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银行被罚了!与经营不好,有没关系?居然有股东还是老赖!

644.jpg

在启动A股IPO后,或想要在投资者面前取得“印象分”,湖北银行、汉口银行两家银行马不停蹄地发债、定增等方式来补充资本。“湖北城商一哥”花落谁家,还尚待时间的验证。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近期,湖北银行增资扩股、发行二级资本债券补充资本的背后,是资产质量恶化,经营业绩下滑,甚至,资产负债似乎还存在期限错配的风险。


同时,湖北银行的内控机制或有待完善,从近日银保监会湖北监管局对湖北银行开出的百万元罚单来看,湖北银行存在违规为股东提供入股资金、流动资金贷款回流借款人及其集团公司法人代表账户等问题。


另外,在湖北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还有一位已失信两年之久却仍在享受着股东权益。


对此,《商讯·公司金融》函至湖北银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不良升高,净利遭侵蚀


在疫情冲击下,2020年银行资产质量持续承压,为此监管及时出台延期还款安排,鼓励加快不良处置速度,并在贷款分类和不良容忍度上给予了一定灵活性和弹性处理,有效缓解了企业资金链压力和银行贷款集中逾期及分类下迁压力,为商业银行信用风险暴露提供一定缓冲。


湖北银行坐落身处封城时间最长、受疫情影响最深的湖北省武汉市。一部分人“家有余粮心不慌”,助推湖北银行资产负债稳步增长,但也有很多人因为无力按时偿还贷款,银行不得不加大拨备计提力度,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侵占了当期的利润空间。


根据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湖北银行总资产突破3000亿元,达到3044.68亿元,比年初增加421.94亿元,增幅16.09%;贷款余额1479.79亿元,比年初增加196.02亿元,  增幅15.27%;存款余额2150.52亿元,比年初增加346.84亿元,增幅19.23%。总资产、存款、贷款均实现了两位数增长。


受疫情后减费让利的影响,营业收入出现一定程度下滑。2020年,湖北银行实现营业收入78.21亿元,同比减少1.82亿元,降幅2.27%;实现净利润15.53亿元,同比减少4.07亿元,降幅20.78%。

639.png

640.png

同时,《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湖北银行净利润的大幅下降也是由于大幅计提资产减值损失。2020年,湖北银行计提各类资产减值损失39.85亿元,较上年增加3.64亿元,同比增长 10.06%。


在湖北银行的各类资产减值损失中,2020年,除发放贷款和垫款的资产减值损失是大幅提升的,其它各类资产减值损失均减少。发放贷款和垫款的资产减值损失由年初的26.02亿元增长至35.04亿元,同比增长34.71%。在拨备前利润中占比同比上升12.26个百分点至 64.96%,处于较高水平。这在一定程度上大大侵蚀了湖北银行的利润空间,2020年,湖北银行平均资本回报率和平均资产回报率分别为6.08%和0.55%,分别较上年下降2.50和0.23个百分点。


在不良资产方面,湖北银行通过清收、盘活、核销、转让等多措并举,加大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截至2020年末逾期贷款42.10亿元,比年初增加7.95亿元,增幅23.29%;不良贷款额36.88亿元,比年初增加11.28亿元,增幅44.05%;不良贷款率2.49%,比年初增加0.50个百分点;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不良贷款72.79%,比年初下降7.01个百分点。


另外,湖北银行的息差收窄也是造成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2020年以来,湖北银行业务稳定发展,盈利资产规模增长较快。受贷款延期还本付息、减费让利政策导向以及市场利率下行影响,湖北银行的盈利资产收益率有所下降。简单来说,由于湖北银行的吸储速度高于贷款增速,存款付息上支出上升,整体利息支出/平均付息负债增加,净利息下降。


2020年湖北银行实现净利息收入73.61亿元,同比下降3.01%;净息差同比下降0.42个百分点至2.61%。

 

资产负债存在期限错配?


湖北银行的资金来源主要为客户存款,截至2020年末,总存款占总融资的比例为78.93%,较年初上升1.51个百分点。

641.png

从存款结构来看,湖北银行个人零售客户存款占比逐年上升,同比增速较快,但目前仍以对公存款和定期存款为主。截至2020年末,对公存款和定期存款在总存款中的占比分别为54.95%和49.18%。整体来看,存款稳定性有待进一步提升。


同业业务方面,2020年湖北银行降低了同业资金融入力度,截至2020年末,其同业负债和发行同业存单余额合计479.74亿元,同比小幅增长1.45%,在总负债中占比17.23%,较年初下降2.71个百分点;同业债权余额较年初增长15.93%至168.96亿元,在总资产中占比5.55%。


证券投资方面,截至2020年末,湖北银行证券投资余额为1182.82亿元,占总资产的 38.85%,其中流动性较好的政策性金融债、政府债、金融机构债和同业存单合计占比48.19%;企业债占比11.86%,平均剩余期限约4.5年;同业理财占比16.10%,期限集中在6-12个月内;公墓基金占比7.42%,以开放式为主;债权融资计划、资管计划和信托产品合计占比 16.46%,剩余期限集中在4-5 年。


资产负债结构方面,由于2020年存款增长较快,存贷比较年初下降2.37个百分点至68.81%,扣除贴现后的存贷比为61.46%。并且,2020年湖北银行还加大政府债券、政策性金融债等高流动性资产配置,湖北银行(市场资金-高流动性资产)/总资产指标有所改善。       


虽然从上述数据上来看,湖北银行稳健发展,但从期限结构来看,由于政府项目和房地产行业贷款以及债券、资管和信托计划投资期限较长,截至2020年末,湖北银行一年内到期的资产在总资产中占比46.26%,一年内到期的负债在总负债中占比79.41%。这也就意味着,一年内到期的负债远高于一年内到期的资产的占比,似乎存在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风险。并且,考虑到部分贷款到期后仍需以延展期等形式延续,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风险将持续加大。


对此,《商讯·公司金融》函至湖北银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发债、定增补充资本


近期,与汉口银行角逐“湖北城商一哥”的湖北银行也是发债、定增齐上阵,谁也不输谁的在补充资本。


由于盈利水平有所下滑,资本内生能力减弱,同时业务规模快速增长加快消耗资本,截至2020年末,湖北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01%,较年初下滑0.79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01%,同样较年初下滑0.79百分点;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11%,较年初下滑0.90个百分点。三大资本充足率均高出监管标准的2个百分点以上。


进入2021年,湖北银行的资本指标持续恶化。截至2021年3月末,湖北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68%,较年初下再次下降0.33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68%,同样较年初下降0.33百分点;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86%,较年初下降0.25个百分点。


或为上市做准备,2021年6月,湖北银行向湖北省财政厅定向增发7.61亿股,发行价格为3.80元/股,共募集资金28.92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本行核心一级资本。


另外,在今年年初,湖北银行还获批发行了20.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根据中诚信发布的湖北银行信用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末,湖北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上升至11.92%和14.89%。


对于湖北银行是否还会通过其它渠道进行资本补充,《商讯·公司金融》函至湖北银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股东成老赖?

 

截至2020年末,湖北银行5%以上股东为湖北省宏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武钢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19.99%、19.61%和5.22%。对于定增后的股东持股情况,湖北银行并未对外进行披露。但此次定增后湖北省财政厅以持股10%可位居第三大股东之位。

642.png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截至2020年末,湖北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安能热电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61%,为第九大股东。目前,该企业因存在信用问题,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所持有的湖北银行股权处于冻结状态。


根据企查查显示,2019年至今,安能热电集团有限公司先后6次被列为是新被执行企业,26次因失信被限制高消费。大股东王楠和二股东王勇均成为失信人,被限制高消费。


根据银保监会出台的《商业银行信息披露办法》、《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规定,商业银行股东应具有良好的社会声誉、诚信记录、纳税记录和财务状况,符合法律法规规定和监管要求;商业银行主要股东及其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不得存在因违法违规行为被金融监管部门或政府有关部门查处、造成恶劣影响;同时规定被人民法院列为失信名单的,禁止成为农商银行的股东等规定。


距安能热电集团有限公司第一次被列入失信名单已超过两年时间,其股东身份并未有任何改变,依然享有湖北银行股东的权益。


对于失信股东问题及股权处理,《商讯·公司金融》函至湖北银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另外,除了存在失信股东外,湖北银行还违规为股东提供入股资金、流动资金贷款回流借款人及其集团公司法人代表账户等问题。


近日,银保监会湖北监管局对湖北银行开出了百万元罚单。根据鄂银保监罚决字〔2021〕12号显示,湖北银行存在,违规通过本行理财业务为股东提供入股资金;未落实授信条件,违规向“四证”不全的项目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违规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未严格审核信托标的合格性,导致信贷资产非洁净出表;贷后管理不尽职,流动资金贷款回流借款人及其集团公司法人代表账户。


不知湖北银行这是“明知故犯”为股东行方便之门还是内控机制缺失,有待完善。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20年11月,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突然发布消息称,湖北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文耀清被查。2021年4月30日,宣布文耀清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643.png

在5个多月的调查中,湖北省纪委发现文耀清存在以下行为:


1、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串供堵口,伪造证据,转移、隐匿赃款,对抗组织审查;


2、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


3、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违反生活纪律,带彩娱乐,追求低级趣味;


4、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项目承接、银行贷款审批等事项上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罪;


5、滥用职权,违规处置银行抵债资产,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涉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