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竟能花钱上热榜?字节跳动两名员工收钱推热搜被判刑

摘要:雷达财经通过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在前述两名员工被判刑前,已有多起字节跳动员工因受贿被判刑的案例。

雷达财经出品 文|吴艳蕊 编|深海

靠花钱能将内容推上抖音热搜?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则文书显示,字节跳动两家关联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两名员工,因收钱推抖音热搜被判刑。

雷达财经通过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在前述两名员工被判刑前,已有多起字节跳动员工因受贿被判刑的案例。

而除抖音外,此前亦有快手员工受贿调整音乐榜单排名获罪。

字节员工受贿推抖音热榜

11月26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则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

经查明,2018年9月至2020年8月间,被告人王宇迪在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担任抖音—内容运营—热点运营职位,负责热搜提报,后转岗至抖音—热点—内容策划职位。

2019年1月至2020年8月间,被告人张凯迎在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担任抖音—内容运营—热点运营职位,负责抖音热搜提报。

在此期间,2019年7月,王宇迪收受王某(另案处理)钱款共计人民币9050元,将王某指定的内容推上抖音热榜。

2019年8月至2020年8月,王宇迪收受王某钱款共计人民币57.60万元,并将其中的人民币22.01万元给与张凯迎。同时王宇迪将王某指定的内容发送给张凯迎,由张凯迎将上述内容推上抖音热榜。

2020年9月3日,王宇迪、张凯迎在公司员工的陪同下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当日,王宇迪被羁押,同年10月被逮捕。9月4日,张凯迎被取保候审。案发后王宇迪亲属退缴人民币364950元,张凯迎退缴人民币22.01万元。

2021年1月22日,法院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2021年8月20日,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王宇迪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张凯迎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二万元;扣押在案的钱款予以没收;扣押在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的手机三部,退回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处理。

对此,抖音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抖音热榜根据实时热点结合内容审核规则生成,人工编辑负责对违反法律法规、违背公序良俗、营销炒作及过度娱乐化的信息进行干预。经过调查,王某迪、张某迎的操作不在此规则允许之内。抖音表示,将进一步完善内部管理机制,严厉打击内部贪腐,对其中涉嫌刑事犯罪的人员提交司法机关严惩。

公司屡次发生员工非法获利遭判刑事件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还有其他字节跳动相关员工因受贿被判决的刑事判决书。

2021年3月12日,高传峰因犯非国家人员受贿罪,被二审判决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高传峰此前在北京字节科技有限公司担任餐饮工作,2017年4月至2020年5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索取钱款共计人民币1024.7万元,为相关公司在资金结算、合同续签等环节谋取利益。

汪翼此前在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担任商务团队负责人,负责为公司寻找、推荐、选用广告代理商,并与上述代理商开展商务沟通。2016年至2017年期间,汪翼利用职务便利,引入北京万象公司作为北京字节跳动公司广告投放的代理商。2018年5月15日,北京万象公司董事暨被告人易平川为表示感谢,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给予汪翼人民币235万元。

法院一审判决易平川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八万元。汪翼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2020年4月30日,法院驳回易平川、汪翼的上诉,维持原判。

除受贿外,公司还有员工利用职务便利获取非法收益。

2019年7月19日,法院判决罗彬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罗彬此前任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研发工程师,2018年5月至8月间,违规对公司数据库中的放心购达人号数据进行修改,并将修改后的达人号用于出售牟利,共计137.45万元。

2018年3月29日,法院判处白庆奇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2015年至2016年间,白庆奇利用其担任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负责采购服务器及网络设备的职务便利,通过签订虚假合同后以低于合同价格采购设备赚取差价的方式,侵占公司货款共计人民币178.58万元。

快手员工受贿调整音乐榜单

除字节跳动外,快手此前亦有员工收受贿赂调整音乐榜单排名。

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间,石郁杰利用担任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原母公司)音乐运营部员工的职务便利,分多次收取安徽运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张某1共计人民币2.76万元,收取北京海葵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亿格艾科技有限公司的彭某共计人民币8000元,收取深圳大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孙某共计人民币2.2万元,收取寿光坚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张某2共计人民币30306.64元,为上述四家公司调整音乐榜单排名,上述涉案金额共计人民币87906.64元。

法院认为,石郁杰身为公司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应予惩处。法院最终判决:一、石郁杰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拘役5个月;二、扣押在案的退赃款人民币87906.64元予以没收。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