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失狗,焉知非福

摘要:7月1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披露,腾讯收购搜狗股权案已获无条件批准。当日,搜狗股价上涨2.3%,搜狐股价上涨27.58%,腾讯上涨3.93%。


一年前,腾讯向搜狗发出收购要约,交易预计在去年四季度完成,直到本周,这笔交易才算最终落定。

7月1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披露,腾讯收购搜狗股权案已获无条件批准。当日,搜狗股价上涨2.3%,搜狐股价上涨27.58%,腾讯上涨3.93%。


这笔交易,皆大欢喜。

腾讯将继续得到搜狗在业务上的助力。2013年腾讯战略入股搜狗后,搜狗搜索就成为腾讯产品默认的通用搜索工具,但在全资收购前,搜狗总归是一家第三方公司,无论是在数据打通还是在配合度上,与子公司相比,总归要略逊一筹。

融入腾讯的搜狗,将得到来自大公司的更多资源支持。去年年底,搜狗搜索与腾讯续约继续担当通用搜索工具之前,外界还曾猜测搜狗能否如期续约。如今,搜狗大可不必有这种担心了。

对于搜狐来说,出售搜狗固然遗憾,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按照去年9月三方达成的私有化协议,搜狐出售其持有的搜狗股票后,将获得11.8亿美元,现金流一下子充裕起来。

有了这笔现金,搜狐可以在主营业务和创新业务上放开手脚大战一场了。

腾讯收购搜狗股权案获无条件批准,意味着搜狗的去向如今终成定局。

搜狗接受腾讯战略投资前,张朝阳曾考虑过将搜狗浏览器出售给周鸿祎,还是两次。

第一次在2010年。“360冲过来,希望我们把浏览器给他,同时在搜狗里面占据30%股份,他来推搜狗。”王小川自然不会同意。

三年后,王小川在接受《全球商业经典》采访时透露,“当时冲突的地方是在浏览器的重要性,以及在搜索格局中的意义,搜狐和我没有达成共识。搜狐只想要搜索,我坚定地要求发展浏览器。”

最终王小川找了马云。当年8月,阿里和云锋基金入股搜狗。

关于张朝阳放手让王小川选择投资方,后来王小川评价道,“这就是老张(张朝阳)在整个中国互联网里面最卓越不凡的地方,很多事情他不是一下子想到具体怎么做,但他有足够大信任和包容,容忍业务上的冲突,放手让团队自己思考和工作。我的坚持,以及他的包容,正好融合了。”

第二次是在腾讯入股搜狗前夕。当然,周鸿祎再次被截胡,只是买方从阿里变成了腾讯。2013年9月,腾讯以4.48亿美元战略投资搜狗,并将搜索和QQ输入法打包并入搜狗。


王小川

这是搜狗融入腾讯系的开始。2014年7月,搜狗搜索上线微信搜索频道,搜狗搜索成为唯一一家能够提供“通用搜索”和“微信公众平台搜索”服务的搜索引擎;2017年8月,搜狗百科为微信内搜索提供独家百科内容;10月,腾讯开始全量测试接入搜狗通用搜索,所有微信用户可以通过搜狗通用搜索获取微信外部的全网信息。

腾讯通过战略投资搜狗获得了搜狗在搜索业务上不小的助力,而背靠微信,搜狗搜索也走出了一条差异化路线,在搜索之战中存活下来。

关于搜狗得以崛起,王小川提及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搜狗是在搜狐的土壤中成长起来的。

2013年,曾有媒体问王小川,你把张朝阳是当老板看还是老师看。“我当然愿意当老师来看。”王小川回答,“搜狐是一个很正直的公司,不走歪门邪道、不投机取巧;老板很坚持,一些事坚持坚持就做起来了,搜狗放到其他的公司可能就做罢了;还有包容。”

腾讯选择全资收购搜狗,自然是看重了搜狗在搜索和输入法业务上的价值。自2019年字节跳动下场做搜索以来,搜索战争愈发有再度爆发的趋势,字节、百度、腾讯、阿里纷纷下注搜索,搜狗的全面融入将提升腾讯在搜索领域的实力。

至于输入法,从今年张小龙发话“微信要自己做输入法”便能看出,输入法对互联网公司的重要性。

出售已在搜索和输入法成功占位的搜狗股权,对搜狐自然也是一件憾事。

今年5月,搜狐曾推出推出以艺人柳岩为原型的明星“数字人”虚拟主播。张朝阳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该技术仅靠少量真实音、视频数据即可定制出高逼真度的分身模型,依靠的就是搜狗的AI能力。

柳岩数字人

但乐观的一面是,搜索大战、技术大战需要公司投入大量资金。去年年底,张朝阳就曾提及“如果不算搜狗的话,2020年是搜狐公司盈利的一年”。

无论是需要资金投入的搜狗,还是需要正向现金流的搜狐,将搜狗出售给腾讯,都是时下更现实的选择。

腾讯收购搜狗的整体价格为35亿美元。截至2021年2月26日,在搜狗的股权结构中,张朝阳持股6.4%,王小川持股5.6%,搜狐持股为33.8%,腾讯持股39.1%。

此次出售搜狗,搜狐将获得11.8亿美元现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搜狐集团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共3.35亿美元,如今搜狐账面上就有了超15亿美元的现金流,这些资金显然可以支持搜狐孵化创新业务。

今年4月,张朝阳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表示,公司在2019年和2020年努力是有成效的,控制了媒体平台的成本,让游戏公司继续保持高盈利状态,同时包括私有化和定制化,种种不同的因素加起来,预计2021年会继续保持这样的趋势。”

搜狐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其总营收为2.22亿美元,同比增长24%。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净利润为3700万美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800万美元。

搜狐已经扭转了此前的亏损状态,向盈利方向稳定发展,但还需要寻找未来。

张朝阳指出,搜狐不仅希望媒体平台亏损减少,更要让媒体平台盈利,而媒体平台想要盈利,依赖于搜狐产品爆发。“我们的产品爆发的两个关键词,一个直播,一个是社交。”

直播和社交正是搜狐过去一年积极布局的业务。2020年,是所有内容平台从图文时代向视频时代迁徙的关键年份,搜狐在这一年的调整策略也要比以往的改革要积极得多。

去年年底的2021搜狐WORLD大会上,张朝阳曾表示,搜狐对直播的思考已纳入整个内容生产和分发的框架——搜狐视频是直播中台,打通了五朵金花(搜狐新闻客户端、手机搜狐网、PC门户、搜狐视频和狐友)的产品矩阵。所谓打通,即是为搜狐的五大产品提供直播类内容。


今年4月,张朝阳再度阐释了搜狐关于直播的思考, “直播是一个风口,我们把直播作为产生短视频的一种方式,融入了社交,搜狐的直播技术是边用边开发,实战型的。”

张朝阳表示,这是一个走向影像化的时代,人们更依赖于影像的交流,这是一个大趋势,视频和直播就是表达的方式之一。

落实到具体操作层面,搜狐正在建设“新四化”,即直播化、视频化、活动化、社交化。

去年6月,张朝阳开启了他的直播首秀“Charles的好物分享”,此后搜狐又连续推出了“姐姐的好物分享”、“乐队的好物分享”两档带货节目。目前,搜狐已经组成了一个价值直播矩阵,包括好物分享、知识直播、新闻直播、产业直播等栏目。

与直播战略正同步推进的还有视频战略。新一轮媒介升级的重要特征就是视频化、AI化,张朝阳不愿再错过。他认为,“AI肯定让媒体会变得更有趣,更具互动性,媒体以后变得越来越互动化,越来越影像化,越来越智能化。”

5月,搜狐推出以艺人柳岩为原型的明星“数字人”虚拟主播,目前,明星“数字人”的应用场景还仅限于明星播报新闻。张朝阳指出,将文字转变为视听画面,不仅有助于让媒体变得有趣,还能借此增强与用户互动,长远来看,能够为搜狐带来新的广告位收入。“未来我们还将上线更多其他明星的‘数字人’。”

近年,张朝阳曾频频提起搜狐盈利问题,他希望公司能走回到盈利轨道,如今这个目标已经实现。当然,他的目标不仅是盈利,而是带公司寻找到一条通向未来的光明之路,进军直播和视频,会成为搜狐的转折点吗?

内容来源: 字母榜

作者: 谭宵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