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的焦虑:滴滴与满帮双面夹击 平台监管缺位乱象待解

摘要:进入7月以来,随着“BOSS直聘”等多款APP被下架审查,一大批刚刚登陆美股的互联网相关企业也先后遭受网络安全审查。表面看,这似乎只是一个孤立的数据与安全事件,然而,纵观二十年来中国互联网企业赴美上市历史,却不难看出:这的确是过去很长一段历史时期的转折点。

进入7月以来,随着“BOSS直聘”等多款APP被下架审查,一大批刚刚登陆美股的互联网相关企业也先后遭受网络安全审查。表面看,这似乎只是一个孤立的数据与安全事件,然而,纵观二十年来中国互联网企业赴美上市历史,却不难看出:这的确是过去很长一段历史时期的转折点。

紧接着7月6日,相关部门印发了《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文中特别提及:加强中概股监管。这意味着,监管部门短期内可能就将正式对中国企业赴美上市进行严格监管。

受一系列影响,相关赴美上市企业纷纷退避。7月16日,小红书宣布将暂停美国IPO计划;上周,中国最受欢迎的健身应用Keep已撤回赴美IPO计划;“喜马拉雅”也已取消赴美IPO计划,认为赴港上市较为适宜。

不仅如此,备受外界关注的货运服务巨头货拉拉IPO方式也将由在美上市改为在港上市,有消息人士称,货拉拉将由在美上市转移至在港上市,IPO规模10亿美元。不过《投研观察》关注到,货拉拉对此很快就作出了回应,称公司持续关注资本市场,但是没有具体的上市计划和具体上市时间表,对于上市地点并未予以正面回复。

本月初被下架的APP中就有3家都是做运输平台的,那么现在同属相邻赛道的货拉拉又如何了呢?

煮熟的鸭子飞了

于2013年成立的货拉拉,无疑搭上了行业东风。自成立以来,货拉拉先后完成了一、二、三线城市的覆盖,并逐步下沉市场,甚至将业务延伸至东南亚地区。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货拉拉在1月完成了F轮15亿美元融资,估值高达100亿美元。自2013年成立以来,货拉拉已经陆续完成8轮融资,总融资额达24.75亿美元。

事实上,据《投研观察》了解,在满帮赴美上市之际就有业内人士透露,货拉拉已以保密方式申请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货拉拉希望通过此次IPO至少融资10亿美元。但随着日前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启动对“运满满”“货车帮”等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当时货拉拉方面回应称:公司目前并没有上市的计划。

7月10日,网信办就《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要求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

因此市场上很多人认为,可能也是受此影响做出的紧急调整。截止到目前,考虑到融资轮次与融资规模,货拉拉几乎已经没有继续融资的可能,只能选择上市补血。

紧接着7月13日,多位知情人士称:货拉拉正考虑调整上市地点,从美国转移到中国香港。目前,最终的上市细节尚未敲定,包括融资规模在内的发行细节将来仍可能根据投资者需求而调整。

其实不难理清,虽然货拉拉避而不谈上市事宜,但上市不过是时间问题。因为一方面,接二连三的乘客事件,将货拉拉推向舆论风口,面临行业监管,不宜太出风头;另一方面,行业梯队逐渐明显,多方力量牵制,货拉拉同城货运向上突破承压,急需二级市场“挂牌”,为海外以及其它业务拓展做行业背书和资金支撑。

扩张速度与口碑成反比

货拉拉在近年来急速扩张,号称同城货运业内第一。截止2021年3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63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均月活司机58万,月活用户达760万。

不过《投研观察》发现,在货拉拉业务版图近年飞速扩张的同时,亦乱象丛生。如司机可以随意绕道、车内没有录音录像功能。更严重的是,货拉拉还与走私、贩毒、枪支等严重违法犯罪事件相关联。2019-2020年,有消息称货拉拉还被叫车用于走私非制式枪支、电子烟弹、废旧电脑机箱等物品。

直到2月10日“跳窗事件”发生,莎莎因抢救无效离世。此次悲剧事件才将货拉拉的管理漏洞暴露无遗。

虽然此后调查显示,主要是双方产生矛盾,导致中途出现争执,跳车坠亡。但是,关于货拉拉对于车辆与司机监管缺位,对于乘客保护力度不够的质疑,引发了关于货拉拉的巨大舆论危机。如今,只能说互联网“擅长”遗忘,因为对于此类事件的热度消散的较为迅速。

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货拉拉累计被投诉多达5135次,而在今年2月份,这一投诉量还是3265次。搬家用户和司机双方都提出诸多问题,用户端包括私自加价、货物损坏没有赔偿等,司机端包括不退保证金、乱扣服务分、派单倾斜等。

《投研观察》注意到,今年以来,对货运平台的监管呈现更严格的趋势。5月7日,交通运输部主持召开部务会,再次强调并指出了货运行业领域中所存在的行政执法不规范、从业环境较差、市场过度竞争、平台运营不规范等突出问题。

如今,货拉拉站到了市场与安全博弈的十字路口,但似乎问题的关键在于,其业务根本无法避免此类安全问题的再次发生,所以在监管之下,其未来的路是否好走还值得商榷。

缺乏第二增长曲线

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在过去10年间,同城货运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由7362亿元增长至10640亿元。此外,智研咨询也预测,同城货运市场在未来的3-5年内仍会保持4%-7%的增长速度,市场规模将在2026年突破1.6万亿元。

可见,在市场规模已超万亿,但行业集中度仍旧不高的同城货运行业,货拉拉依然存在上升空间,只可惜在这条赛道上,激烈的竞争在所难免。

《投研观察》关注到,去年以来除货拉拉外,滴滴也上线了货运业务,并在今年年初宣布完成15亿美元A轮融资。

与此同时,顺丰旗下的同城货运品牌“顺陆”发展势头也很强劲,截至目前,平台注册司机数超过71万,日活司机近20万。

另外,素有中国“货运版Uber”之称、成立于2016年10月的智能运力平台满帮集团2020年11月获得了软银愿景基金、红杉资本中国、高瓴资本、璞米资本、腾讯投资等共计约17亿美元融资,同样也宣布进入同城货运市场,背靠其城际货运的超60%的市场占有率做此业务对其来说或称得上降维打击。

事实上,面对滴滴们的夹击,对于货拉拉而言,问题已不只是应对竞争这单一层面。因为目前货拉拉只在同城货运市场有一定的份额,现在还没有发现明显的第二增长曲线。无论是其对外提过的企业版、汽车后市场业务,还是货车相关的融资租赁业务,都还在发展中。

现如今,伴随着货拉拉的发展或将进入增长瓶颈,面对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们,若其还不上市,难说能稳住过去积累下来的优势,不管怎样,一场持久战难以避免。

最后再说回此次中概股“退美潮”。无论前景如何发展,我们都在见证历史,见证中国企业为了融资发展壮大吸纳外资并赴美上市的艰难历程,见证中国企业在美股遇冷之后掉头回国另觅前程。中国互联网企业可以算作一抹亮色,因为他们确实通过外资风投和赴美上市,让中国互联网经济搭上了飞速前进的列车,而这列车是否还将继续飞速向前,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投研观察



注:本文转载自投研观察,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