问:“淘宝为什么还不支持微信支付?微信支付的活跃用户数比支付宝多,手续费也比支付宝低。”
此言一出,引发热议。
矛盾的激化点,不单在事情本身。淘宝为何不上架微信支付,这是傻子都能想明白的问题——花钱请客吃饭,这是常理,但谁都不会为了请客去动老本。
这个道理,对以思想力著称的王兴来说,怎会不懂——曾经,王兴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就表示,哪种支付工具在最前面,主要取决于用户上回使用的是哪个支付工具,我们并没有把支付宝完全下掉,但支付宝的费率高得不合理。
可实际上,最近以来美团APP内早已经几次弱化支付宝的支付地位,而美团订单中支付宝的份额此前已经降到17%-18%左右,弱化方法包括设置“折叠”,或者对部分用户做支付宝选项的下线处理。
从这点上来说,哪怕王兴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对阿里系有着赤裸的不满,但他选择的方式已将用户当做了博弈的工具:
哪怕用户有投诉,美团依旧在推进——这样先斩后奏,甚至不声不响拿用户直接试验,对用户需求的视而不见,即便这是一种商业竞争,可这样的行事风格,多少有些傲慢。
而王兴的口无遮拦,也一直从圈内延伸到圈外。
今年7月,喷国足是一个缩影——彼时,王兴在饭否上公开吐槽中国男足:“中国有些行业标准太低了,外籍球员、清华男同学可以做到12分钟跑三千米,而好些本土大牌球员却跑不过及格线”。

而在近期,王兴又在饭否发文称:“不管嘴上说不说,手机行业的人比普通消费者更清楚苹果有多强。”——这本是一句没有倾向的话,但不少人少将此事与华为联系到了一起。
紧接着,王兴就发文称:“真正的高科技产品,不会怕一个国家不向你开放市场,而是怕一个国家怕你不卖给他,典型的例子就是英特尔的芯片。”
对此,有网友指出:华为和世界一流企业有差距,也承认确实比不上英特尔,可是在当前的形势下,是科技含量高不高的问题么?这已经上升到国家的科技之争、国力之争,难道你这个大咖,连这点都看不懂?
甚至,还有网友评论到:不要跨界指手画脚,对外卖小哥好点,交齐五险一金,这才是你的正事。
在上世纪90年代末,王兴被保送清华。开学第一天自我介绍时,他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可从这些年来看,他对于世界透出的,少了一分包容,却多出一些不近人情。

02 从死人堆里爬出来

王兴在饭否上的留言中,曾这样写道:“……像海啸一般扑面而来,在我身后化作蒸汽。”
这自然是一种境界。
有人认为,王兴具有典型“INTP型人格”——长期保持着对多个领域旺盛的精力、好奇与一定的知识储备。也有人说,王兴这属于极客表现(美国俚语Geek音译,意为互联网时代性格古怪,对尖端技术、自由、创造力十分狂热的人群合称),属于崇尚个性化时代下的个性表达。
他乐于提出新的挑战、主张实践尖锐的问题,但这也让他在大众眼中被冠上“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典型,而他一次次的“口无遮拦”,带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傲慢感,又屡次引起人们的反感。
如此性格,无疑是把双刃剑——朱啸虎曾这样评价王兴,“你可以去业界问问,大家都觉得王兴在管理和待人处事上不太成熟。他很聪明,非常聪明,但太过聪明了。”
比如,当年做校内网时,周鸿祎见王兴明明囊中羞涩,却高傲十足,就力劝红杉不要投资,但今日资本的徐新觉得王兴很厉害,“他做的很多业务都不是第一个,却能后来居上,把前人PK掉”。
从这点上说,刀刃向外,王兴是互联网的弄潮儿,坚韧又强大。创业15年,他做过十几个创业项目,几乎全都失败,但倒下又站起。2018年9月,其创立8年的美团在香港上市,到今天,美团的市值为已破万亿,风光可谓无限。

“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位投资人曾这样评价美团创始人王兴——千团大战,5千多家团购网站的大打补贴战,尸骸遍地,他是最后的幸存者,是一个绝对的战士。

而刀刃向内,王兴对竞争的执着与兴趣,渗透到了骨子,早已不讲情面——这些年,美团在团购、外卖、酒旅、出行等领域,树敌无数,被称为“半个互联网圈,都是王兴的敌人”。
对此,《财经》记者曾问到美团是否树敌太多时,王兴回答: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所谓边界,是指相互的竞争;核心,是指满足用户的需求。只要时刻关注满足用户的需求,就能立于不败之地——“自返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自然也是一种气魄。
从2010年至今,美团与王兴走过这“纵情向前”的十年,也是无边界的扩张十年。王兴也被认为互联网世界最善战的一个,他的书单中,战争、竞争是高频词汇,比如《孙子兵法》、杰克·韦尔奇的《赢》、《Guns of August》、《有限与无限的游戏》。
作为企业家,他是一台按照程序运转的精密机器——在商言商无可厚非,但对于昔日投资人、朋友、甚至商家,这种绝对的理性和结果导向,也让他时常陷入商业伦理的漩涡,被指责为不够厚道,过于傲慢。
广为人知的是,在疫情期间,美团业务遭到巨大冲击,从而大幅度提高平台佣金。一时大众口诛笔伐,对美团杀鸡取卵的行径,充满鄙夷。而当时央视等官媒,也公开点名批评美团,“将全行业链条的明天紧紧攥在自家手心,这种做法既不厚道也不明智。”
而在此之前,美团点评被曝出在今年2月,向北京市有关部门申请40亿元的专项低息贷款,理由是部分贷款需帮助为疫情中心武汉的医务人员提供免费食品和送货服务。但该理由很快招致引发非议。
当时,美团没有回应此事,也没有得到这笔援助。而在涨佣金事件发酵期间,王兴却发了一条意味深长的饭否:
“我好像还不曾站在陨石坑里感受过人生。”
从这一点来说,一直身处云端的王兴,能第一次深切的感受到自己还在地球,这多少也算是一些进步吧。

03 他需要的不是朋友
王兴的傲慢,也常与人交恶。

近期与支付宝的骂战与攻讦,其实有所渊源——彼时,阿里是美团的投资者,而非竞争对手。当时,王兴极力推动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但阿里坚决反对。
王兴不解地问马云和张勇:滴滴(由腾讯投资)和快的(由阿里投资)不是愉快地合并了吗?为什么我和点评就不行?

阿里的回答是:“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王兴和阿里,由此交恶。而相比之下,程维却能让阿里和腾讯在滴滴的董事会和睦相处。然而,阿里最终没能阻止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新的公司组建后,阿里卖掉了所持有的大部分美团股票,但还保留着1.4838%的份额.

王兴对此极其不满。在一次采访中,他说:“如果你不看好这家公司,那干脆卖光好了。我们已经帮他们找好了买家,但他却不肯卖光,他一定要留一点,或许是为了将来能继续给我们制造点麻烦。”
而在在公开场合,王兴至少有三次负面评价马云——一次说阿里没底线,一次说马云不诚信,还有一次暗示淘宝靠卖假冒伪劣产品起家。

公开指责后,免不了美团与阿里的全面对抗。王兴也不介意在不同场合批评、指责阿里没有“底线”。但有意思的是,“底线”是商业道德层面的东西,而这个商业道德也成为美团近年来被餐饮界、商家、用户,乃至自己麾下外卖骑手着重声讨的地方。
时间往前推,王兴大谈商业道德的自信也是个谜——在2012年6月时,美团曾经在父亲节做过“伟哥”促销,广告词为:“伟哥驾到,干爹需要,亲爹更需要”。

这足够令人汗颜,而到了2012年9月,美团还曾做过非常低俗的校园招聘广告文案:“找工作=找女人,干你最想干的”,虽然最终没有实施,但是设计稿却被放到网上形成恶劣影响。

更有甚者,在2016年美团外卖做出一系列物化女性的广告,在其宣传图案中,女性更是被放在餐盒里。

而对于同行,王兴也丝毫不留面子:王兴曾评价李彦宏,从不去想为用户创造价值,而是想着怎么利用用户,BAT应该改成HAT——对百度的鄙视,可谓到了极点。

甚至,对自己私交甚笃的朋友,王兴按自己谈论的商业道德角度来说,并没有显露出多少义气——有一种说法认为,在美团上线打车业务前,外界一直认为王兴与滴滴创始人程维惺惺相惜。
而事实上,程维对王兴应该是欣赏,他在早期微博中曾说,“外界没几个讲王兴好,我却越来越欣赏他……”而当时的“连续创业失败者”王兴也鼓励程维单飞,到外面看看,此后程维离开阿里,创立滴滴。

即便如此,在美团侵入滴滴腹地、上线网约车产品的前一天,王兴和程维还在一起吃饭。在但饭桌上,王兴却对此事只字未提。

而面对老大哥的背后捅刀,程维曾经问过王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王兴回答,我就想试试。

在王兴十多年的创业过程中,曾遇到各种挫折,而他从不纠缠,在很多场合他多次提到一句话——“既往不恋,纵情向前。”

而在曾经海南的一次会议上,一群企业家乘船出海。途中,大家觉得风清水澈,正好游泳。正当很多人纷纷遗憾“可惜没带泳裤”的时候,只听“扑通”一声,王兴早已跃入海中。
从这点上来说,王兴在商圈有没有朋友,对他并不重要,毕竟纵情一跃,哪需要什么伙伴呢。

04 没有边界

美团成为理想汽车的第一大股东之后,王兴的个人财富也在一天之内暴增126亿元,以16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83亿)的身家首次跨入中国的千亿富豪俱乐部,挤进了中国前十五大富豪榜,而在去年,王兴身家还是73.5亿美元,在中国富豪榜中仅排名第38位。

也有网友调侃:美团宗旨是让人们生活得更好,现在我们生活好没好不知道,但王兴的生活是更好了。

但美团这样的速度,却足够令世人惊叹。而美团的边界在哪,也没人再敢问。但可以知道的是,王兴早已悄然做起LP——据报道,在美团市值突破万亿元之后,王兴的投资版图也不再局限在生活方式领域,而是向新科技、新技术、产业互联网等扩展,而王兴对投资业务非常重视,会参与每一个项目的决策,注重由此来拓展美团的业务范围。

对此,王兴对于投资有着的独特理解,他曾坦率表达自己的看法:红杉的投资原则是“Bet on the racetrack, not thejockey”,直译过来就是“赌赛道,不赌赛手”,但我更喜欢孙子的说法“求之于势,不责于人”。不同人也有不同的看法。

老对手携程的梁建章,就曾经专门撰文回应王兴的采访言论,暗示美团之所以做多元化,是因为全球化能力不强,或者公司优势不是来自于创新,并说:

“多元化公司因为不是引领创新,所以对社会的贡献要比专业公司要小。同样也因为不是自主创新,多元化公司的资本回报比较低。”

显然,如此评价,对号称“深度学习机器”的王兴来说,并不那么中听。不过,一家公司怎么变,当自己的主业还在生活领域,创始人却不怎么接地气,甚至还频频发声,怼天怼地,丝毫不掩饰他的傲慢时——这可能就是一个不小的问题。(完)

文 | 商业大咖研究院

内容来源:华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