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罗敏,投机者还是拓荒人?

摘要:罗敏,趣店集团创始人兼CEO。从小就被认为是一个喜欢探索、大胆尝试的人,后来他将这种特质,运用在连续创业当中,但很多都失败了


有时候,大胆尝试和投机分子,在某些方面是可以划等号的。

罗敏,趣店集团创始人兼CEO。从小就被认为是一个喜欢探索、大胆尝试的人,后来他将这种特质,运用在连续创业当中,但很多都失败了。眼下,创立三年便在纽交所上市的趣店,也有些岌岌可危。

趣店2020年前三个季度的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实现营收8.5亿元,较2019年第三季度的25.9亿元同比下滑67.2%;第二季度为11.7亿元,同比下降47.4%;第一季度9.6亿元,净亏损4.9亿元。

趣店上市后,先后尝试汽车零售项目“大白汽车”、由家政转型奢侈品租赁的“唯谱家”、K12教育项目“趣学习”、校友社交项目“相同same”,奢侈品电商“万里目”之后,罗敏又将手伸向2020年的风口行业——少儿教育。

不难发现,罗敏的几番尝试都是风口行业,而且这些风口往往伴随着持续烧钱,闯入之后不仅未见起色,反而在短暂的高调之后相继销声匿迹。多次失败与趣店快速崛起,也造就了罗敏的商业法则:追风口+烧钱补贴=成功。

面对“投机者”的质疑声,罗敏曾解释,“我们放弃某个业务线的时候媒体不理解,说我们一会儿放弃这个,一会儿放弃那个,永远在放弃。其实快速执行、自我驱动和结果导向才是真实的趣店。”

但眼下的现实问题是,趣店的核心业务营收持续下滑,押注同样烧钱的少儿教育,罗敏手上还有多少资本可以点燃“风口”?到底是大胆尝试还是投机?

先高调再转向

上市初期,趣店的股价一度达到35.4美元,市值超过百亿美元。如今,趣店市值只有3亿多美元,股价徘徊在一两美元之间。

趣店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其融资收入4.87亿元,同比下降38.9%;贷款便利化收入及其他相关收入1.77亿元,同比下降69.6%;交易服务费及其他相关收入660万元,下降99%。用户方面,截至2020年9月30日,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8125万人,服务用户数环比下降18.2%至407万人。

很大程度上,这与趣店信贷业务的大幅度下滑有关。罗敏表示,“第三季度,在有关网络贷款的法规日新月异的情况下,我们对现金信贷业务的运营保持了审慎的态度。”

除此之外,与蚂蚁金服“分手”也是趣店业务受挫的关键因素。

2015年,蚂蚁金服领投趣店2亿美元D轮融资。之后,趣店与蚂蚁金服签订合作协议,支付宝为趣店的来分期引流,蚂蚁信用体系帮助趣店做风险控制。2018年双方停止合作。

2019年4月30日,趣店向美国SEC提交的资料显示,蚂蚁已经不再持有趣店相关股份,双方不再续签合作协议。

有人评价,罗敏任何一次创业都是高调开始的状态。然而,高调之后,往往是迅速转向下一个风口。

2018年年初,罗敏高调宣称,“自今年1月1日起,在趣店集团市值达到千亿美元前,将不再从公司领取任何薪水和奖金。”彼时,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也曾表示,“罗敏的目标是500亿美金的公司。”

如今三年过去,罗敏的雄心壮志尚未实现,趣店却已呈现出发展乏力的状态。

大白汽车的开端也是如此。彼时,已经鲜少公开发声、不接受采访的罗敏,选择在大白汽车亮相当天出现在媒体面前。

当天,罗敏公开表示,随着中国年轻一代消费者的崛起、消费习惯的改变,像大白汽车这样互联网基因的汽车新零售商,将可以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用户全生命周期管理,为汽车主机厂商和供应链条赋能,为整个汽车零售市场带来更多改变。

在媒体沟通会上,罗敏对自己此前的“沉默不语”公开道歉。这是趣店上市以来,罗敏首次主动与媒体沟通,足见罗敏对于做汽车的期待与信心。

后来,在趣店2018年公司年会上,罗敏宣称,2018年大白汽车要卖出10万辆,跻身全国汽车零售商的TOP5,再过几年,销量达到200万辆,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商。

要知道,蔚来等国内“造车新势力”也没有如此夸下海口。

大白汽车之后的万里目,罗敏选择在2020年3月21日宣布上线,六年前,这正是趣店创立的日子。选择这一天,显然罗敏对万里目有着非常高的期待,他将此称作自己的“第九次创业”。

前脚,罗敏高调立下Flag,希望万里目在2020年4月21日前突破10万订单量。后脚,万里目在那一天宣布,赵薇、黄晓明、雷佳音、郑恺、贾乃亮五位明星成为其代言人。

万里目前途尚未明朗之际,2020年年末,趣店将目光转向了少儿教育。

屡败屡战

罗敏不断转换赛道,或许与他此前的经历有关。

在老师和同学的眼中,罗敏从来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三好学生。上大学时,他经常逃课,混迹于各大网吧,通宵打游戏,成绩在年级倒数。

罗敏对两件事特别感兴趣,即足球和游戏。当时,住在罗敏隔壁宿舍的一个同学,家庭条件比较好,在班里第一个买了电脑,罗敏就成了隔壁的常客,经常去蹭电脑、打游戏。时间长了,他打游戏时,旁边还会有不少同学围观。

这些围观者当中,后来有人跟随罗敏加入趣店。其中一个同学评价说,罗敏一次又一次的商业选择,像是十几年前在游戏中所做的那样:广泛收集信息、多线作战、平衡资源,“罗敏太擅长这个了。”

上大学时,罗敏被选入大学记者社团,入团前罗敏便明确表示,自己不适合搞文字工作,适合做外联。罗敏通过一次大胆尝试证明了这一点,校庆期间,别人都不敢靠近学校请来的明星嘉宾,罗敏凭借一张来源不明的记者证,成功采访到了别人都采访不到的明星。

准确抓住亮点并付诸实践,是罗敏一贯的做事风格。在做趣店之前,他已有过多次创业经历,可谓屡败屡战。

早在2005年,Facebook在国外刚刚兴起,罗敏就尝试校园创业,做校园SNS,不过很快便以失败告终。这是罗敏与风口行业的第一次“亲密接触”。2007年,罗敏第二次创业,也不成功,后来又加入好乐买创始团队。

一度,罗敏还想做一个PC端的卖盒饭平台,为了推广业务,他和伙伴在街上卖了几个月盒饭,但也以失败告终。

终于,2014年罗敏创办趣店,彼时校园贷刚刚兴起。这一次,罗敏成功尝到站在风口起飞的甜头,三年便带领趣店在纽交所上市。

2018年7月,罗敏带领趣店落户厦门,一度他将趣店比作在杭州起家的阿里巴巴。

或许,马云早就影响到了他。2005年,罗敏花600块钱,在北大南门租了一间地下室,立志考取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研究生。考研期间,他常去北大蹭课,听了很多企业家的讲座,其中就包括马云、李彦宏等。不过,当时百度刚上市不久,李彦宏的讲座尤其引发罗敏的关注。

罗氏商业法则

或许,多次失败与趣店快速崛起,造就了罗敏的商业法则:追风口+烧钱补贴=成功。

2013年,出身腾讯的肖文杰创办分期乐,当时这是校园贷的唯一玩家。第二年,罗敏就做了趣分期,其模式几乎与分期乐如出一辙。

很快,巨头盯上了这个市场,京东投资了分期乐,蚂蚁转向趣分期与罗敏。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趣分期先后完成5轮融资。

在巨头与资金的加持下,当时罗敏对于趣分期的政策是:未来三个月内,至少扶持10万名大学生开设超过10万家“趣店”,会提供总额为5亿元的补贴及趣分期成熟的线下资源协助。预计到2015年底,趣分期将扶持100万名大学生开设100万家“趣店”,全年总补贴金额将超过 20 亿元。

大力度补贴加上高调宣传,趣分期一路高歌。此后的几次业务探索,罗敏都是想通过风口烧钱,来扭转趣店的命运。

拿大白汽车来说,2017年年底,趣店上市后不久,罗敏做起了汽车分期业务,主攻新车市场。

在罗敏看来,这是一个打破互联网固化流量格局的绝佳时机,可以通过大规模资产投入,收割汽车领域的流量。罗敏认为,拥有互联网背景的大白汽车将是打破传统汽车行业的一股新力量。

同样的,罗敏当时的想法是,大白汽车可以靠趣店庞大的资金链在前期烧钱布局和抢占新业务。罗敏还招募了660名管培生在市场上打仗。

抱着投机心理的罗敏,似乎忽略了汽车行业的高难度。

一名奔驰内部人员向笔者透露,汽车行业属于重资产,门槛很高,一个装焊车间的投入就是四五亿元起步,一家成熟的车企和一个完整的装焊生产线,最起码要有十几亿的基本投入。这也是蔚来汽车折腾这么久,产量一直上不去的一个关键因素。

趣店财报显示,2018年二季度,大白汽车贡献了约8亿元的营收。然而,从9月开始,大白汽车裁员、关店、大量库存车滞销的消息不断传出。根据趣店2018年财报数据,主要来自大白汽车的销售收入为21.7亿元,但其成本高达27.4亿元。

终于趣店宣告,2019年5月21日起停止大白汽车的新车销售业务。

此后的万里目,再次上演了烧钱换市场的老戏码。

一次选择赵薇等五明星代言,花销肯定不会是小数目。在产品上,其平均价格也低于官网的30%,最高甚至低于50%。

数据显示,趣店2020年二季度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因万里目业务翻倍至1.57亿,三季度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为6480万。

与此同时,2020年6月,趣店斥资1亿美元投资奢侈品服务平台寺库。交易完成后,趣店将持有寺库约28.9%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趣店涉足奢侈品行业,大规模市场补贴与投资之外,是否有稳定的海外供应商也是一个较大的不确定性。

《证券日报》曾采访万里目相关负责人,问及如何能够从一众知名跨境电商中脱颖而出时,该负责人表示,万里目平台背后是趣店集团,充足的现金流和集团的盈利能力是万里目参与竞争的强大支撑。

如今,趣店亦需要一个持续稳定健康的业务帮其脱困,如果万里目的优势仅取决于趣店的现金流与盈利能力,其前景可谓堪忧。

就在万里目推出10个月后,趣店开始尝试涉足少儿教育,推出“万里目少儿”产品。这并不是趣店第一次接触教育行业,两年前其推出过在线一对一家教平台“趣学习”,时间不长就没有了声音。

对于如何展开万里目少儿,趣店没有释放多少信息。趣店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时,其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表示:“鉴于今年宏观经济和整体信贷周期的不确定性,我们一直坚持保持严格的信审标准,同时,继续努力探索新的市场机会,包括但不限于儿童素质教育行业。”

在线教育是当下的风口行业,也是烧钱行业。

最近,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公开表态,现在在线教育那么兴旺,是靠资本输血。2020年资本向教育领域输入了接近150亿美元,而整个在线教育的收入大概就是几百亿人民币。甚至俞敏洪坦言,“在线领域很少听到新东方的声音,其实是因为我不敢投。”

罗敏手上还有多少资本,足够他点燃“风口”?

内容来源: 蓝洞商业

作者: 贾紫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