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涛车业员工开空壳公司 关联公司为浙商证券副总裁贪污提供便利

摘要:10月22日,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将召开2021年第63次审议会议,将审议浙江涛涛车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涛涛车业”)等企业的首发申请。

10月22日,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将召开2021年第63次审议会议,将审议浙江涛涛车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涛涛车业”)等企业的首发申请。

招股说明书披露,涛涛车业计划发行新股不超过27,333,600股,拟募集资金6亿元,将投入年产100万台智能电动车建设项目、全地形车智能制造提升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营销平台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保荐机构为浙商证券。

截至发文前,涛涛车业的上会结果还未公布,但经鉴上市公司课题研究组了解到,该司在信息披露、供应商和财务数据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员工开“空壳”公司成供应商

涛涛车业成立于2015年9月,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户外休闲娱乐兼具短途交通代步功能的汽动车、电动车及其配件、用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汽动车主要包括50cc~300cc排量段的全地形车和50cc~250cc排量段的摩托车;电动车主要包括电动滑板车、电动平衡车、电动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等。

资料显示,缙云县权晟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权晟工贸”)是涛涛车业曾经的监事曹君南曾控制的企业,同时也是涛涛车业的主要供应商之一,2020年交易金额1,952.85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权晟工贸生产经营地是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新碧街道办事处新民路6号,与涛涛车业发起人、原股东涛涛集团及多家关联企业同址。工商资料还显示,权晟工贸有限公司实缴资金0,缴纳社保员工为0。

不知涛涛车业生产经营是否独立?权晟工贸该公司股份是否存在代持?双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利益输送等情形?

此外,经鉴上市公司课题研究组了解到,2019年-2020年,涛涛车业对江西富电优品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电优品”)采购充电器等产品,采购额分别为574.62万元、1823.74万元,该公司为涛涛车业2019年新增第一大供应商、2020年第六大供应商。

但工商资料显示,富电优品成立于2018年3月14日,成立次年即与涛涛车业合作,其2019年、2020年度参保人数均为0人。

2020年,深圳市跃视通科技有限公司、宁波铄蓬新材料有限公司分别为涛涛车业当年新增第一大、第三大供应商,涛涛车业对二者的采购额分别为1734.95万元、1092.82万元,而这两家公司参保人数同样为0。

经营规模通常是企业衡量供应商供货能力、产品质量的重要因素之一,而涛涛车业存在多家社保缴纳人数为0的供应商,这些公司是如何撑起数百万元甚至千万元采购额?涛涛车业与这些空壳公司的交易行为是否真实存在?我们不得而知。

董事长关联公司为浙商证券副总裁贪污提供便利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涛涛车业董事长、总经理为曹马涛先生,本次发行前,曹马涛直接、间接合计控制公司89.63%的股份,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曹马涛先生履历显示,2010年9月-2019年10月,其任杭州智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原名“浙江智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2020年,浙商证券原副总裁周跃贪污千万获刑。据判决书显示,2012年期间,周跃在神州学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公司债项目中,利用其职务便利,虚构浙江智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智周”)为该项目提供服务事由,使浙商证券与浙江智周签订服务协议,从浙商证券骗取98万元。浙江智周扣除税费后,返还周跃共计92.13万元,均归其个人非法占有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涛涛车业本次IPO的保荐机构正是浙商证券,不知公司与保荐机构是否存在利益交换行为?是否存在潜在的法律风险?

此外,涛涛车业还曾涉及到诉讼事项。据披露,2019年3月,UNICORN、杭州骑客、Shenzhen UNI-SUN Electronic Co., Ltd.向法院提起诉讼,称涛涛车业在海外的子公司GOLABS的GOTRAX Hoverfly Eco等五个型号的平衡车产品侵犯了杭州骑客的155专利、802专利和D723专利。上述涉及诉讼的产品在2019年产生的销售收入为4870.79万元,占当期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6.61%。

涛涛车业在更新的招股说明书上会稿披露,2021年8月,公司与杭州骑客等主体已一致同意选择不可补正地撤销诉讼,即双方不得重新提起基于原同等事由的相关诉讼。

除了专利诉讼之外,涛涛车业在日常管理方面也存在一定纰漏。8月17日,该司1号厂房一层起火,对电动车产品装配线、部分成品及在产品等造成毁损,财产损失4107.57万,扣除保险理赔后损失540.07万。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上文提到的主要供应商权晟工贸未按照行业标准定期清理可燃爆粉尘的行为违反了《浙江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十九条第(四)项的规定,根据《浙江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被处人民币肆万元整(¥40000.00)罚款。

不知上述污染行为是否与涛涛车业有关?是否会对涛涛车业的经营产生造成影响?

财务数据“打架”

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1-6月,涛涛车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1,644.64万元、75,166.35万元、138,556.63万元和92,594.50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905.96万元、7,188.67万元、21,125.71万元和9,890.26万元。

经鉴上市公司课题研究组了解到,涛涛车业共计披露了多个版本招股说明书,对比2020年7月和2021年7月两版招股说明书后发现,涛涛车业报告期内净利润、资产负债率等多项主要财务指标数据也出现了数据打架的情况。

在涛涛车业2020年7月发布的招股书中,2018年和2019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1,644.64万元和75,166.35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912.48万元和7189.57万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1.07%和47.77%。

但在2021年7月披露的招股书中,涛涛车业2018年和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1,644.64万元和75,166.35万元,与上一版本披露相同,但同期净利润变成3905.96万元和7188.67万元,资产负债率分别变为51.20%、47.87%。

涛涛车业不同时期的财务数据为何有不同表述?不知公司财务数据是否真实?是否存在故意调节数据的行为?

研发投入方面,报告期内涛涛车业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188.19万元、2616.33万元、3827.18万元和2,708.90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55%、3.48%、2.76%和2.93%。

随着销售规模的不断扩大,涛涛车业研发投入有所增加,但研发费用率却呈现下降趋势。而2018年-2020年行业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4.3%、4.61%、5.77%,与同行业公司相比,涛涛车业研发费用率也低于行业均值。

来源:经鉴



注:本文转载自经鉴,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