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美团离破产只有六个月

摘要:10月8日消息,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九条规定,综合考虑美团违法行为的性质、程度和持续时间等因素,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10月8日消息,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九条规定,综合考虑美团违法行为的性质、程度和持续时间等因素,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美团停止违法行为,全额退还独家合作保证金12.89亿元,并处以其2020年中国境内销售额1147.48亿元3%的罚款,计34.42亿元。


富二代、保送清华、博士辍学、第一桶金两百万、一夜蒸发千亿市值、被罚34.42亿……

随便一个标签都足够吸睛,而以上所有的话题仅仅只是美团王兴身上单薄的一面。当然,这些经历和功名只是冰山一角,并非王兴身上最生动的写照。

真实的王兴,远比话题更鲜活。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2003年年末的非典,把整个中国都推向了十字路口。王兴也是在这个时候,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那年冬天,在美国读博的王兴向导师请了一个长假,他要回国创业。他企图和自己、和未来赌一把。

首战多多友网站,失败;再战游子图,又败。

2005年,着迷于六度关系理论,王兴瞄准了熟人社交,创业做校内网(即后来的“人人网”),流量好歹对他有了点眷顾。

2006年,校内网用户暴增,当时红杉资本想要投资,在问及校内网如何盈利时,王兴却只给出了模糊的回答,这让投资者不明所以,校内网自此错失了一大笔资金。

红杉资本转身投资了校内网的竞争对手“占座网”。这样的结果可想而知,王兴只能把校内网卖给了陈一舟。至此,他再一次失败。

对于王兴而言,创业似乎是在和自己角逐,不断地开掘自己的可能性,只要愿意走,都是道路。

2007年5月,王兴创办饭否,11月创办海内网。

饭否踩准了时代孤独症候群的痛点,微信鼻祖张小龙曾说过,“微博是个穿衣服的地方,饭否是个脱衣服的地方”。‍‍‍‍‍‍‍‍‍‍



饭否,承载了那一个时代的情绪,让大家有机会相互照亮。

“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王兴在自己博客写道。

2009年饭否用户破百万,随后互联网内容监管力度日趋严厉,因为某次政治事件,饭否所有服务器被迫关掉,这还不算,海内网也接连失败。

似乎王兴,又被打回了原形。

否极泰来有时候并不是一种安慰,对于王兴,这可能是一种策略,是他穷尽自己可能性的一种途径。

终于,2010年,王兴创立美团。此后,便是我们看到的一路高歌猛进。

从千团大战杀出重围成为团购龙头;再到猫眼电影的前身“美团电影”上线;接着切入酒店分销市场;开启T型战略,美团外卖上线;与大众点评合并,一步步走向上市……

时代催生出的“到店”业务被美团玩到了极致。

有人说,王兴只是撞上了O2O的风口,为此,王兴举了一个摄影师的例子——

一位摄影师在比赛中得了金奖,有人问他得奖照片拍摄花了多长时间。也许按下快门只需要0.001秒,但是他为了找到这个机会花了10年。

屡战屡败,对于王兴来说,算经验积累;屡败屡战,则是制胜关键。

那是什么力量让王兴有胆量不断向市场开战?

有人说,是因为富二代。但王兴创业都没向他爸要钱,“校内网”夭折也是因为王兴不愿向家里开口。作为江湖传言,王兴的“独立”精神被大家颂扬,而这背后究竟是不愿开口还是家里不给呢?我们不得而知。

富二代给王兴的不是钱,是没有生存之虞的眼界与视野;高学历带给王兴的也不是人脉,而是跳出现象去挖掘本质的思维。

王兴能够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支持他连续创业的力量不光来源于精神意志层面,还有哪些外界因素?富二代、高材生这些光环加身,是否意味着他比普通创业者更有优势?

《财经》记者曾让王兴用2-4个字定位一下自己。王兴回答:“好奇,我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

在王兴眼里,创业或许仅仅是为了满足对自我、对他人、对市场乃至对世界的好奇心。

在王兴早期创业的故事里,我们很难发现“责任”、“担当”这类字眼。或许这也在无形中预示了美团实施“骑手外包、地推外包”策略的必然性。

在“没钱”、“连续失败”的阴影里,王兴更像个对市场充满好奇心的成本控,而非有责任、有担当、像刘强东那样的创业者。

帝国的隐忧

所有人都低估了美团这只“巨兽”的成长速度。

王兴在接受《财经》采访时曾谈到:“2011年3月4日,美团开了第一个发布会,当时我们说至少900亿,媒体多数都不信。但事实证明发展速度甚至比我们想象更快。”

正如比尔·盖茨的预言:“人们总是倾向于高估两年能发生的变化,但是低估十年能发生的变化”。王兴对市场的洞察完全体现在美团战略上。十年里,他把前期创业的所有激情都投注在美团中。

王兴一直很喜欢第一个到达南极的阿蒙森团队,该团队并没有特殊设备,只是每天坚持挺进30公里。就是这样看上去似乎并不是那么聪明的策略,却把团队带到了终点。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着,王兴也率领他的团队,坚持“每天行进三十公里”,疯狂开站、疯狂开拓、疯狂占领,这一系列事情做下来,美团已经初步确定了在团购的绝对优势地位。

但这样的疯狂,却潜藏着王兴无法预判的隐忧。伴随美团成功而来的,是巨大的争议。

2020年9月,一篇推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把美团推上了风口浪尖。《人物》记者和研究人员通过长时间调研,发现“高薪骑手”们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科技黑洞,时刻威胁到骑手们的生命安全——外卖的每一起事故,其实都不是意外。

似乎,从小生活优渥的王兴,在一开始就能比普通人站得高、看得远,但他的目光似乎永远触及不到社会的最底层。

助推王兴拿下外卖市场的那份所向披靡的魄力,却成为一步步挥向外卖骑手的“砍刀”。


骑手车祸 图源/半岛新闻

每一天有多少骑手逆行?每一周有多少外卖员伤亡?每一个月因为外卖配送而发生多少起交通事故?对于王兴而言,这些似乎只是一个统计数据。

或者说,美团体量的指数级增长是否得益于啃食骑手的“人血馒头”?

同年12月,另一篇《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再一次把美团推上了热搜。当事人指出,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外卖,同一个配送位置,在开通美团外卖会员后,却发现自己常点的一家店铺配送费从平时的2元涨到6元。

美团借用系统,把刺向骑手的“利剑”又转身指向了消费者。

技术本无罪,美团却利用大数据杀熟,不断“阉割”消费者,而失信行为最终只会导向自我灭亡。果不其然,消息爆出后,美团蒸发400多亿市值。

每一天有多少骑手逆行?每一周有多少外卖员伤亡?每一个月因为外卖配送而发生多少起交通事故?对于王兴而言,这些似乎只是一个统计数据。

或者说,美团体量的指数级增长是否得益于啃食骑手的“人血馒头”?


不禁要问,冰山原理的背后,美团王兴还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侧面?

颇为戏剧的是,2015年王兴内部讲话中提到:“我们要做的是什么?还是回到根本问题,消费者第一、商户第二、团队第三、股东第四,我们有足够的资源,足够好的团队,我们去合作足够多足够好的商户,然后和商户一起去把消费者服务好。”

“消费者第一”——他的内部讲话,其实是说给外部听的。

毕竟,他的底层逻辑从来都没有离开——他就是一个商人的本质。

商人逐利,无可厚非。

但支撑美团活下去的,反而是不被王兴所重视的百万骑手、被美团逼着“二选一”的商家以及几个亿被大数据杀熟的消费者。

美团的业务本质正是用一群顶级大脑支配万千商家,“奴役”百万骑手,投喂亿万人民的APP,让消费者变懒、更懒,似乎才是这个软件的底色。

因此,美团要想飞得高、走得远,数据除了有深度、精度之外,也得要有温度。

“美团离破产只有六个月”

“美团这个公司永远离破产只有6个月时间。”王兴曾表示。而圈内传言,哪有6个月,大多数三产公司的生命线只有短短3个月。

在商业领域,从来不存在成败之分,只有生死之别。

这样的危机意识,让王兴和美团高管随时都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王兴一直带着美团身处于斗兽场,他必须时刻准备着杀出重围。

2018年前后,为了占据外卖首席市场,美团和饿了么开始打价格战,疯狂烧钱。美团曾补贴 42 亿,这种大手笔的消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仅如此,两家巨头打价格战,无数小平台成炮灰。

哪怕有资金、有渠道、有实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百度外卖”都在这场价格战中给“饿死了”,美团凭借强劲的实力打败无数对手,最终实现市场“垄断”。

这样的打法,王兴延续到了社区团购。

在王兴看来,如果你希望在一个好的创业公司一路高歌猛进的话,每一年都是关键年,这句话每一年都是对的。


不可否认,近两年的社区团购成了互联网巨头必争之地,多家龙头企业相继入局,但能走多远看的还是背后的财力支撑。

8月末,美团公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及半年报。这季度出现了32.5亿元的净亏损,如果加上一季度,半年美团共亏掉了80亿元。从去年的第四季度到今年的第二季度,仅9个月的时间累计亏损额已超过232亿元。

每一次花钱都是在投票,投票选择你想要支持的那个世界。于王兴而言,对于投入他似乎从来都不设上限,在他眼里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王兴势必啃下社区团购这块“硬骨头”。‍

看当初,创业止步于“没钱”;到如今,为了开拓市场大举烧钱。十五年的时间把王兴推上了疯狂的赌桌。

王兴这一场“豪赌”轰轰烈烈——是意气之举还是对市场的洞察?是冒然进举还是顺势而为?王兴在外卖市场的打法是否适用于社区团购?层层疑惑都需要时间来解答。

即使现阶段从整体表现来看,美团优选占据首席。但王兴是否能功成名就全身而退,还得看美团优选在用户留存、“店家之间”的人才梯队、是否持续丰富SKU体系及市场精准且快速的反应能力。

时间没有留给王兴缓冲的余地,这条看似宽敞的赛道,远比他看到的更拥挤。

据媒体报道,7月15日,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成立了一个外卖业务团队,正在抖音App内测外卖功能。该业务名为“心动外卖”,口号是“心动外卖,吃你所爱”。

据悉,抖音日活已超6亿,人均每日使用时长也超过1小时。如此巨大的流量池,能帮助抖音更好地为餐饮商家进行宣传,使其得到更多曝光。

与此同时,官方入局。7月6日“浙江外卖在线”正式推出,以改革突破、制度重塑,实现“后厨阳光化”、网络餐饮全链条管理、骑手交通安全管控、骑手权益保障等多个方面体制机制创新,打造全新的数字化平台。

“美团离破产只有六个月”是否一语成谶?接下来等待王兴的,是一场更惨烈的厮杀。

“二选一”时代终结

美团将去往何方

尼采说,人和树一样,他愈求升到高处和光明,他的根愈往下扎,向黑暗,向深处,向罪恶。

王兴也一样,他站得有多高,背后就必然拖着多长的阴影。

7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对外卖员社保缴纳、准时率确定以及订单饱和度等七方面提出要求。

文件发布后,美团应声大跌,创下自2018年9月上市以来最大跌幅,接连两天下跌超30%,两天下来市值蒸发超4000亿港元。

祸不单行,10月8日下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发布对美团“二选一”垄断行为的处罚结果,美团被罚34.42亿元。

最终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以来,美团滥用在中国境内网络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的支配地位,以实施差别费率、拖延商家上线等方式,促使平台内商家与其签订独家合作协议,并通过收取独家合作保证金和数据、算法等技术手段,采取多种惩罚性措施,保障“二选一”行为实施。

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美团停止违法行为,全额退还独家合作保证金12.89亿元,并处以其2020年中国境内销售额1147.48亿元3%的罚款,计34.42亿元。

于此,“二选一”时代宣告终结。

如今,美团腹背受敌。

既要护住外卖板块的基本盘,也要烧钱争夺社区团购的红海市场,还得面临监管压力以及巨额罚款……王兴又像当初辍学创业一样,走到了他命运的十字路口。


很多人揣测,美团要凉了。美团凉不凉,还得看王兴接下来的打法。

毋庸讳言,美团走过的十一年,它局部迭代了我们的餐饮、娱乐、旅行……它所构建的商业模式根植于现代都市人的生活,似乎就像王兴的愿景——践行“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的使命。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团慢慢地陷入了盈利焦虑,价值定位发生了偏移。助推美团一步步崛起的用户、骑手与商家,都成了美团向前突围的垫脚石。

美团分为两个字,“美”意味“好”,“团”意味着“一起”“共同”,因此“美”和“团”加起来就是一起更好,也就是说共同富裕本身是植根于美团的基因之中——王兴对“共同富裕”的理解引来了网上热议,甚至群嘲。

言论背后与现实的冲突,是王兴居高临下的伪善还是另有苦衷?我们不做讨论。

历经数劫,王兴应该懂得,共同富裕的本质不是“美”“团”,而是根植于民生,通过创造社会价值实现商业价值,骑手的安全有着落、用户的消费够透明、商家的盈利有保障,每一个推动美团前行力量都能够在美团的运营下得到回应。

只有在良性的价值生态里,美团所催生出来的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才能够给它自己提供更强劲、更长期的驱动力。

不然,美团离破产真的只有六个月。

内容来源:零售商业财经

作者:康承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