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滨海农商行获93亿资本金,经营能力待提升

645.jpg

近日,天津市首支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成功落地滨海农商行。该专项债成功发行后,滨海农商行的资本实力将进一步得到提升。


此次专项债发行总规模为93亿元,期限为10年,发行利率为3.07%,用于支持滨海农商行补充资本,提升其风险抵御能力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近年来,滨海农商行主要通过利润留存和发债补充资本,2019年更是通过定向募股方式引入了六家国企股东,募集资金50亿元,使得当期三大资本充足率提升。


由于业务及管理费和减值拉低盈利水平,此次专项债补充资本后,仍面临提高经营水平的问题。


另外,滨海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存在个别处于破产重整程序的股东,甚至有的股东还成为了“老赖”。


对此,《商讯·公司金融》函至滨海农商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存款规模稳步增长


根据二季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末,滨海农商行的资产总额为1944.51亿元,负债总额为1787.77亿元。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8.47亿元,利润总额为1.79亿元。


同时,《商讯·公司金融》梳理了2018年-2020年滨海农商行的经营状况,从资产规模上来看,财报显示,2018年-2020年,滨海农商行的资产总额分别为1621.82亿元、1640.80亿元、1915.07亿元;负债总额分别为1498.91亿元、1487.54亿元、1759.81亿元。

646.png

总体上看,滨海农商行资产规模处于持续增长状态,三大资本充足率满足监管要求,资本充足率为13.5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00%、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00%。


从资产结构上来看,滨海农商行基本保持稳定,贷款和投资资产占比较大。2018年-2020年,滨海农商行的贷款总额为872.50亿元、852.34亿元、1001.76亿元,占资产总额的51.81%、50.03%、50.83%;投资资产为528.42亿元、556.01亿元、560.70亿元,占资产总额的32.58%、33.89%、29.28%。

647.png

从负债结构上来看,滨海农商行的负债主要由吸收存款和市场融入资金等构成。


吸收存款是滨海农商行资金的重要来源。2018年-2020年,滨海农商行吸收存款总额为941.10亿元、1106.15亿元、1402.99亿元,占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为62.88%、74.78%和81.29%,存款规模稳步增长。


市场融入资金是滨海农商行负债总额的第二大组成部分,融资总额分别为483.19亿元、322.96亿元和272.39亿元,占其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2.90%、21.71%和15.48%,在负债端的呈现下降趋势,对市场融入资金的依赖逐渐减弱。

648.png

从经营业绩上来看,2018年-2020年,滨海农商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19亿元、23.54亿元、24.64亿元,其中利息净收入为16.35亿元、26.63亿元、25.88亿元,利息净收入逐年增长;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持续持续亏损状态,且亏损幅度持续增长,分别为-0.07亿元、-3.87亿元、-4.92亿元;投资收益由亏转盈,分别为-0.10亿元、0.48亿元、4.12亿元。


虽然得益于投资收益的提升,滨海农商行的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但其资产减值损失也是大幅度上升,对当期净利润造成了侵蚀,整体盈利水平下降。


滨海农商行的营业支出以业务及管理费和资产减值损失为主。2018年-2020年,随着业务持续发展,滨海农商银行业务及管理费有所提升,这也体现了滨海农商行在成本控制方面的能力较弱,居高不下的业务及管理费也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利润空间;另一方面,滨海农商行的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度上升,对净利润造成了侵蚀。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滨海农商行的业务及管理费11.66亿元、12.19亿元、12.22亿元;资产减值损失为1.04亿元、4.64亿元、7.95亿元;净利润为4.03亿元、4.76亿元、2.11亿元。

 

大额减值拉低利润


另外,从不良方面来看,2018年-2020年,滨海农商行持续加大不良处置力度,不良率有所下降。


2018 年,滨海农商行现金清收不良贷款为 6.40 亿元,其他不良贷款本息处置主要是利用借新还旧、代偿和重组盘活等方式,当年未进行核销处置。


截至2018年末,滨海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19.68亿元,不良贷款率2.26%;逾期贷款余额49.64亿元,占贷款总额的 5.69%;计提的贷款减值准备余额为30.41亿元,贷款拨备率3.45%;拨备覆盖率153.10%。


2019年,滨海农商行现金清收不良贷款为2.42亿元,当年核销不良贷款0.21亿元,规模较小。截至2019年末,滨海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9.07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24%;逾期贷款余额40.94亿元,占贷款总额的4.80%;计提的贷款减值准备余额为31.02亿元,贷款拨备率3.64%;拨备覆盖率162.63%。


2020年,滨海农商行核销不良贷款10.69亿元,通过资产转让方式处置公司贷款,同时对差额部分进行核销,年末不良贷款率为2.08%。由于不良贷款规模上升以及核销规模较大,滨海农商行贷款拨备覆盖率下降至130.96%。


在进行不良贷款核销的同时,滨海农商行还加大了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力度。2020年,滨海农商银行资产减值损失7.95亿元,其中贷款减值损失6.87亿元,较上年大幅增长,对盈利水平产生较大影响;应收款项类投资减值准备0.81亿元,持有至到期投资减值准备0.30亿元。


从资产质量来看,2018年,滨海农商行主要通过利润留存的方式补充资本。2018年以来,滨海农商行盈利水平有所下降,对资本的内生累计造成一定负面影响。截至2018年末,滨海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13.28%,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61%。


2019年通过定向募股方式引入六家国企股东,募集资金50亿元,资本实力、抗风险能力进一步增强。资本充足率提升至15.0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提升至10.56%。


2020 年,滨海农商银行主要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但较弱的盈利水平使利润对资本的贡献仍较低,核心资本面临一定补充压力。资本充足率为13.65%,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0.02%。不过,2020年滨海农商银行未对2019年分配利润进行分红,也起到一定资本补充作用。

 

个别股东存信用瑕疵


滨海农商行是在原天津塘沽农村合作银行、天津大港农村合作银行和天津市汉沽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基础上,由15家企业共同发起设立的商业银行,总部位于天津滨海新区,滨海农商行初始注册资本20.00亿元。


2019年,滨海农商行引入六家天津市国有企业股东,定向增发股份33.40亿股。2020年,滨海农商行股本总额未发生变动。

649.png

截至2020年末,滨海农商行股本总额90.99亿元。股东总数为174户,其中企业法人股东25户,共持有90.75亿股,持股比例为99.74%;自然人股东149户,共持有股份0.23亿股,持股比例为0.26%。

650.png

651.png

从股权结构来看,滨海农商行股权结构较为清晰,无控股股东。截至2020年末,滨海农商行前十大股东分别依次为天津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市政投资有限公司、天津滨海新区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天津临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天津恒达伟业投资有限公司、天津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广州市泽达棉麻纺织品有限公司、天津市浩通物产有限公司、天津市宁发集团有限公司。


并列第一大股东为天津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天津市政投资有限公司,天津能源与天津市政分别持股11.01%。其中,天津能源、天津市政、天津滨海新区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天津临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天津市浩通物产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均为天津市国资委。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虽然滨海农商行前十大股东中超一半拥有国资背景,但个别股东信用似乎仍然存在瑕疵。


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由天津市大型房地产国企——天房集团、房信集团于2014年7月整合重组而成,实际控制人为天津市国资委。根据企查查显示,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2021年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共有7条失信记录,33条限制高消费记录。


根据银保监会出台的《商业银行信息披露办法》、《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规定,商业银行股东应具有良好的社会声誉、诚信记录、纳税记录和财务状况,符合法律法规规定和监管要求;商业银行主要股东及其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不得存在因违法违规行为被金融监管部门或政府有关部门查处、造成恶劣影响;同时规定被人民法院列为失信名单的,禁止成为农商银行的股东等规定。


对于滨海农商行股东失信及其股权如何处置问题,《商讯·公司金融》函至滨海农商行,但截止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652.png

同时,滨海农商行另一位股东天津市浩通物产有限公司目前正处于破产重整中,2020年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券及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被陕西煤业化工物资集团有限公司申请破产重整。


另外,滨海农商行的股东天津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和广州市泽达棉麻纺织品有限公司的实控人海航集团和海南赢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均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且海航集团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是否会波及滨海农商行股份及人员变动尚待时间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