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冤入狱7载归来,一举打造2个上市公司

摘要:这年头,拥有传奇经历的企业家有很多,但像物美创始人张文中这么曲折、这么有戏剧性的,却还是寥寥。一个海归博士后级别的学霸


这年头,拥有传奇经历的企业家有很多,但像物美创始人张文中这么曲折、这么有戏剧性的,却还是寥寥。一个海归博士后级别的学霸,平时连超市都懒得逛的人,却创办了北京第一家现代超市;在人生最巅峰之时突然锒铛入狱,七年的牢狱时光,让物美从行业领头羊变成了掉队者。

但身陷囹圄并没有磨灭他的斗志,归来之后仍是少年,超50岁的他带着物美奋起直追,不仅开启了疯狂的并购扩张,其中最轰动的一笔案例是物美集团豪掷120亿元收购麦德龙中国,还向资本市场发起了冲锋——

日前,物美科技正式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上市申请。这一次,物美超市和麦德龙中国拟打包一起上市。招股书显示,物美科技2020的营业收入达390亿元。而就在半月之前,物美生鲜电商多点也传出了计划赴美IPO的消息,拟募资逾5亿美元。上市时间预计在下半年。

值得一提的是,物美在多年前就已经有在香港上市的经验。2003年,物美集团子公司北京物美商业(01025.HK)曾在香港创业板挂牌上市,成为第一家在港上市的大陆民营零售企业,后于2015年退市。但重出江湖短短数年,张文中将重新打造两家上市公司。


创业是误入歧途?

与上个世纪那些草根出身、白手起家的创业者不同,张文中是一名实打实的学霸,海归精英、博士后,比当下的自称高学历的明星创业家还要牛逼不少。

他刚开始是在南开大学拿到了数学系本科、经济学硕士学位,后来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不仅工作成果牛逼,研究开发工作通过了国家级鉴定,获得世界银行和国务院有关部委的高度评价,还在此期间获得了中国科学院系统科学研究所的博士学位。后来又赴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成为了一名系统工程学博士后。

回国之后,张文中却并没有选择走高大上的学术路线,而是选择从零开始创业,尤其是他平时一个连商店都懒得逛的人,本来对零售业也没有任何想法,但却选择从超市起步。

当时很多人表示不理解,博士后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就连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来物美视察时也问到了他的创业动机,当时张文中的回答就四个字——“误入歧途”。

当时回国后的张博士后,发挥自己的技术优势,自主开发了一套专为超市设计的管理信息系统。但当时的中国,根本没有标准化、连锁化的超市,一般都是街边夫妻店,最高级的不过是“人民百货商场”,所以没谁想着要用张文中的系统。

张文中一看,辛辛苦苦做出来的系统没人用,那干脆我自己用吧!所以,平时连超市都懒得逛的张博士,自己开启了一家超市,于是1994年物美超市诞生了。

除了先进的技术系统之外,张文中还建立了一套规划化的管理体系,彻底改变了而传统超市乱哄哄的管理格局,他的秘诀总结下来就十二个字“站凳子、拿喇叭、点人数、写条子”。

站凳子——是为了让参加晨会的全体员工能看见店长,店长也能看到大家听会的反应,否则,几十人、几百人,一大片,没有效果是极大的浪费。

拿喇叭——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能清楚听到店长的讲话,确保每一个人了解晨会的内容。

点人数——是保证晨会的出勤,防止员工遗漏,如果有缺勤的话,还有补课。

写条子——是晨会前店长要自己做准备,把要讲的内容写出提纲。简单一句话,四要求都是细节。通过晨会制度,物美的内部管理越来越规范,执行力也越来越强。

可以说,物美是北京最早的规范现代超市,直到1年之后,家乐福才进入北京。美国《财富》杂志甚至如此评价物美——“如果你想看一下零售业的未来,建议阁下省却造访沃尔玛的时间,为您自己买一张前往北京的机票,去看看物美。”


这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经历,看似是命运的巧合,实则是张文中深思熟虑的结果。张文中在美国特别是在硅谷的经历,使他理解到什么是市场经济,认识到“企业家是这个时代的英雄”,“创业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需要做的事情”。

虽然1993年时零售业在中国还很不受重视,当时全国最大的零售企业是上海一百,年销售也只有10个亿,但随着经济的发展,零售业大有发展前途。张文中经过仔细考察之后,在1994年做过了两个大胆预测:第一就是到2000年,中国将出现年销售额超过100亿的零售企业;第二个预测,就是到2010年中国会出现年销售额超过1000亿元的零售企业。

先进技术、制度的运用果然是“降维打击”,通过数字化的降本增效,物美的产品能比传统商店便宜20%左右,从此物美活了,在零售业一发不可收拾。当年就做到1个多亿销售额,2002年年底年销售额达到了45亿元人民币,2003年在香港创业板挂牌上市,这是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内地民营零售企业。张文中个人也以1.6亿美元的身家,位列2005年福布斯大陆富豪榜的第134位。


最辉煌时锒铛入狱

2006年,张文中44岁,正是年富力强、精力充沛的时刻。而物美以技术为核心的管理体系,管理制度、人才储备等制度也都很非常成熟了,可以说是处在最好的时期。

可谁曾想,正准备大展拳脚的张文中,却遇到了一个晴天霹雳,从天才企业家到阶下囚,不过一瞬之间。


这一年,他因卷入北京原副市长刘志华案而被指控犯诈骗罪、单位行贿罪以及挪用资金罪,被中纪委调查。

此前物美对石景山古城菜市、通州西门商场等市属国有资产的收购,正是刘志华分管的领域。2007年12月,被河北衡水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并刑事拘留。

次年10月9日,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张文中因上述三项罪名而获有期徒刑18年,被处人民币罚金50万;2009年3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对其诈骗罪量刑及决定执行刑罚部分,但张文中依然被认定犯有诈骗罪,各项罪刑并罚最终获刑12年,被处罚金50万元。

这一判决把张文中打到了人生的谷底,也让物美开启了由盛转衰的转折。

张文中本人遭到了重大打击,从众星捧月的精英企业家到罪犯,不仅人生瞬间跌至谷底,而且入狱后不久母亲就撒手人寰。这让他陷入了空前的绝望之中,张文中说“觉得自己像在一个坟墓里面,可能已经被人忘掉了,因为这样一个监室可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打开门了。二十天三十天都没有人开过门了,像在里面死了一样……”

在张文中身陷囹圄的这段时间,失去了“主心骨”的物美,也开始出现大倒退。投资者纷纷撤回对原来的定增认购,供应商出于对物美倒闭的担心纷纷追讨货款,多项既定计划搁浅,资金紧张、高层离职.......在这长达七年的时光里,物美错过了国内传统零售业转型发展的黄金期,从行业领头羊变成了落后者。


据说,当时控方提出只要他肯认一个罪名,就可以对他宽容处理,定一个比较轻的罪,这样随时都可以出狱。但是张文中的傲骨不允许他这样做,对于强加在自己身上的罪名,他宁愿被冤枉也不愿意屈服。

在狱中的几年里,张文中并没有就此消沉,而是经常去狱中的图书馆,他阅读了几百本书。除了读书,在服刑期间他还不断进行科学研究,取得了四项专利,还获得了省部级特等奖。


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不是看这个人站在顶峰的时候,而是看这个人从顶峰跌到低谷时候的反弹。

归来之后,仍是少年。身在囹圄的几年,非但没有圈禁他的梦想,反而增强了他的韧性、磨练了他的斗志。

出狱之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正名,一次次地上诉、一次次地驳回。当时有人觉得,张文中那个时候早就自由了。改不改判又有什么意义呢?何必要这样来回折腾。

但张文中觉得,刑服完了,他依然是叫刑满释放人员。而这类人员不仅有诸多权力限制,比如说不能担任公司的董事,而且作为物美的掌舵人,“污点经历”让公司发展都受到了多重阻碍,此前谈好的国际并购项目最终夭折,可见其实质性的影响仍然存在。不过更重要的,是张文中想要摆脱“罪犯张文中”的阴影,洗去人生的冤屈与阴影。

终于,2018年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五人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张文中案。再审过程中,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认为,原判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定罪量刑错误,建议依法改判张文中无罪。

被告席上的张文中却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想尽可能平静,来接受这么一个结果”。潘石屹在得知审判结果后评论道“迟到的正义”,但张文中还是选择了克制地表达:“迟到的正义依然无比珍贵,我不记恨任何人,不因坚守底线而后悔。”


故事发展到这里,张文中案已经不仅仅是张文中一个人的事了,故事的主角代表了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整体。而最终案件的改判,相当于中国营商环境正在不断进步优化、更加重视对企业家精神的弘扬,对企业家创业环境的营造。

正名之后,张文中需要面临人生第二个重大挑战——出狱时已经51岁的他,如何补回物美错过的十年?

技术流出身的张文中,当年通过“信息化”让物美成为行业的新物种、新龙头;这一次,他则瞄准了“数字化”,这是他出狱5年后首次公开演讲,以及未来多次露面讲话的主题,也是在物美科技616页的招股书中出现了332次的关键词。

2015年4月,张文中创立的分布式电商平台多点Dmall正式上线,专门为传统线下零售企业提供数字化的解决方案。

这个APP的威力有多大?

公开数据显示,这个小小的应用为物美带来了8000万App用户。这些App用户为物美贡献了七成以上的销售额。复购率高达63%,高于40%的行业平均水平。老客们平均每个月的购买频率有4.2次,接近新零售物种盒马(据招商证券报告测算,平均月度复购率为4.5次)。北京五环内,94%的住宅社区都在物美「30分钟达」的覆盖范围中。

其实2015年就上线的多点app,比马云在2016年提出“新零售”的概念,还早了一年。在张文中看来,盒马是“建新城”,多点是“改旧城”,事实上大家看到的是同一个未来。


除了“数字化”之外,张文中的另外一张牌是“并购”,他坚信规模的力量。张文中在狱中的7年,物美总共只发生了4桩收购案,但他被判无罪后的2018年和2019年,就接连收购5家超市股份,包括乐天玛特、邻家便利店、华润万家、重庆百货和麦德龙中国。

在这其中,收购麦德龙中国成为物美的重要一步,麦德龙作为世界500强,1996年就进入了中国,但现在却成为了物美的附属公司。而它也成为了贡献物美营收的生力军,其2020年销售额达到144.81亿元,占比物美科技2020年总收入的37.1%。

可以说,归来之后的张文章老当益壮,再现当年之勇。


结语

毫无疑问,假如物美上市成功,那么必将会给其带来重要的资本、体系、人才等各方面支持,将成为物美发展史上的又一大重要发展节点。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从行业发展前景来看,中国拥有跟美国相近的零售企业的规模,但单个零售企业的规模却要小很多。

沃尔玛2020年的销售规模高达56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6万亿元),但中国最大的零售企业如物美、华润,销售规模也仅有1000亿人民币,因此,未来的龙头企业可以说是大有可为。

总而言之,人生如逆旅,从白手起家到蒙冤入狱,从重头再来到再创辉煌。张文中历经磨难却依旧不断奋斗的一生,给予了我们重要鼓舞——人生不止,奋斗不止。只要你不给自己设限,那么你的人生就是无上限!

内容来源:投资家

作者: 刘晓月 


注:本文转载自投资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