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黄峥张一鸣宿华退位后,阿里拼多多字节快手生猛劲儿没了?

摘要:创始人撒手,对一家公司的士气会造成一定打击,且新上任的的职业经理人,一般会选择求稳,叠加花联网流量见顶,最终这几家大厂出现增速放缓的局面。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

随着互联网大佬纷纷提前“退休”,他们所创建的公司也在经历换挡期。

11月26日公布的拼多多财报显示,Q3拼多多营收215.1亿元,活跃买家数增长1740万,两个指标都低于市场预期,财报后拼多多股价盘中一度暴跌超19%。稍早出炉的阿里财报也没达到预期,在刨除高鑫零售部分的收入增速只有16%,为2014年以来历史最低。

不及预期的不仅是拼多多和阿里,另两家创始人“退位”的公司快手和字节,也都出现增长放缓。前者Q3营收205亿元,环比上季度的191亿元营收,增长仅为7%;后者内部人士透露,字节跳动过去半年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

有分析认为,创始人撒手,对一家公司的士气会造成一定打击,且新上任的的职业经理人,一般会选择求稳,叠加花联网流量见顶,最终这几家大厂出现增速放缓的局面。

阿里巴巴面临新考验

在电商赛道上,阿里巴巴的业绩正在承压。

先看核心指标,2021年Q3财报(2022 财年第二季度)阿里营收为2007亿元,同比增长29%,不及市场预估的2061.7亿元;调整后EBITDA为348.4亿元,同比下降27%,不及市场预估的401.9亿元;非美国会计准则下,调整后净利润285.2亿元,同比下降39%。

具体到各业务板块,商业仍是阿里收入的主要组成部分,该季度内营收1711.7亿元,同比增长31%,占总收入的比重为85%。对于增长速度较前几季有所放缓的原因,阿里将其归咎于中国零售大环境的表现。

包含在商业之中的中国零售商业的收入为1268.27亿元,同比增长33%。这其中,如果刨除控股公司高鑫零售合并的影响,阿里本季度收入增速只有16%,为2014年上市以来历史最低。

此外,中国零售商业中的客户管理收入,即阿里电商业务最核心的淘宝天猫佣金+广告的收入为717亿,同比仅增长3%,在集团收入中的占比从45%下降到36%。对此,阿里的解释是,主要由于市场状况放缓及中国电商市场上参与者增多。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2019年9月10日创始人马云卸任董事局主席后,阿里就告别了过去50%的高增长时代。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提出,“阿里收入表现较疲软有两个原因,一是宏观经济,一是竞争格局。但就核心电商这个版块,你们本季度的表现是不如同业的。”

阿里巴巴董事长兼CEO张勇回答称,不同的影响很难量化,这两个原因都是应该考虑的因素。阿里巴巴是零售行业中最大的市场主体,因此阿里的表现在某种程度上反映的就是市场大局的表现。

实际上,关于阿里在电商上的竞争力削弱,并非空穴来风。对比拼多多、京东两个对手,过去阿里电商的优势被认为在于商家资源丰富,以及支付宝所拥有的巨大流量池。

但如今,这些竞争上的优势正在逐渐消解。随着国家加大查处垄断行为,电商曾经用来把控品牌的“二选一”手段被叫停,品牌可以自由地在电商平台间流动,阿里和对手的品类差异变得越来越小。

8月份,京东零售CEO徐雷在回应有关“二选一”问题时表示,从今年年初开始,很多过往遇到过“二选一”的品牌“回归”京东,包括星巴克、雅诗兰黛,以及新加入的国内创新品牌等。

另一方面,淘系目前所拥有的流量“护城河”,优势已不明显,尤其是活跃消费者数量在被拼多多完成超越之后。而且社交电商、直播电商、私域电商等新形式和新业态的涌现,也蚕食了阿里的传统电商大盘。

零售电商行业专家庄帅认为,阿里的主营业务淘宝和天猫平台,受到了抖音、京东等的进一步挑战,尤其是淘宝直播面对的增长压力很大。据了解,持续发力直播电商的抖音,日活用户是淘宝的3倍左右。

为寻求新的增长点,阿里正加大对国内下沉市场和海外市场的投入,发力淘特、淘菜菜等新平台,但这不仅造成了一定的业绩压力,投资效果如何也尚待观察。

拼多多“拼不动”了

今年3月17日,41岁的黄峥在致股东信中,宣布辞任董事长,现任CEO陈磊接替其职务。

辞任后,黄峥计划去从事科学事业,“将结合个人终身兴趣,致力于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从小开始,黄峥就有个物理学家梦,因此现在抽身去做,“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儿”。

不仅职位上从拼多多“退休”,黄峥还主动放弃了1∶10的超级投票权,将名下股份的投票权委托给董事会以投票方式进行决策。

黄铮在股东信中写道,行业竞争的日益激烈甚至异化,传统以规模和效率为主要导向的竞争有其不可避免的问题,必须在更底层、根本的问题上采取行动,在核心科技和其基础理论上寻找答案。

作为创始人,黄峥希望结合自身兴趣,着眼于拼多多未来的长远发展,要摸摸10年后路上的石头。

彼时的拼多多也处在上升期。2020年Q4财报显示,拼多多当季营收265.48亿元,创历史新高,同时年度活跃用户单季新增5710万至7.88亿,一举超越阿里成为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

而最新一季的财报展现的数据,与之前的高歌猛进截然相反。

数据显示,2021年Q3财报季,拼多多实现营收215.0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42.10亿元增长51%,低于市场预期的264.74亿元。而且51%的增速,也较今年一季度239%、二季度的89%明显放缓。

根据财报,拼多多营收的增长主要来自在线营销业务和交易业务,前者主要是来自商家的广告收入,后者则是交易佣金。其中营收大头在线营销业务三季度营收179.47亿元,环比微降0.74%。此前有媒体报道,拼多多的广告费比去年贵了大约1-3倍。

另外拼多多的自营业务下降明显,三季度该业务的营收仅为0.82亿元,同比下降79%。按管理层的说法,随着平台上商家逐渐完善,拼多多的自营业务将逐步退出。

在一向增长迅猛的用户规模方面,拼多多本季也显露了疲态。据财报,拼多多Q3年活跃买家数达8.67亿,单季增长只有1740万,不及市场预期的2000万。同期月活用户数为7.42亿,单季只增加300万。

有分析认为,拼多多的用户规模已经触及互联网用户增长的天花板,未来渗透增长空间只会更有限。

“之前,我们的用户少,目标就是吸引更多的用户来到平台。现在,我们拥有了很大的用户群体,如何提供更多的品类,让用户拥有更好的体验,成为了我们面临的挑战。”拼多多董事长兼CEO陈磊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

在此情况下,缩减营销费用,增加技术和农研上的投入,成为拼多多Q3财报为数不多的亮点。

财报显示,本季度拼多多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为100.506亿元,环比减少3%,较去年同期的100.719亿元同样略有下降,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呈下降趋势。

对营业成本、费用的大力控制,让拼多多得以盈利,第三季度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经营利润为21.39亿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6.4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7.85亿元。

传统电商之外,农业被拼多多视为第二增长点,“百亿农研专项”成为宣传重点。但农业的投资周期长,变现和盈利挑战也一直存在,能否承担起拼多多的业绩增量仍存在不确定性。

财报之后,投资者的悲观情绪很快体现在了股价上。11月26日,拼多多美股盘中一度暴跌超19%,收跌15.86%,最终收报68.46美元,市值为858亿美元。

字节跳动陷入增长焦虑

与已经上市的巨头相比,字节跳动的经营状况较为模糊,但关注度不低。

今年5月20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宣布卸任CEO一职,由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梁汝波接任新CEO。11月初,张一鸣又卸任董事长。

与此同时,字节也出现了增长疲态。

11月19日,据财联社、证券时报报道,前一日字节跳动商业化产品部召开了全员大会,会上披露其国内广告收入过去半年停止增长。

接近字节跳动内部的人士透露,来自抖音的收入已经停止增长,而另一核心产品今日头条甚至处于亏损边缘。

据晚点LatePost消息,今年第三、第四季度抖音整体广告收入增速下滑至30%-40%,个别月份增速将低于20%。

也有媒体称,今年9月,字节跳动广告同比增长20%,而10月则为17%。

尽管说法不一,但从第三季度中国互联网公司广告营收增速普遍偏慢来看,做流量生意的字节也逃不过增长“焦虑”。

字节官方曾披露,其2020年总收入2366亿,同比增长高达111%。另据公开消息,2020年,字节跳动广告占实际收入的77%。

早在今年4月份,一份字节跳动2021年目标的访谈被曝光,详细披露了字节跳动一些细节,包括2020年广告收入达到1830亿,2021年目标为2600亿。

其中提到,2020年字节跳动来自教育广告收入为150亿,2021年目标定在250亿以上。但随着政策调整,这些收入基本消失,字节跳动大幅下调了对教育板块的广告收入预期。

为了改变现状,11月2日,字节跳动迎来一次重大组织架构调整,梁汝波通过内部信的方式宣布,公司将实行业务线BU(业务单元)化,成立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六个业务板块,相关业务板块负责人均向梁汝波汇报。

此次调整中,变化最大的莫过于成立抖音板块,并将头条、西瓜等产品并入,进一步明确了抖音的战略地位。

与此同时,字节在教育、游戏板块受到冲击后,频频传出裁员的声音。11月25日,字节旗下大力教育再次裁撤了中小学学科培训业务相关的人员。

根据公开报道,一位市场人士透露称,目前在外部股权市场上,字节跳动的估值已较前期高值接近腰斩。如今现金牛广告业务增长再遇阻,字节的上市恐怕又要推迟,焦虑又增加了一层。

快手经调整净亏损大幅增长

快手的宿华,是又一位“后退”的互联网公司创始人。

今年10月29日,快手发布公告称,自即日起,宿华不再担任首席执行官,由快手联合创始人程一笑将接任该职位。

与黄峥稍有不同的是,宿华仍担任快手的董事长、执行董事、薪酬委员会成员,只是不再负责公司日常运营,而关注于长期战略。根据公告,程一笑仍需向宿华汇报。

对此,相关人士表示,快手正在试图解决过去“双核心”模式带来的决策效率偏低,以及“都在搞业务,没人顾发展”等问题,切换成“单轨制”后实现“一人看远方,一人做业务”。

但“换帅”背后,快手的处境并不妙。

财报显示,快手2021年Q3营收205亿元,略高于此前市场预期的201亿元;同比去年第三季度增长为33.4%,但低于今年Q2和Q1同比分别为42.8%和36.6%的增速;环比上季度的191亿元营收,也仅增长7%。

在线营销、直播收入、以及其他收入(包括电商变现)构成了快手的营收大盘。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广告收入(在线营销)超过直播收入后,成为快手最大的收入来源。到了本季度,快手的广告收入为109亿,占比为53%;直播收入为77亿,占比37.5%;电商收入占比则为9%左右。

其中快手广告收入在Q3同比增速为76.5%,低于前两个季度的翻倍增速,环比约9%的增速也不及上季度。随着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广告收入增速都大幅放缓,预计快手广告业务难免受到冲击。

除此之外,《2021互联网广告半年大报告》显示,快手广告收入季度市场占比从Q1的10.1%下降到Q2的8.9%,有所下滑。

直播业务在受到监管后,收入在2021年Q3同比下降了2.97%;前三季度收入同比下降了12.41%,占总收入比重从62.22%下降至39.13%。

被寄予厚望的电商业务,本季度GMV为1758亿元,未能突破2020年Q4的1771亿高点。按媒体报道的年度GMV目标6500亿元计算,快手电商的四季度的GMV要达到2100亿元以上。

而且快手的电商产品构成中,白牌商品居多,大牌商品过少,导致平台变现受限。三季度快手的电商收入为19亿元,低于Q2的20亿元;对应货币化率约为1.08%,也不及Q2的1.38%。

相比广告变现的简单粗暴,电商被认为是快手最具想象力的业务。但在直播电商赛道中,快手难以跻身头部位置。跟淘宝直播相比,快手的品牌商品是短板;与模式相近的抖音比较,快手的流量又差了一截。

从阿里、京东和拼多多等平台的“内卷”势头来看,快手要想从直播电商赛道突围,困难不小。

而电商和广告收入双双放缓,导致快手在三季度销售以及营销支出扩大后,经调整净亏损额也扩大至48.22亿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9.62亿元,亏损额同比扩大401%。

对于阿里、拼多多、字节、快手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