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保逾期,大股东股份流拍,贵人鸟靠卖资产能挽救危局吗?

摘要:贵人鸟面临的麻烦不止于此。11月23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公司为关联方担保的8800万元出现逾期,正面临银行催收。

雷达财经出品 文|吴艳蕊 编|深海

虽然重整计划获批,贵人鸟的仍未摆脱危局。

11月27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持有的公司469.50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流拍。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贵人鸟集团或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厦门中院”)关于股权后续处置方案的通知或相关文书。

此次贵人鸟集团股权被拍卖,源于贵人鸟集团与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债权文书一案。厦门中院将已冻结的贵人鸟集团持有的公司3769.50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其中已办理质押的无限售流通股3300万股,其他无限售流通股469.50万股)在京东司法拍卖平台进行了两次拍卖,均以流拍告终。

贵人鸟面临的麻烦不止于此。11月23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公司为关联方担保的8800万元出现逾期,正面临银行催收。

为了自救,贵人鸟选择卖厂房,试图靠此回笼资金2.10亿元。

靠卖资产,贵人鸟能实现自救吗?

连亏三年,历史被执行金额达2.56亿元

贵人鸟成立于1987年的晋江陈埭镇,创始人为林天福。最初贵人鸟靠为阿迪、耐克等国际运动品牌代工起家,与晋江其他体育运动品牌别无二致。1998年,泉州政府提出"实施区域品牌造势战略,占领市场的主导权",以引导当地企业"品牌立市"。一直到2002年,资本完成原始积累后,林天福开始发展自主品牌"贵人鸟"。

2014年,贵人鸟登陆上交所,成为A股市场上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运动品牌。随后,贵人鸟最高市值飙到了400亿,稳稳压了其他运动品牌一头。

2015年,贵人鸟实现净利润3.32亿元,这是公司上市后的年度利润顶点。得益于公司市值的增长,贵人鸟创始人林天福在2015年,超越其他晋江本地品牌的安踏、特步、恒安等公司的创始人,以190亿身价登上泉州首富位置。

但好久不长,公司遭遇业绩逐年下滑。其中,2016年和2017年分别实现净利润2.93亿元和1.97亿元,同比分别下滑11.81%和46.25%。

2018年至2019年,贵人鸟分别亏损6.86亿元、10.96亿元。按照相关规定,贵人鸟因连亏两年,在披露2019年年报后实施退市风险提示,证券简称变为“*ST贵人 ”。

进入2020年,贵人鸟面临的危机集中爆发。天眼查资料显示,2020年期间,贵人鸟5次被执行,2021年两次被执行,合计被执行金额达2.56亿元。公司创始人林天福在2020年4次收到限制消费令、2021年收到一次限制消费令。

2020年,贵人鸟亏损3.82亿元。

前三季度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4.32亿元,总资产缩水

业绩巨亏的贵人鸟,被债权人申请重整。其中,2020年8月12日,泉州市奇皇星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以贵人鸟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泉州中院申请对贵人鸟进行重整。贵人鸟对奇皇星公司的重整申请无异议。

泉州中院于2020年12月8日裁定受理贵人鸟重整,并于2020年12月11日指定贵人鸟清算组担任管理人,负责重整各项工作。

今年4月,*ST贵人公布的《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显示,截至2021年4月23日,共有165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了债权,总额约为40.9亿元。

4月26日,管理人收到了泉州中院送达的(2020)闽05破2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批准贵人鸟重整计划,并终止贵人鸟重整程序。

7月2日,贵人鸟收到泉州中院送达的(2020)闽05破26号之二《民事裁定书》,确认贵人鸟重整计划执行完毕。

在管理层方面,贵人鸟于7月2日完成了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换届暨高级管理人员的聘任。公司董事长由林天福变更为林思萍,公司总经理为林思萍,副总经理林清辉、林思恩,财务总监黄亚惠,董事会秘书苏志强。

7月20日,发布了关于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并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公司股票7月21日停牌一天,并于22日开市起复牌。股票简称由“*ST贵人”变为“ST贵人”,股票代码不变。

8月26日晚,贵人鸟发布重组后的首份半年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4亿元,同比扭亏为盈。

不过,这份财报背后存在诸多隐忧。今年上半年重组损益达4.05亿元,扣非净利润为867.1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13亿元。

今年上半年,贵人鸟运动鞋服毛利率为20.7%,较上年下降19.8%;此次招商及代运营业务毛利率为45.95%,同比下降8.95%。

其中招商及代运营业务的营业成本大增151.62%。对此,公司解释称,由于电子商务、直播等业态的进一步兴起,名鞋库的招商及代运营业务收入有较大幅度的提升,同时为加大电子商务、直播等业务的布局,名鞋库增加了相关人员、业务经营投入,导致招商及代运营业务成本同比上涨较快。

贵人鸟招商代运营业务主要以“名鞋库”中的代运营为主,名鞋库的经营模式有电商平台自营模式和代运营服务模式两种。代运营服务模式是为运动休闲服饰品牌提供网络零售运营整体解决方案,通过为运动休闲服饰品牌商提供电子商务业务代运营服务并收取服务费的形式形成盈利。

电商平台自营模式则是贵人鸟在自有垂直平台名鞋库网站以及在互联网主营电商平台天猫、京东等开设名鞋库运动旗舰店,买断式、规模化采购国际一线运动休闲品牌产品,整合仓储、物流、店铺、顾客等资源,以相对适中的零售价快速销售商品,通过销售价格与采购成本的差价形成盈利。

2021年上半年名鞋库的营业收入为1.92亿元,毛利率为32.10%,毛利率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73%。

而贵人鸟品牌体系的毛利率,同比下降23.8个百分点,毛利率下降幅度远超阿迪、耐克、彪马等同行。

今年前三季度,贵人鸟实现净利润3.99亿元,这一利润水平上超过上市后任何一个年份的全年业绩。不过,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32亿元,总资产较上年度末下降14.25%。

靠“卖卖卖”能卖出未来吗?

公司前三季度业绩为何“爆表”,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这和公司“卖卖卖”存在一定关系。

雷达财经注意到,贵人鸟在三季度为了获取资金,在8月6日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处置部分子公司及参股公司的议案》,公司拟决定转让或注销部分已不再实质性开展业务的子公司,以及部分与公司业务相关性不强的参股公司。

8月23日,公司分别与泉州荣顺鞋业有限公司、泉州晋仟鞋业有限公司签署租赁协议,将持有的位于福建省晋江市陈埭镇沟西村的部分厂房出租。

8月26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公司分别向泉州荣顺鞋业有限公司、泉州晋仟鞋业有限公司出租部分厂房(含生产设备)、配套宿舍楼。租赁期限均为自2021年9月1日起至2026年8月31日止,合同租金分别为576796.64元/月、165128.88元/月,租赁期限内合同租金分别为3460.78万元、990.77万元,租赁期限内租金总计为4451.55万元。

8月30日晚间,贵人鸟发布了关于全资子公司对外转让部分闲置物业的公告,表示拟将持有的部分闲置物业按不低于评估价的市场价格出售给自然人,交易价格为3584.04万元。

9月11日,贵人鸟发布租赁进展公告。泉州荣顺鞋业有限公司、泉州晋仟鞋业有限公司一致同意对原租赁协议中部分租赁标的进行调整,将原租赁给乙方的部分租赁标的调整由贵人鸟使用和管理,由此调减原租赁协议中相应租赁面积8452.00平方米,调减后乙方实租面积63,647.58平方米,相应每月租金由原租赁协议约定的人民币57.68万元调整为人民币50.92万元。原租赁协议首期租金、后续租金、保证金计算基数以调整后每月租金人民币50.92万元为准,计算期间和支付方式保持不变。

此外,前三季度,贵人鸟获得了4.05亿元的债务重组损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三季度,贵人鸟收益仅剩下1338.05亿元。

四季度,贵人鸟继续“卖卖卖”,11月8日晚间,贵人鸟发布了关于重大资产出售预案的公告表示,拟将公司部分土地及地上建筑物出售给盛时(泉州)投资有限公司,双方拟定的交易价格为2.1亿元,标的价款将通过现金方式支付。

与此同时,贵人鸟新的危机开始显现。

10月29日,公司收到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通知,其持有公司的469.50万股将被进行公开拍卖。11月27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持有的公司469.50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流拍。

11月20日,公司收到徽商银行宁波分行向公司发来的《催收通知书》。根据《催收通知书》,杰之行(贵人鸟关联方)未能按约履行还款付息义务发生违约,截至《催收通知书》签发日2021年11月04日,杰之行在借款合同项下债务包括本金人民币8800万元、暂计至2021年9月30日的利息99.36万元以及按借款合同约定的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等。

贵人鸟最终能否走出困局,迎来新的发展?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