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三明一厅官退休后在企业有偿任职 被指插手经营纠纷

《公务员法》第102条规定,“公务员辞去公职或者退休的,原系领导成员的公务员在离职3年内,其他公务员在离职两年内,不得到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任职,不得从事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营利性活动。”


然而,福建三明市一副厅级干部在退休十年后被投诉,称其在2012年退休后在私营企业违规有偿任职和入股,并强势插手企业股东经营纠纷,该企业历经多年内耗内斗已濒临破产边缘。

福建三明一厅官退休后在企业有偿任职 被指插手经营纠纷


华灿公司2012年1月购车发票入账凭证,签有“送杨某某小车”字样


8月3日,福建华灿制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黄发灿向有关领导和媒体发出一份《紧急呼吁立即制止杨某某为首的小团伙侵吞华灿制药公司的报告》,直指该公司董事、三明市人大常委会员原副主任杨某某等掌控的董事会,一方面对公司的到期债务和经营困境无动于衷、不愿作为,另一方面却企图通过换壳重组方式非法侵吞总投资达2.3亿元的企业资产,逼迫公司股权重新洗牌。


对于上述报告披露的问题,近日从从华灿公司内部流出的一份《华灿制药有限公司换壳重组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则是另一种说法。


该征求意见稿显示,华灿公司从2010年5月初创至2018年底,由于实际操控人违规违章操作,加之股东监督不力,8年多来主攻方向迷失、连年亏损,致使一个投资2亿多元的企业陷入长期欠薪、欠税、欠息和官司不断的恶性循环,累计负债6400多万元,生产经营无法正常运行。


该意见稿同时承认,新的董事会介入企业管控后,虽然暂时恢复了生产,“但陷于严重的内伤和沉重的包袱,企业仍然无法走出困境。”


退休厅官入职私企


公开新闻报道显示,注册于三明市三元区的福建华灿制药有限公司,由留美归国人员黄发灿博士(福建省百人计划人选、国家万人计划人选)于2010年5月牵头创办,是一家专业从事生物酶和生物医药研发与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在生物酶生产方面拥有独立自主的知识产权,其生产的多项生物酶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


2012年11月4日上午,三明市三元区举行福建华灿制药有限公司医药酶产业基地建设项目竣工仪式。时任三明市长邓本元、副市长纪熙全、市政协副主席张来水,以及三明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杨某某出席仪式并剪彩。


据福建华灿制药有限公司隐名股东透露,出席剪彩仪式的杨某某,在福建华灿制药有限公司刚刚创办时,曾以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职务协管生物医药产业,直至2012年1月退休前后,其工作业务与华灿公司有着不少交集。


《商讯》从该股东处了解到,2010年华灿公司刚刚创办时,协管生物医药产业的杨某某曾帮助公司协调解决建设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所以在2012年1月杨某某退休后,企业从长远发展和“发挥余热”考虑,在当年3月份有偿聘任其为公司顾问,月薪5000元,直至2019年4月企业经营困难,公司所有员工未再发放工资。整整7年时间,杨某某工资合计42万元,其中104280元挂帐未领,实领工资315720元。这些都有财务部门的工资表入账凭据为证。

福建三明一厅官退休后在企业有偿任职 被指插手经营纠纷


华灿公司2012年9月转账凭证显示,杨某某工资5000元。


该股东还透露,2011年华灿公司进行融资扩股,尚未退休的杨某某投资100万元由李姓股东代持,成为华灿公司占股1%的隐名小股东。2014年12月,退休尚未年满三年的杨某某,将他人代持的100万元投资款变更到自己名下,成为华灿公司的实名股东和董事,后又变更在游姓股东名下代持。期间,华灿公司在2012年1月19日出资14.3万元,购买车牌号为闽GL6979的东风雪铁龙轿车一部,专供杨某某个人使用,日常开车油费及外出差旅费皆在公司报销。这些事实均有股东会决议及财务凭据为证。


杨某某是否在退休前后由人代为持股投资华灿公司,目前尚无实质材料可以佐证。


《商讯》致电三明市人大主要领导,核实杨某在企业任职是否向人大党组报告,该领导表示不清楚、不了解这件事,建议记者向相关部门了解核实此事。


《商讯》了解到,华灿公司经多轮融资扩股,目前股东会实有17名自然人和法人股东,股东背后的挂名代持情况却客观存在。相关股东提供的《华灿制药有限公司换壳重组实施方案》提出,将成立新的公司完整并购华灿制药公司,“最终所有挂名在某人或某公司名下的投资者,均可重新组合。”


迟来的公开投诉


作为副厅级退休干部的杨某某在私营企业有偿任职和投资入股,为何会在十年后被当事人公开投诉披露?相关证据显示,华灿公司法定代表人黄发灿与退休厅官杨某某,近年来在公司经营管理上的矛盾逐渐公开化。


华灿公司相关股东提供的会议纪要显示,黄发灿于2018年7月24日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法定代表人身份暂时不变,同时建立由黄发灿和杨某某等8名董事组成的董事长办公会制度,研究协调公司重大事项。


公司创始人为何辞去董事长职务?华灿公司有关股东单方面未经证实的说法是,杨某某出资100万元成为实名股东和董事后,打着为华灿公司招商融资的名义,将公司投资人及管理架构扩展至17名自然人、法人股东和10名董事,其中的许多股东和董事,与曾担任过大田县长、三明市人大副主任的杨某某有着太多个人交集,导致公司表决权和经营管理权严重分化,与时任董事长、大股东黄发灿的内耗内斗不断,公司发展严重受阻。


据华灿公司相关股东介绍,此前的2017年3月,杨某某作为公司小股东和董事,强行从华灿公司财务室拷贝带走了时任董事长黄发灿任内的财务资料,并通过单方面逐笔逐单的财务审计,直指公司创始人及大股东黄发灿存在股权出资、经营管理和关联交易问题,侵害了公司和后续投资人的利益。


今年3月21日的一份股东会议纪要显示,华灿公司股东会确认将在6月底前完成公司股权核查核实工作,按实际投资款重新分配股权并重新登记。当天形成的《关于福建华灿制药有限公司股权核查、财务清理存在问题解决办法的决议》,则表决了“黄发灿以无形资产作价6087万元的投资款,暂时从黄发灿名下剔除”等10项内容,大多关涉公司创始人黄发灿的股权出资情况。


7月27日晚9点20分的微信群聊截图则显示,一微信名为“阳光奇灿”的人士称:为避免华灿公司一块土地被人以低于评估价1000多万的价格竞拍走,“我们几个动员股东游某某临时应急参与竞拍,最后以657万元将这块资产拍下来,避免了公司资产的流失、挽回了损失。”“我提议每个董事都应当以对股东高度负责的态度,在三天内对‘筹资自救和换壳重组’的方案表明态度。”


亟待揭开事实真相


提供上述截图的华灿公司股东证实,“阳光奇灿”微信用户正是华灿公司董事、三明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杨某某。


由杨某某等董事会成员发起提议的《华灿制药有限公司换壳重组实施方案》说,由于企业无法偿还银行本息和其他债务,债权人巳陆续通过司法程序强行拍卖公司土地房产和设备。如果不抓紧筹资自救,公司所有的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都将尽数被拍卖,所有股东的投资都将血本无归。


对于该换壳重组方案,黄发灿则在相关报告中直指杨某某等人掌控的董事会,近年来对公司2247 万元到期抵押贷款不去积极经营还贷,却通过资金体外循环的方式,绕开公司财务账户违规运营华灿公司,迫使银行不得不起诉乃至拍卖贷款抵押的公司资产,直到公司2.3亿资产被低价拍卖净光,达到股权重新洗牌的目的。


相关矛盾争议,双方各执一词,难有定论。但一个不容回避的话题是,相关当事人披露的退休厅官杨某某涉嫌在私企有偿任职和利用职权、职务影响谋取利益问题,亟待有关部门揭开事实真相。


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中组发〔2013〕18号)明确,辞去公职或者退(离)休后三年内,拟到本人原任职务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外的企业兼职(任职)的,必须由本人事先向其原所在单位党委(党组)报告,由拟兼职(任职)企业出具兼职(任职)理由说明材料,所在单位党委(党组)按规定审核并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征得相应的组织(人事)部门同意后,方可兼职(任职)。辞去公职或者退(离)休三年后到企业兼职(任职)的,应由本人向其原所在单位党委(党组)报告,由拟兼职(任职)企业出具兼职(任职)理由说明材料,所在单位党委(党组)按规定审批并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向相应的组织(人事)部门备案。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八十九条规定,党员领导干部离职或者退(离)休后违反有关规定接受原任职务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的企业和中介机构的聘任,或者个人从事与原任职务管辖业务相关的营利活动,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留党察看处分。


《商讯》在向华灿公司法定代表人黄发灿核实有关情况时,黄发灿称,华灿公司作为退休官员杨某某的有偿任职企业,从未替杨某某向三明人大常委会党组出具任职理由说明材料,所以其原所在单位党组也不曾对其任职进行审核并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征得相应的组织部门同意。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记者将持续追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