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跑腿:危险的越界

摘要:只要你想买,美团就敢卖

在美团上,你还能买到什么?

近日,有消费者爆料称,不需要提供处方,就能用美团跑腿业务买到多种处方药,而且是通过一种非常离奇的方式。

美团方面曾对外宣布:跑腿业务不能代买处方药。但上述消费者称,无论是在官方App渠道,还是私下找外卖小哥,都可以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买到处方药。

健识局实测发现,美团客服还会“指导”消费者,绕开平台本就薄弱的监管,用特殊技巧,顺利买到各类处方药。

在网售处方药政策逐渐落地的当下,美团的漏洞,无疑在挑战药监局等监管部门最担心的用药安全问题。患者不与医师、药师直接沟通,也没有处方,药品质量、用药剂量无从保障,线下交易更是游离于监管之外。

违禁词设置不全

客服帮用户避开系统

在美团跑腿页面,帮买药品时,确实有页面提示“处方药不支持代购”。但经过简单的操作后,健识局就成功买到了处方药。

健识局随机输入几款常见处方药,如“阿莫西林”、“左氧氟沙星片”、“尼莫地平片”等,下单时,系统均提示“商品不符合规范,请修改后重新下单”。但在输入另外一款常见处方药 “头孢拉定”后,系统未做任何提示,成功下单。

美团跑腿的客服表示:美团跑腿设有处方药违禁字,有的药会触及违禁词,无法下单;有的药还没有设违禁字,可以下单。

就在联系客服后不久,之前的“头孢拉定”跑腿单被系统单方面取消,原因是“超出跑腿服务范围”。健识局随即尝试购买另一款常见处方药“庆大霉素”,依然在成功下单十分钟左右后被系统取消。

美团方面是否意识到了自己系统的漏洞,而做了及时修正?实际并非如此。

再次联系客服后,对方告诉健识局:订单没有任何问题,是规范的,同时建议重新下单,在物品一栏注明某个关键词,就可以避开系统的违禁字拦截。

“在美团跑腿买处方药取决于药店卖不卖给骑手,平台这边是不管的。”该客服表示,会尽力去买,“骑手自己以病人身份让医生开药就行。”

最终,健识局成功通过美团跑腿买到一盒庆大霉素。

多名美团骑手表示,常常接到帮买处方药的订单,公司没强调过不能帮买处方药。

曾引发纠纷

据健识局了解,美团刚推出跑腿业务的时候,一度极其不规范,用户甚至可以直接下单买处方药,只有药店不给骑手开药时,才会联系用户取消。

此后数年,这个明显的漏洞一直没有浮现于公众层面,直到今年7月13日:

一案件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有用户买到骑手吃剩下的处方药,美团被告上法庭。

2020年1月9日,白女士通过美团的“跑腿代购·同城帮买”业务购买药品并服用。用药后,白女士心率达到127次/分,之后被诊断出为极度心动过速、右心电轴偏转。

白女士发现,美团跑腿买来的药品中,有一盒 “盐酸左氧氟沙星片” 是跑腿骑手向其推荐并带回的。这是处方消炎药,在药品说明书“不良反应报告”中,明确标注着有可能引起免疫系统、心脏器官疾病等多种不良反应。

更为离奇的是,美团经核查后告诉白女士:“这盒药是骑手家里人吃剩下的。小票是骑手自己打的。”

涉事骑手被行政拘留5日,白女士则将美团告上法庭,要求美团通过媒体赔礼道歉,并索赔20万元。

美团方回应称,该跑腿骑手在配送中存在虚报高价、线下交易、违规提供处方药的行为。此事发生后,平台已针对骑手虚假购买采取了一系列打击整治措施,并明确要求跑腿业务不能代买处方药。

在官方层面,美团亮明了自己维护用药安全的姿态。但在实际操作中,美团并没有完全做好防火墙。

之后, 健识局第三次尝试跑腿代买常见处方药“复方阿司匹林”,成功下单,并未被系统取消。骑手接单后,因先后在两家药店都没能买到,才联系健识局取消订单。

对此,美团方面对健识局承认,平台违禁词设置得还不完善,几个月来一直在改善。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如今,距离美团跑腿业务上线,已经过去了整整4年。白女士的遭遇会是冰山一角吗?

“平台也不是说十全十美的,对吧?”一位美团高级客服专程联系了健识局。

这位高级客服承诺跑腿支持代购处方药,并再次传授避开系统拦截的方法。他表示,这都是为了用户。

“平台不希望因为硬性的要求,给大量用户带来不便。我们对一些药品会有审核,但属于平台内部规则,具体涉及哪些药品无法告知。”

此前,美团已明确要求跑腿业务不能代买处方药,并在跑腿频道内采取文字提示、屏蔽处方药品词、拦截各类药品帮买订单等多种预防措施。

根据美团的说法,跑腿骑手需上传店铺门口、商品、商品+小票同框的三张照片,且照片需带有时间戳和地址信息水印,保证购买合规准确。

2020年1月,白女士一事发生后,美团开始对骑手代购处方药进行打击。根据美团公布的数据,一年多来,联合警方打击“骑手虚假购买”的案件已达14起。

国家明文规定,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以调配、购买和使用。那么,美团跑腿这样的业务模式,到底会造成多大风险?

“药品牵涉老百姓身体健康,代购、销售必须经过严格把关,平台方有很大责任。” 白女士代理律师李保鹏表示,希望通过此案引发启示,把网络平台代购药品的风险降到最低。

实际上,美团设有专门的买药频道“美团买药”,美团称,目前美团买药平台均与资质齐全的实体正规药店合作,用户在线上正规药店下单买药,骑手配送采用密封的专用袋,可以得到相应的安全保障。

抛开购买到的处方药质量问题不谈,与“美团买药”不同,“美团跑腿”运输过程中缺乏必要的密封措施,更多安全隐患在滋生。

2020年11月12日,国家药监局发布《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允许网络销售处方药和展示处方药信息,并对网络售药有一定的监督管理。

但是,还有大量类似“美团跑腿”的商业模式,至今游走在灰色地带。

在社会老龄化的当下,网售处方药政策本可以给人民带来便利。然而,美团跑腿此类乱象,直接威胁着用户的生命健康,也势必增添有关部门的担忧,将监管工作搅入困境,切实阻碍网售处方药政策的推行。

内容来源:健识局

作者:张铃


注:本文转载自 健识局,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