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银行董事长换人:消费贷助力业绩增长、同业违规占比高

7_BJ-haturfs2962212.jpg

7月28日,天津银行(01578,HK)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天津银行董事长李宗唐因年龄原因,已向董事会提交辞呈,辞去董事长职务。当天召开的董事会选举天津银行行长孙利国为董事长。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虽然在李宗唐掌舵的4年间,天津银行近两年的业绩表现良好,营收净利止跌回升,但业绩的扭转或与其个人消费贷款业务的爆发式增长有关;同时,监管资料显示,自上市以来,天津银行多次因同业与理财业务被罚。

个人消费贷增长迅猛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天津银行总资产为6694.01亿元, 较2018年增长1.5%;实现营业收入170.54亿元,较2018年增长40.5%;实现淨利润46.09亿元,较2018年增长8.9%。2019年业绩再创新高,交出迄今为止最好的成绩单,但净利润却未创出新高。

1.png


对于资产总量的增长,天津银行归功于客户贷款及垫款及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增长。

2019年客户贷款及垫款为2939.46亿元,占总资产的43.9%,较2018年的2887.89亿元增加0.1个百分点;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为81.74亿元,较2018年的25.56亿元增加0.8个百分点。

2.png


天津银行将客户贷款及垫款分为公司贷款、个人贷款、应收融资租赁款、票据贴现。其中,个人贷款、票据贴现增长明显,公司贷款和应收融资租赁款大幅下降。

截至2019年末,天津银行的个人贷款为1231.42亿元,较2018年的1060.1亿元增加19.9%,占客户贷款总额的43.3%。

3.png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在天津银行的个人贷款业务中,个人消费贷款、住房按揭贷款、个人经营类贷款及信用卡透支分别为916.6亿元、223.52亿元、113.83亿元及17.47亿元, 个人消费贷款占比高达72.1%,较2018年的779.62亿元增长17.7%。

同时,对于个人贷款业务的增长,天津银行表示,该增长主要归因于个人消费贷款增长。

《商讯·公司金融》发现,近两年内,天津银行的个人消费贷款突飞猛进,和上市后首份年报相比暴增近10倍。

4.png


2016年,天津银行的个人消费贷款为102.2亿元;2017年,降低至87.93亿元;2018年,暴涨至778.96亿元;2019年,强势升至916.6亿元,与2016年相比暴增近10倍,较2016年末增长796.87%。

对于一家地方城商行来说,天津银行的个人消费贷业务堪称“火箭般”的提升。但同时,风险也不容忽视。


2016年-2019年,天津银行个人消费贷款的不良贷款分别为0.56亿元、0.76亿元、1.34亿元、8.85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54、0.87%、0.17%、0.98%。

可以看到,天津银行个人消费贷款的不良率变化较为明显,2018年个人消费贷业务的爆发促使该不良贷款率下降迅猛,但在2019年贷款规模增长相对放缓之后,不良率迅速回升,并有所增长。

同时,截至2019年末,天津银行计提各项减值准备74.3亿元,较2018年增长113.4%。

频频违规吃罚单

《商讯·公司金融》通过银保监会官网梳理发现,自上市以来,天津银行共计18次被监管处罚,合计被处罚金额高达1465万元,其中,单笔最大处罚金额为660万元。

7.jpg

2019年3月1日,证监会官网上披露的津银保监罚决字〔2019〕1号显示,天津银行主要负责人为李宗唐,该行存在12项违法违规事实。依据《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等相关规定,天津银保监局决定,对天津银行罚款人民币合计660万元。

这是天津银行自上市以来接到的最大罚单。在这12项违法违规中,主要涉及同业和理财业务。

罚单显示,天津银行主要违法违规事实为:未按业务实质准确计量风险、计提资本与拨备;未严格落实同业业务专营改革要求;为未取得相关批准文件的项目提供授信;违规开展土地储备融资业务;授信资金违规向企业增资扩股;同业业务违规接受政府确认函;同业授信资金回流购买本行理财;自营业务与代客业务未严格分离;面向一般个人客户销售的理财产品违规投资权益类资产;同业理财产品误导销售;同业理财产品投向未持续披露;与未在同业业务交易对手名单内的客户开展业务。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在多次被监管处罚中,同业业务似乎是天津银行被罚的重灾区。

近年来,银保监会先后修订和制定了近百个监管制度、法规、办法,来弥补监管制度的漏洞和空白,同时也对十几万家银行保险机构进行了现场检查。随着强监管的态势的延续,同业业务违规已成为2018年以来监管的核查重点之一,处罚力度也在不断加重。

另外,根据银保监会官网2018年4月披露的津保监罚〔2018〕5号、津保监罚〔2018〕6号、津保监罚〔2018〕7号、津保监罚〔2018〕8号行政处罚单显示,天津银行育婴路支行、天津银行第五中心支行、天津银行西联支行、天津银行第四中心支行被天津银保监局调查发现,2017年7月13日在营业场所制作并摆放自制的保险产品宣传材料,套用“存入”概念,对代理销售的保险产品进行虚假宣传,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上述天津银行4家支行被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