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业「乱象」:顺丰不“顺”,德邦无“奈”

摘要:笔者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文艺女青年朋友Jane,有一些二手书,通过转转app处理掉,而德邦是转转的“御用”配送。

笔者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文艺女青年朋友Jane,有一些二手书,通过转转app处理掉,而德邦是转转的“御用”配送。

于是她和德邦有了第一次接触。

当时,德邦快递的小哥哼哧哼哧将一大箱书从文艺女青年的6楼背了下去。

半道上,还在三层歇息了片刻。为此Jane甚为感动。

觉得这家很少听到的快递公司和小哥很nice,并且,德邦,多好的名字啊,大气,宽厚,应该一切都如其名字一样。

好感由此萌生。

第二次,Jane又要配送一些物品,再次用了还是那个快递员的德邦,但事实再一次证明文艺女青年果然缺乏生活的淬炼和阅历。

这一次,那个德邦快递小哥跟她吐槽说:上次转转那箱书把他累得够呛,还一分钱没赚到。因为德邦属于直营,作为配送员他没有一毛钱提成。这一次,他不仅一单加收了15元提单费。还在称重的时候做手脚,然后自己拿着计算器在那儿劈里啪啦乱加。

Jane忍不住在心里呐喊:“德邦快递小哥,简直坑人坑出了套路,“坑”出了方法。”

小哥“坑”了Jane的同时,让我们不禁对德邦这家横跨物流和快递的配送界新锐产生好奇之心。

曾聚焦物流,

如今被迫“挤入”快递领域

以物流起家的德邦,在董事长兼总经理崔维星所采取的差异化竞争策略下,将公司网点和车辆都采用统一的形象和标识,采取标准化服务和标准化管理,诸如货物码放实行”大不压小,重不压轻,木不压纸“,还不惜重金打造了一个电子监控系统,全程监控货运流程。同时,精准且精益化将卡车航班打造成精品业务,成为中国公路货运领域第一款快运产品。

这一系列差异化举措很快让德邦在由“四通一达”(申通快递、圆通速递、中通快递、百世汇通、韵达快递)和顺丰统领的配送领域中,崭露头角,占据一席之位。

崔维星曾说:“德邦只擅长做物流,其他的我不会做,而且物流这块蛋糕很大,我为什么要放弃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去跟别人竞争我没有胜算的事情呢?”

但让崔维星万万没想到的是物流界也风起云涌:EMS、中铁为代表的国字头物流快递转型,中国对外贸易运输(集团)总公司与中国长江航运(集团)总公司完成了合并重组;中国邮政集团完成了速递和物流两大专业总部的整合;中国诚通集团与中铁快运、中铁集运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中国铁路物资(集团)总公司与西本新干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签约重组。

与此同时,随着电商崛起,各路电商诸如京东物流、极兔速递等开始建立自己的物流体系,“电商+快递”合体对传统快递行业形成巨大的颠覆和冲击,竞争越来越激烈。

外部市场在变化,而德邦的标准化服务也需要满足多样化的需求。

于是乎,曾经聚焦传统物流的德邦开辟出普通仓储、整车运输、合同物流、快递服务、货运代理、便利店、冷链等新业务。

2012年,标有德邦快递logo的小车便同四通一达、顺丰快递等快递大军一道,出入各种小区。

行业窘境,快递小哥最先感知

德邦服务速度确实不慢,甚至还承诺上楼搬运,但是诸如上述因不满公司薪酬制度而擅自加提单费的快递小哥那样,不但快递员的服务质量并没有提升,也没有让消费者体验没有变得更好。反而给快递员心理上形成“上有对策,下有政策”的消极应对机制。

“显然,快递员不爱公司,对公司不满意,不珍爱所属公司的品牌,甚至不惜各种小技俩来欺瞒客户,达到一己之私利。”文艺女青年Jane如是说。

无独有偶。

2021年2月中旬之后一段时间,快递业绩优股顺丰就开启了“跌跌不休”的模式,短短两个月,顺丰累计跌幅达到38%。顺丰老板王卫公开向股东道歉,承认在经营、管理上存在疏忽和问题。

几个月过去了,王卫经营和管理上的难题似乎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近日,顺丰寄件选“签收确认”加一元钱,再度引发消费者不满和全网热议,消保委的态度是顺丰擅自把“签收确认”从应尽的法定服务内容中拆分出来,涉嫌巧立名目收费,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经过一阵舆论发酵,顺丰9月23日在其官网发表声明,表示会在9月29日正式下架“签收确认”增值服务产品。 

德邦也好,顺丰也罢,多少所谓“行业通行做法”,只是进一步佐证了快递行业陷入了一个窘境。

为什么快递行业会陷入如此怪圈中?

原来曾经的“暴利行业”快递行业,随着京东物流、极兔速递等“电商+快递”众多竞争因素的介入,对传统快递行业形成巨大的颠覆和冲击,使得整个行业利润被摊薄,引发业务量不断增长,利润却在下滑的行业怪象。春江水暖鸭先知,快递行业不赚钱,快递小哥最先感受到。 

涨了这0.1元,

能解决整个行业的根本问题吗?

于是乎,整个行业陷入价格低于成本的无序竞争,让整个行业陷入不健康发展的恶性循环。

各家公司在剧烈的竞争面前,打起价格战,纷纷用低价格吸引客户,快递业务平均单价从2007年每件28.50元,下滑至2020年的每件10.55元,快递员成为价格战的最大受害者,客单价下滑,只能挤压快递员派费。这让快递员感到“我公司坑我自己啊。”那我只能变着法儿去坑用户了。就如开篇所说的那个德邦快递的小哥,大胆而擅自加了15元的提单费。 

其实,诸多行业中的公司都已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从保障快递小哥基本权益着手。

自9月1日起,圆通、申通、中通、百世等多家快递公司将每单快件的末端派送费将上调0.1元,以此补贴快递员的收入。

涨了这0.1元,真的能解决整个行业的根本问题吗?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有句话说得很精辟:“我们今天对配送的了解并不比拿破仑时期对非洲内部的了解多。我们知道它的存在,我们知道它的巨大,这就是全部。我的目的是指出配送是一个领域,在这个领域内通过智慧和努力工作可以为企业和国家生产出物质结果。”

就像文章开头被“坑”了的Jane,她最终还是选择了“不投诉”这一文艺的方式。作为一名用户,她善意地期许在配送这个领域,所有人,包括配送从业者们能通过智慧和努力,收获物质和精神上双重开心的结果。

内容来源: 潮汐商业评论


注:本文转载自 潮汐商业评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