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救活罗永浩

摘要:在江湖上被唤作“龙哥”的罗永浩有一种神奇的技能:每当大家都要遗忘他的时候


网红难久远,一龙永流传。

在江湖上被唤作“龙哥”的罗永浩有一种神奇的技能:每当大家都要遗忘他的时候,总能突然跳出来干件大事,怒刷一波存在感。

3月19日,罗永浩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看了招商证券那份调研报告之后,我决定做电商直播了。”

老罗一出手,就要做行业龙头:“虽然我不适合卖口红,但相信能在很多商品的品类里做到带货一哥。”

老罗还自信满满地表示“如果你从来没在直播电商买过东西,那是因为你没看过我们做的。即使你什么都不想买,来看的时候也不会失望,因为,你懂的……”


李佳琦要失业了?

有网友评论,当了大半辈子网红的罗永浩,终于干了网红该干的事情!论造热点的能力,谁能比得上坐拥千万粉丝的大V老罗?

仅在微博平台,罗老师便有着多达1600万+的粉丝量,其宣布进军直播电商的微博截至目前不到24小时的时间,便有着超过3.6万的转发量,实际阅读预计数以千万计。就连其在微博中提到的招商证券那份报告,也成为了“网红”,被众多网友转载学习。


论营销能力,谁能比得上“互联网圈相声演员”老罗?看看当年他是如何“带货”锤子的:

“我们做到两三代产品之后,灭掉苹果没问题。”

“乔布斯死了之后,赶超苹果是迟早的事。希望我们崛起之前苹果不要走下坡路,免得我们赢了也没什么意思。”


如此看来,罗永浩要当“带货一哥”,实在是太有潜力了,李佳琦们估计要失业了!

男人为了还债,啥都干的出来!

那么为啥老罗要进军直播电商呢?

老罗说了,是看了招商证券那份著名的调研报告。而这份报告里,就详细描述了直播电商的“前景”。


这几年来,直播电商成了新的造富风口,连小学生都梦想着要当“带货网红”。

李佳绮5分钟卖光15000支口红;薇娅创下单天引导成交3.35亿,单店突破3亿的记录;如涵控股赴美上市,成为“中国电商第一股”,年收入近10亿;快手的散打哥,在1分钟内将单价19.9元的牙膏卖出3万单;2500万粉丝的快手主播辛巴,在婚礼当天直播带货的销售总额达到1.3亿;抖音头部红人“七舅脑爷”的直播首秀,聚集了108个品牌赞助商……

尤其是突然而至的疫情,更成为直播电商进击的催化剂。淘宝数据显示,今年2月该平台新开直播的商家数环比增长719%,每天有约3万新的直播商家入驻。直播商家的订单总量平均每周以20%的速度增长,成交金额跟去年同期相比翻倍。

但是问题来了,老罗不是一向是理想主义者,视金钱如粪土吗?当年一句 “我不稀罕赚你的臭钱,我做手机是为了改变世界”,感动了多少文艺小青年。

男人为了还债,啥都干的出来!

2019年11月3日,老罗一纸“老赖”CEO自白,袒露了锤子科技及其个人的负债情况,个并强调“本可以破产清算逃避债务,但是我选择了承担”。

他在自白中自曝:“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其中自己签署了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不过,锤子科技已经还清3亿元左右的债务,老罗个人也帮助公司偿还了数千万元。

后期经过努力,锤子科技已经还掉了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罗永浩个人也以各种方式筹款帮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照此计算的话,罗永浩及锤子科技,目前应该还背负3个亿左右的债务。

在2019年12月的“老人与海”发布会上,老罗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做每件事都是为了还债”。


所以,曾经的理想主义者,已向现实低头,他甚至为了5万块钱的出场费来给微商站台。有媒体报道,在温州某微商的招商大会上,罗永浩突然出现在现场,做了一个29字的超级简短发言:“祝××招商大会圆满成功,也能在今年实现各方的多赢局面,谢谢!”主持人邀他多说几句,他却慌张地表示“我说完了”,然后匆忙下台。


而此次入局直播电商,不就是“微商站台”的高阶版?

但是罗永浩又有一个“行业冥灯”的称号,纵观其创业史,真真是“干一行、垮一行”。

老罗开始做锤子手机那年,正赶上行业萎缩、竞争日益激烈;做空气净化器那年,天气特别好,加之相关政策因素,滞销;今年刚准备进军电子烟,整个行业又被央视点名,登上3·15晚会。等到自己的电子烟品牌好不容易有点起色,20分钟前还在为自己的电子烟宣传,20分钟之后国家的禁令就来了。

而此次老罗宣布入局直播电商之后,小伙伴们马上就慌了,难道这个行业也要凉了?


为啥老罗会这么点背?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老罗总是在行业热火朝天、别人已经赚的盆满钵满的时候进场,然而这个时候同样也是行业问题开始集中爆发、市场即将面临出清的时刻。

这两年,“直播翻车”“虚假宣传”的事情是屡见不鲜。

比如头牌李佳琦,在去年10月直播时卖一款不粘锅。亲自演示用不粘锅煎鸡蛋时,并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然而鸡蛋粘得锅上到处都是,“不粘锅”变成了“粘锅”。

2019年双十一期间,中国消费者协会对今年11月1日至15日“双11”相关消费维权情况进行了网络大数据舆情分析。其间共收集促销宣传负面信息13.79万条,主要涉及直播带货欺骗消费者、商家宣传与实际不符、欺诈、有价无货等问题。

而监管部门已经开始出手,雷霆遏制直播电商行业的乱象。2019年是《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元年,利用短视频、直播等平台展开销售的活动都被纳入了监管范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相关部门也开展了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集中整治网红带货中存在的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和平台监管不严、代理无照经营行为。

可以肯定的一个大趋势是,直播电商平台监管未来一定会越来越严格!

别的暂且不提,以老罗浮夸的性子,光在广告监管方面就很容易翻车,比如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这类国家现在禁止使用的宣传用语;比如大力宣传的商品信息与实际信息不符,号称有奇效的产品实际没啥效果,踩了“误导消费者”的雷。

更何况,人虽然红,但是未必能转化成带货的真金白银。

那些人气爆棚的明星,虽然有众人围观,但照样无人问津。比如李湘,去年直播卖一款白鹅绒羽绒服,直播间吸引了131万人观看,但并未产生任何实际购买。而且李湘的直播报价是5分钟80万!


还有王祖蓝,直播卖货在线观看人数超过10万。其中售卖一款干粉时,引导进入店铺人数为6万,但最终仅成交66件。而王祖蓝的直播带货报价为“坑位费10万+30%佣金”。


花了这么大价钱却只是赔本赚吆喝,商家这下真的是要哭晕在厕所了!

就连马云带货能力也十分堪忧。当年他和李佳琦同台PK卖货,当李佳琦卖了1000支口红时,他才卖了10支口红,但马云真的是尽力了!


估计大家围观老罗的直播,就像当年围观老罗的发布会一样,必然也是人气爆棚;但是能有多少人愿意掏出真金白银呢?老罗的发布会那么精彩,但锤子照样是没人买。

即使大家一时图新鲜,短期之内愿意给老罗撑场?那么长久来看呢,老罗的带货能力可持续吗?

更何况,疫情期间直播电商虽然爆火,但也引来了更多的入局者,未来的行业竞争一定会更加激烈。但在疫情结束之后,消费者是否还会有如此高涨的热情、如此充裕的时间来围观直播呢?

网红网红,正是花无百日红。老罗的“带货一哥”之路,还很漫长!

内容来源:投资家

作者:刘晓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