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好与黄峥:自我奋斗与历史进程之间

摘要:当世人感慨碎银几两赚得越来越慌张的时候,也有人的财富如火箭般蹿升,让人望尘莫及。


1  

世人慌慌张张,不过是图碎银几两,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惆怅。

当世人感慨碎银几两赚得越来越慌张的时候,也有人的财富如火箭般蹿升,让人望尘莫及。

6月23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疫情四个月后全球企业家财富变化特别报告》,报告研究了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的企业家在截至今年5月31日的四个月内的财富变化。

报告显示,新冠疫情以来最大的两个赢家是电商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和拼多多的黄峥,他们的财富分别增长了1500亿(相当于一个李嘉诚的财富)和1240亿人民币,且几乎都来自4、5月这两个月。

杰夫·贝佐斯的财富达到1.1万亿人民币,蝉联世界首富;黄峥则成为全球财富增长最快的企业家,相当于这四个月平均每天增长10亿,身家达到2500亿,在国内财富排名上升至第3位,仅次于马化腾和马云。

报告出炉,胡润感慨,永远不能低估了这些全球最厉害的超级财富创造者。

拿我们普罗大众与这些超级财富创造者对比没啥意义,而对比这些不同赛道、不同时代的超级财富创造者们,我感慨颇多。

尤其是最近读了《刘永好传》,翻看刘永好四兄弟筚路蓝缕的艰辛创业历程,感慨财富来之不易,但疫情暴发后,黄峥四个月的增量财富一举超越了刘永好家族创业以来的存量财富,并且还要高出百亿!又让我感慨财富来得太容易。

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何况还有通货膨胀,所以这很正常,但80后的黄峥这后浪也太强了,创业仅5年,就以绝对优势碾压了创业38年的50后前浪刘永好。


2  

对比两人的财富进阶之路,不禁感慨时势的重要性。一个人的财富,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刘永好四兄弟是在1982年兼职创业的,虽说我们的改革开放始于1978年,但过去长达十年的意识形态禁锢使得人们的思想解放没那么容易,所以他们创业初期屡屡碰壁,要么碰政策的壁,要么碰资源的壁。

政策的壁一方面是有些创业方向被禁止,另一方面是担心政策变动,中间确实有过一段敏感时期,他们都去申请把工厂无偿交给政府了,所以创业前期四兄弟只有一人辞职,其余三人还保留公职,在政策尚未完全明朗的时候给自己留条后路。


而资源的壁是指:

要钱没钱——创业初始砸锅卖铁才凑了一千元,既无风投,也没银行贷款,所以靠自己的原始积累做大之后,刘永好发起成立了服务民营经济的民生银行;

要设备没设备——买不到,买不起,好在四人有技术,自己动手用废铁组装了一套设备;

要人才没人才——那个年代个体户为人所不屑,私营经济也不敢多雇佣工人,担心一做大就成了资本主义又要被打倒;

要厂房没厂房——把自家的土房子改造成了厂房,在转型研究鹌鹑养殖时,只能养在自家小房子的阳台上,但噪音污染、粪便污染和气味污染又严重影响了生活。

改革开放的浪潮起于毫末之时,个人创业道阻且长,但韧劲十足的他们是幸运的,一路见证了政策的放开放活,见证了各地营商环境的从无到有再到不断竞争优化,见证了生产要素的完备完善,见证了国内基础设施的不断提升改造,见证了过去躲躲藏藏的民营经济由弱及强,逐渐成为了国民经济的中坚力量、国民就业的最大载体。

简而言之,个人自我奋斗与时代红利产生化学反应,将他们推上了那个时代的浪尖。

刘永好四兄弟吃过的苦,碰过的壁,被野狗追咬的夜晚,被人骗得要卷铺盖跑路的时刻,承受过的各种压力,我们今天已经难以想象。但他们提着昨日种种千辛万苦,换来了今日的美满和幸福,从千元投入到千亿家产,他们在创业初期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个成绩,因为贫穷会限制一个人的想象力。

同样的,社会的贫穷、百废待兴给予一个人创业空间的同时,也会极大地限制一个人的创业路径。

刘永好的创业是真正的赤手空拳、白手起家,自己投入、自己研发、自己骑着自行车挨家挨户收种蛋、自己带着小鸡仔去市场上一个一个地卖,需要扩大再生产的时候,也只能依靠自己的原始积累,拿出之前的盈利,投入到下一个工厂,再依靠新的盈利,再投入新的工厂。

马克思说:“假如必须等待积累去使单个资本增长到能够修铁路的程度,那恐怕直到今天世界上还没有铁路,但是通过股份公司,转瞬之间就把这件事办成了。”

靠一个人的资本原始积累,从千元到千亿,刘永好们用了38年,靠一群人的资本,从一个想法到千亿市值,黄峥只用了5年。


3  

都是白手起家,但幸运的黄峥赶上了“点石成金”的黄金时代。

虽然他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但出生在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时代,国家经济开始蒸蒸日上,国民思想开始全面解放,大部分同龄人都在接受良好的教育,工厂满负荷运转,贸易之路熙熙攘攘,人们收入水涨船高,移动互联网普及,电商兴起,风险投资百倍盈利的神话激荡在每个投资人心中,从这个角度来说,看似都是白手起家,但刘永好是在盆地里开始奋斗的,黄峥则是在高原上开始进击的。

后浪之所以更高,绝大部分是因为有前浪们的铺垫和托举。

比如,后浪黄峥幸运地站在了前浪们的肩上,马云和刘强东让大家逐渐接受电商这种购物模式,顺丰和“四通一达”又让物流的成本一降再降,小米、vivo和OPPO又把廉价智能手机店铺满大街小巷,送到小镇青年手中,资本大佬们又一轮轮地把资金注入拼多多,得益于前浪的开路和资本,黄峥仅仅只用了几年工夫就赶超了前浪们几十年的积累。

拼多多上市时,黄峥在致辞中表示,感谢互联网和电商界的前辈,拼多多能取得小小的成绩,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让其集聚用户更快,但插上资本市场的翅膀,才是他振翅的关键所在。若没有资本市场的持续输血,一直亏损的拼多多早就存在不下去了。

2015年9月,拼多多创立,2016年3月,获得IDG资本和光速中国投资的A轮融资,2016年7月,获得高榕资本、新天域资本、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和凯辉基金的1.1亿美元的B轮融资;2016年9月,获得一次战略合并融资;2018年4月,获得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和红杉资本中国的约30亿美元的C轮融资;2018年7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

阿里和京东创业到上市,大概用了超过15年的时间,而拼多多只用了3年的时间。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虽说条条大道通罗马,但前浪是披荆斩棘、逢山劈路、遇水架桥过去的,后浪则是直接搭了前浪的便车和高速公路,而最强后浪黄峥甚至是直接飞了过去。当然,过去之后,他也会成为前浪,开始新一轮从0到1的征程,为后浪们趟路。


4  

海尔的张瑞敏说过,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时代进程不同,商业模式就不同。

2019年新希望营业收入820亿,净利润61亿;而拼多多2019年的营业收入为301亿元,亏损85亿元。

但两者的市值都是千亿,只不过新希望是千亿人民币,而拼多多是千亿美金。

刘永好的财富是靠企业盈利积累来的,黄峥的财富是靠企业的估值上涨来的。拼多多一直亏损,但是黄峥的个人身家一直涨个不停。前者靠市场,后者靠资本市场。

但没有对错,都是各自时代的产物,都是时代的弄潮儿,都在创造价值,提供就业,贡献税收,整合资源,提高效率,增进全社会福祉。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不管怎样,我们都要致敬这些努力前行的创业者们,因为我们的社会就是由这群最具冒险精神、最敢于承担风险的创业者们推动跃迁的。我们不能只艳羡他们的财富,而忘记他们承担的风险、承受的压力、遭遇过的困境。

创业初期,他们也看不清未来,刘永好四兄弟面前一片迷雾,做什么,怎么做,后果会怎么样,他们一无所知,却选择了行动起来、不断试错;黄峥创业确实是选择了时代的风口,但风口上的两个大佬,阿里和京东,已经堵在了风口,谁能料到拼多多会撕开这么一大道口子?

所谓的创业成功,都超出了当事人自身的预期。

何帆教授在《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中引用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张弛教授的一句话,“你要记住一句话,未来不是被看清的,而是被创造出来的”。

年初,胡润研究院发布《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全球十亿美金企业家人数增加346人,达到创纪录的2816人。中国上榜企业家799位,比美国多173位。和平年代,这些厉害的超级财富创造者们就是国之长城。正是有了这些创造力极强的企业家们推动时代潮流滚滚向前,我们才得到更多的就业岗位、更多的创富机会,从而共享社会的繁荣。

也祝愿躬逢最好时代的我们都能将个人的奋斗汇聚到时代的浪潮中,把握时代红利,创造一番天地。

文/睿愚

内容来源:秦朔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