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兴银行党委书记张长弓被查!同为“宝万之争”关键人物,金谷信托总经理徐兵也被“双规”…

摘要:接近广东华兴银行人士向媒体表示,张长弓已于近日被查。同时,金谷信托总经理徐兵在日前被‘双规’。

9月9日,有媒体报道称,浙商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现广东华兴银行党委书记张长弓“被留置”。有接近广东华兴银行人士向媒体表示,张长弓已于近日被查。同时,金谷信托总经理徐兵在日前被“双规”。

值得关注的是,张、徐曾是“宝万之争”关键人物。2015年开始的“宝万之争”中,浙商银行理财资金通过浙银资本通道,输血130亿元给宝能,成为宝能举牌万科A股最重要的“子弹”。此时,张长弓出任浙商银行副行长,而徐兵为浙银资本总裁。

如今张徐两人一人担任广东华兴银行党委书记、一人出任金谷信托总经理却又在同一时期被查,仿佛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56岁张长弓或已“离职”

得知张长弓被查消息后,《行长要览》查阅广东华兴银行官网发现,“管理层”一栏党委书记张长弓的个人简历已被撤下。内部人士称,张长弓已于日前从广东华兴银行“离职”。

现年56岁张长弓的金融事业生涯可谓是起起伏伏。从履历来看,张曾在招商银行、兴业银行、浙商银行以及大型证券公司担任要职,有着丰富的金融从业经验。

具体来看,1994年6月至1996年1月,任招商银行深圳管理部人事部干部任免室经理;1996年1月至1997年12月,历任长城证券人事监察部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

而张长弓任职时间最长的是兴业银行,其1997年加入便兴业银行,前后大约有16年的时间,在重点省市分行历练多年,可以称得上是兴业银行的老员工。曾历任兴业银行深圳分行综合部副总经理、总经理、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广州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零售银行管理总部副总裁兼私人银行部总经理;杭州分行党委书记以及杭州分行行长。

2015年1月,张长弓离开工作多年的兴业银行,加入浙商银行担任该行副行长。2015年7月,兼任该行党委委员。在浙商银行任职期间,张长弓被委以重任,曾负责最核心、最重要的利润部门。

就任浙商银行副行长后不久,张长弓赶上了浙商银行2015年进行的组织架构改革。浙商银行将金融市场部拆为三个独立部门:资本市场部、金融同业部、金融市场部,再加上原来的资产管理部,“两资”、“两金”,作为浙商银行最核心、最重要的利润部门。据界面报道,彼时排名第一的副行长张长弓就是这四个部门的负责人。

2018年年底,一份《关于张长弓职务解聘的通知》显示,张长弓向浙商银行董事会提出辞职,浙商银行决定解聘张长弓的浙商银行副行长职务。

直至2019年7月,张长弓正式出任广东华兴银行任党委书记。实际上,张长弓早就与广东华兴银行有些交集,此次其任该行党委书记,实则回归。据记者了解,2010年6月至2010年10月,张长弓曾担任广东华兴银行过重组复业筹备组主要负责人。

“宝万之争”关键人物 

张长弓、徐兵此番被查消息传出后引发业内广泛讨论。而业界之所以对二人如此关注,则是因其是 “宝万之争”关键人物。

据了解,2015年,浙江浙商产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前浙江浙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浙银资本”)刚成立时,张长弓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监事为胡金海,董事为骆峰、徐兵,浙银资本曾因为宝能提供资金而引发热议。

此前据财新报道称,浙商银行理财资金通过浙银资本通道,输血130亿元给宝能,成为宝能举牌万科A股最重要的“子弹”。

当时浙商银行方面对此事的回应是:浙商银行与万科、宝能都有正常的业务合作;浙商银行理财资金投资认购华福证券资管计划132.9亿元作为优先方,仅用于钜盛华整合收购非上市金融股权,不可用于股票二级市场投资,也不作为其他资管计划的劣后资金。”

2017年8月7日,浙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更名为浙江浙商产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隶属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当年11月,徐兵出任浙商产融总裁,同月浙商产融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徐兵。

2018年12月7日晚间,银保监会网站披露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浙商银行因投资同业理财产品未尽职审查等7条违规案由被罚5550万元。业内人士表示,此次处罚或与上述事件有关。

2020年7月,徐兵离开浙商产融并于2020年9月获批担任金谷信托总经理。据金谷信托2020年报,徐兵同时是该公司的党委副书记、董事。

内容来源: 行长要览


注:本文转载自 行长要览,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