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300亿巨额回购 雷军孤注一掷

摘要:近段时间,互联网科技领域就像在过年,一波股价上涨之下,千亿美元市值一下子变得“不稀罕”起来。

近段时间,互联网科技领域就像在过年,一波股价上涨之下,千亿美元市值一下子变得“不稀罕”起来。

美团市值在站上千亿美元之后,黑马拼多多紧随其后,也一举突破了千亿美元市值;成功在香港二次上市的京东,距离千亿美元市值也只是一步之遥;还有互联网大佬腾讯,在频繁加码电商之后市值一度突破4.7万亿港元,超越阿里巴巴,再次称霸港股。

而在这样“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有一家立志要将市值冲到2000亿美元的互联网企业却遭到了忽视,其股价在涨跌之间来回徘徊,一没有突破新高,二没有长期上扬的趋势。


这家企业,正是雷军领衔的小米,而面临这种尴尬的局面,小米再次一怒之下公布了上限高达300亿港元的股份回购计划。

回购背后的不甘

近日,小米宣布通过了股份回购授权的议案,董事会将在适当时候进行股份回购,回购总数不超过议案通过日公司总股本10%。

以小米6月23日的市值计算,此次回购金额上限将超300亿港元,这是小米自上市以来规模最大的回购计划。

该消息一出,连日以来小米股价应声上涨,6月24日一度涨超9%,创5个月新高,收盘13.88港元。

不过尽管如此,该收盘价依然低于两年前小米的上市发行价17港元,小米距离雷军的2000亿美元市值目标,也依然相距甚远。

事实上,小米巨额回购的背后,隐藏着雷军的一颗不甘之心,因为他认为,小米的股价一直被低估,而关于小米股价的一切,也许还要从小米上市破发说起。

2018年7月9日,小米高调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这是雷军最为自豪的时刻,为此他曾在香港、上海、杭州、武汉、南京、北京等地的地标建筑上疯狂为小米上市打广告。

在这样的豪举之下,一夜之间,小米上市的消息便在互联网领域“刷屏”,雷军对小米的期望之高,可见一斑。


但是没想到,上市首日小米开盘下跌2.35%,惨遭破发,虽然在此后的7月18日小米收盘价达到21.55港元,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小米股价又迅速回落。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从这个时候开始,小米的股价便没让雷军省心过。此后一直到2020年的现在,小米的股价再也没能回到20港元以上。

在这期间,不管是小米发布超预期的半年报,还是乔迁小米科技园新居,亦或是入选《财富》中国500强。这些利好消息都没能帮助小米的股价实现逆转。

甚至在2019年9月,小米的股价一度跌破了9港元,股价最低报收8.35港元,市值仅为2004亿港元,离市值的历史高位下降3324亿港元。

雷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在2019年9月2日股价创新低的当日,小米便公布了120亿港元的股票回购计划。计划公布之后的第二天,小米的股价便迎来了上涨,这种剧情与近日公布300亿港元回购计划类似。

但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都对股价起到了提振效果之外,这两个前后相距10个月的巨额回购计划,预计在提振股价的持久性上也会殊途同归。

上一次巨额回购计划,小米的股价其实只是象征性的涨了一天,第二天便又恢复到了萎靡不振的状态;这一次的300亿港元回购计划,目前也只涨了一天,之后一个交易日(6月26日)便出现回落。

这都说明,巨额回购计划只能短暂提振股价,长期的股价表现,仍然需要看企业在资本市场获得的认可度。

于是300亿港元的巨额回购计划,目前也只能显示出小米对自身价值的强烈认同感,同时也表露雷军在小米股价被低估之时的不甘态度。

但不甘归不甘,在美团、拼多多纷纷突破千亿美元市值,京东、网易、腾讯纷纷再创新高的日子里,雷军到底能否带领小米实现2000亿美元市值,仍然要看2020年的孤注一掷,能否给小米带来新生。

孤注一掷

1987年,入学武汉大学的雷军刚满18岁,年轻气盛的他与一本名为《硅谷之火》的书不期而遇,这是一本包含乔布斯创业故事的书籍。看完这本书的雷军心情久久难以平息,在武大的操场走了一圈又一圈,从此建立了人生的梦想。

毕业之后的雷军成为了一位码农,在金山一干就是16年,期间雷军成为金山的灵魂人物,并助推金山成功上市。

但在金山的一切成就,更像雷军作为一位码农的本分,而创立小米,才是他疯狂的开始。

18岁的那一年起,他内心的那团火便一直在生生不息,这团火让他在2010年创立了小米。此时距离他在图书馆初次拜读乔布斯的创业故事,已经过去了22年,而他也从当年的弱冠少年变为了不惑大叔。

但这位大叔,却有着一个比年轻人还更疯狂的想法,那就是用互联网方式做手机!就像马云的电商思维一样,在小米创立之初,没几个人相信雷军能够成功。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经历了初期的艰难之后,小米一炮而红,开创了一个智能手机百花齐放的新时代。雷军的互联网思维让小米成为了最为独特的手机产品,也让小米受到一代年轻人的追捧,“为发烧而生”成为一代大学生的永久记忆。

2015年,小米在成立5年之后,冲到了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2018年,在小米成立8年之后,雷军带领小米上市,并为自己8年前疯狂想法的实现而一度哽咽。

但正所谓盛极而衰,初期让小米无往而不利的性价比路线逐渐成为了后期的束缚,2015年之后,小米的市场份额逐步下滑,最终在2019年落到第四。

摆在小米面前的,是艰难的转型。而当初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而给整个行业带来变革的雷军,再次为了诞生了另一个疯狂的想法,那就是:All in 5G,进军高端市场。

初见成效

在5G还未到来的时候,雷军就已经带领小米开始全力向5G狂奔,在这样的战略之下,小米在2019年底便清仓了4G手机,全力转向5G。

于是人们发现,在5G正式到来的2020年,小米在几个月之内发布了5款5G手机,并且发布了首款冲向高端的旗舰机。

雷军的5G 战略正取得有效的成果,数据显示,2020年3月,小米在中国大陆的5G智能手机销量市占率已达14.1%。根据Canalys的数据,小米在中国大陆市场实现了25.9%的5G市场渗透率。


同时雷军的5G 战略也在付出一些代价,因为5G虽然已经到来,但是4G却并未完全退出。在5G基础设施尚未覆盖全国、5G资费仍然高企的时间里,国内手机市场仍然以4G为主。

可以预见的是,5G、4G共存的现状将持续一段时间。而对已经将4G手机全面清仓的小米来说,这将是一段极度考验企业运转水平的时期。根据最近知乎大V@安乎都护府长史发布的中国手机市场2020年5月零售档位情况显示,小米系手机5月的市场占有率为8.3%,同比下降18.9%。

但如果雷军的战略成功,小米在5G市场抢得领先优势,那么未来小米的市占率将有望持续回升。

另外,从股价来看,从小米All in 5G,进军高端市场开始,资本市场对小米的认可度有了明显的提升。

今年以来,小米的股价已经迎来两次上涨,一次在2020年1月,一次在5月,与2019年的萎靡不振相比有明显改观。据统计,今年5月小米股价一路攀升,累计涨幅超36%,在市值上,小米目前也已经超越昔日的互联网巨头百度。

综上,雷军孤注一掷All in 5G的战略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雷军显然并不满足于此,在他心目中,小米本应该和美团、拼多多、京东等互联网企业交相辉映,其市值应该是2000亿美元,而不是如今的不足500亿美元。

而要实现2000亿美元的目标,All in 5G便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联系此前雷军曾宣布将在5年内至少投入“5G+AIoT”500亿元,以及今年将发布10款5G手机的计划,那近期的300亿港元股票回购计划,也许只是雷军带领小米实现逆袭的开始。

作者: 风清

内容来源:电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