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银行2019年净利润暴涨121% 不良贷款率一度逼近5%监管红线

摘要:单从上述数据来看,青海银行2019年业绩一片大好,较上年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然而,在这亮眼的数据背后却藏着故事.

3月11日,青海银行公布了2019年年报,总资产重回千亿规模。同时,净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实现双增长,尤其是净利润,同比增速一度达到121%。资产质量的改善也足以用“飞跃”来形容,其不良贷款率同比下降近2个百分点。

单从上述数据来看,青海银行2019年业绩一片大好,较上年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然而,在这亮眼的数据背后却藏着故事......

2019年目标未完全达成

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青海银行总资产103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49%,拨备覆盖率为172.75%,资本充足率为13.77%。2019年实现净营业收入22.44亿元,同比增长6.65%;净利润4.55亿元,同比增长121%。

青海银行2019年净利润暴涨121% 不良贷款率一度逼近5%监管红线


对于净利润同比大增的原因,该行表示主要因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大幅减少所致。数据显示,2019年该行营业支出16.35亿元,同比减少2.38亿元,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为9.81亿元,同比减少2.88亿元,降幅22.7%。

此前,青海银行制定的2019年主要经营目标是:总资产保持在1000亿元以上,实现净利润6亿元,不良贷款率控制在上年水平(4.31%)之内,各项监管指标持续达标。

对应上述数据,总体看来大部分的经营目标都已实现。但“净利润6亿元”的经营目标并未完成,4.55亿元的净利润仅完成了年度目标6亿元的76%。

净利润目标虽未达成,不过,较2018年而言,青海银行的净利润已同比实现三位数增长。2018年,在“独揽大权”十余年的董事长王丽离任后,青海银行的业绩曾一度大跌至低谷。

数据显示,2018年,该行净利润仅为2.06亿元,同比骤降73.42%。彼时,对于净利润的大降,青海银行表示主要受资产减值大幅增加影响。其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达13.34亿元,同比暴增210.23%。

或许是因为2018年业绩表现太差、基数较低,所以2019年经营好转后,青海银行净利润竟实现了三位数的大增长。

3个月不良率降2.3个百分点

相比净利润的增长,青海银行在资产质量方面的逆袭则更让人惊奇。

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青海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由2018年末的22.48亿元降至13.79亿元,下滑39%;不良贷款率由2018年末的4.31%降至2.49%,下降1.82个百分点,不良实现“双降”;同时,拨备覆盖率也由2018年末的121.33%升至172.75%,达到监管标准。

青海银行2019年净利润暴涨121% 不良贷款率一度逼近5%监管红线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1月,青海银行在2020年同业存单计划中还披露,截至2019年9月末,其不良贷款率为4.76%,直逼5%的监管红线;拨备覆盖率为127.59%,也低于150%的监管标准。

青海银行2019年净利润暴涨121% 不良贷款率一度逼近5%监管红线


对比前后数据的变化,仅仅三个月的时间,青海银行的资产质量便实现了大逆转,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已较三个月前下降2.27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同时也上升45.16个百分点。

从年报可以看出,青海银行2019年的资产减值损失达9.81亿元,其主要用于核销不良贷款,2019年该行核销信贷资产达9.63亿元。也正因于此,该行才得以在2019年实现不良贷款和不良贷款率的“双降”。

不过,尽管如此,青海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却仍高于全国城商行2019年四季度不良贷款率平均水平2.32%。

影响业绩起伏的女董事长落马

实际上,青海银行的业绩从早期逐年增长,到2018年跌入低谷,接着好转大增,似乎始终跟日前被“双开”的前任董事长王丽息息相关。

尽管在董事长王丽落马后,青海银行对外回应称:“王丽案件对我行经营无影响”。但从数据来看,青海银行的业绩变化正是以董事长王丽的离任落马为拐点的。

公开资料显示,青海银行原名西宁市商业银行,成立于1997年12月30日。彼时,35岁的王丽加入管理团队,出任该行的副行长;2005年9月,王丽升任西宁市商业银行行长,2007年又担任该行董事长。

2008年11月,西宁市商业银行经原中国银监会批准更名为青海银行,成为青海省首家地方法人股份制商业银行、唯一一家城市商业银行,同时也是青海省国资委管理的18家省属出资企业中唯一一家银行业金融机构。

此后,王丽一直担任青海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行长,直到2018年7月卸任。据此来看,王丽在青海银行任职时间长达20多年,担任董事长超12年,可以说,王丽属于青海银行元老级人物,见证、领导了青海银行的一步步发展。

从青海银行历年的业绩数据来看,总资产从1997年末的9.97亿元增长至2017年末的巅峰之值1096.94亿元,营业收入从0.69亿元增长至44.55亿元,净利润从0.01亿元增长至7.75亿元。尤其是2008年之后,在王丽一人身兼董事长、行长两职期间,青海银行的发展更是突飞猛进,2016年总资产一度突破千亿大关。

青海银行2019年净利润暴涨121% 不良贷款率一度逼近5%监管红线


但在2018年7月,王丽离任董事长之后,青海银行的业绩自此出现拐点。总资产萎缩,净利润下降,不良率攀升等一系列问题暴露于众。

数据显示,2018年末,青海银行总资产为1039.05亿元,较2017年末下降57.89亿元,这也是青海银行总资产首次出现下降;而不良率从2017年末的1.95%大幅飙升至2018年末的4.31%;净利润也从2017年的7.75亿元大幅降至2018年的2.06亿元,同比降幅达73.34%。

前不久,从青海银行离任一年多的王丽被“双开”,据青海省纪委监委调查显示,王丽在担任原西宁市商业银行行长,青海银行董事长、行长期间,工作上无视组织原则,个人决定重大事项,滥权妄为,给国有资产造成巨额损失。

从数据来看,王丽落马后,尽管青海银行在2019年经营有所好转,净利润也获得了高速增长,但仍然未能超过2017年7.75亿元的水平,两者相差达3.2亿元;同时,总资产也进一步缩水至1032.96亿元。

同时,调查显示,王丽在职期间,还违规将国有资金挪作他用,为他人谋取利益;滥用职权,利用职务便利在贷款发放等方面,大搞权钱交易、以权谋私,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污染破坏了青海银行的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

王丽离任后,李锦军接棒董事长一职。接任之后,新任董事长列出了2019年的经营目标。同时,提出“对标上市银行标准,持续优化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提前对接资本市场,全面扫清上市前指标障碍,择机启动上市工作,进一步拓展本公司发展空间。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经营目标未能完全达成后,青海银行已调低了2020年的目标:“资产总额保持在1000亿元以上,实现各项营业收入45.5亿元,实现净利润5亿元,不良贷款率控制在上年水平(2.49%)之内,各项监管指标持续达标。”

其中,对净利润的经营目标仍未超过“2017年的7.75亿元”,照此看来,前任董事长遗留的问题,青海银行仍需时间来回复“元气”。

内容来源: 科技金融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