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独立:不仅想活下去

摘要:11月17日,多家企业在《深圳特区报》发布联合声明,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智信新”)已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


流传多日的华为出售荣耀传闻终于落地。

11月17日,多家企业在《深圳特区报》发布联合声明,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智信新”)已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完成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

深圳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与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共同投资设立,包括天音通信有限公司、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松联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顺电实业有限公司等。

华为同步发表声明,称此次收购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行为,能最大化地保障消费者、渠道、供应商、合作伙伴及员工的利益。

交易双方均表示,出售后,华为不再持有新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也不参与荣耀的经营管理,但并没有透露交易金额。括虎嗅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称,收购价为400亿美元(约2624亿人民币)。荣耀相关人士回应《财经》记者称,“没有任何关于交易价格的消息。”截至发稿,华为相关方未回应《财经》记者对该交易金额的求证。

荣耀是华为智能终端品牌之一,诞生于2013年,主打中低端价位和线上销售,华为官方数据称,荣耀手机年出货量超七千万部。同样主打中低端价位的小米2019年手机销量为1.25亿部。

今年以来,华为手机芯片的供应尤为紧张。今年8月初华为消费者业务总裁余承东已公开承认9月15日后华为麒麟手机芯片停产,而手机出货量数以亿计(仅2020年上半年就达到了1.05亿部),再多的备货也难以支撑长期发展。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独立IT兼电信分析师付亮等多位行业人士的共识是,华为出售荣耀主要为了探路,看独立之后的业务能否解决产业技术要素不可持续获得的难题。

一位接近华为的市场分析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如果荣耀独立后能够摆脱瓶颈,拿到高通联发科的手机芯片,那么华为中高端手机P系列、M系列也可能独立出去。

这位人士指出,华为目前由三位轮值董事长共同管理,分别是徐直军、郭平、胡厚崑,出售荣耀的决策只有在三位轮值董事长和创始人任正非达成共识后才会做出。

多位法律界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荣耀未来命运仍有不确定性。一位熟悉国际并购的资深律师指出,有关国家的出口管制不是根据控股关系,而是根据该实体的行为是否危害其外交利益或国家安全,所以,即便某一实体的控制权变了,该实体仍有可能被认定危害国家安全。

国际贸易和供应链管理律师、GSC Potomac合伙人蒋兆康也表示,此前虽有公司通过业务剥离绕开出口管制的案例,但这个过程必须做的清晰严格,包括股权结构、管理架构、交易各方、用户、合规管理等,“说到底要让相关监管部门相信”。

蒋兆康向《财经》记者强调,政府的介入会让交易变复杂,会被质疑是否存在直接或间接政府补贴造成不公平竞争,可能更难通过贸易审查。

综合目前的收购方案及天眼查显示的股权结构,荣耀的收购方深圳智信新的两大股东分别是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占股98.4%)和深圳国资协同发展私募基金合伙企业(占股1.4%),其中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由深圳市国资委全资持有(参见下图)。

据36氪报道,荣耀2019年净利润为60亿人民币,400亿美元的收购价, PE(市盈率)近44倍。相比之下,小米最新市值5800亿港币,PE为46倍,上市以来的平均PE倍数是27。今年上半年小米净利润66亿元;苹果2015-2019年的平均PE倍数是16倍。通常硬件公司的PE倍数在10-20,互联网平台型公司可以做到40倍左右。

但60亿元的利润数字未获荣耀方面确认。

多位行业人士表示,只要新荣耀能够解决芯片困境,未来前景可期。

根据收购方案,所有权的变化不会影响荣耀发展的方向,荣耀高层及团队将保持稳定。投资新荣耀的经销商和代理商也承诺:未来只享有财务上的投资回报,在业务侧将遵循公平交易的市场化原则,与其他经销商、代理商享受同等机会。

付亮认为这是在给外界信心,投资者不为控制渠道,只希望获得投资收益。

“如果芯片问题解决,渠道理顺,新荣耀的估值将上升,国资就可以溢价退出,新荣耀是否上市,管理层能否MBO(管理层收购),是个看点。”付亮对《财经》记者说。

上述接近华为的人士也表示,尽管国资在收购荣耀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荣耀并非国有化,只是借助国资这一金融工具,荣耀未来还是谋求上市。

独立后的荣耀发展空间将更广阔。荣耀虽然之前主打线上,但早就不甘于仅是一个“互联网品牌”。今年年初,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荣耀总裁赵明就表示将精做线下市场并制定全新IoT战略。

2020年上半年,荣耀的线下销售占比超过了线上。这次入局的三十家渠道商中,有多家为“国代”级别,显然,新荣耀将会充分利用各种渠道,也可能不再限于中低端手机,甚至不再限于国内市场。

“荣耀主打性价比,出货量巨大,搭载华为鸿蒙等各种软件生态,对壮大华为手机生态的意义重大,以后荣耀只要能继续给华为提供入口,就有意义。”豌豆荚创始成员、互联网职业教育和招聘平台“知群”CEO马力对《财经》记者说。

付亮认为,如果荣耀获得芯片和谷歌系统的许可,而华为手机一直没有获得,新荣耀还可能成为收购原华为市场份额的主力。

虽然荣耀高层及团队保持稳定,但《财经》记者获悉,具体方案仍在商量中。一位华为员工好奇荣耀出售后,荣耀员工的补偿条件,他多方打听,获悉可能会补偿1.7倍年收入,以及股票兑现,但是最终方案还在讨论中。

今天,在新浪微博上,荣耀总裁赵明头衔已经从原来的“荣耀业务部总裁”变更为“荣耀终端有限公司CEO”。

作者为《财经》记者

文 | 周源 陈伊凡 刘以秦 柳书琪

内容来源: 财经十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