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哈哈进军创投圈,宗庆后不打算退休了?

摘要:听到宗庆后拿证的消息,很多人脑海里可能已经浮现出,老爷子挑灯夜读、艰苦考证的励志画面了。但是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宗庆后是通过资格认定直接保送的,雷军、徐小平等企业家都是如此。



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什么?

宗庆后之女宗馥莉给出的答案是“等于零”。

42岁创立娃哈哈,76岁拿下基金从业资格证,宗庆后把“大器晚成”四个字,诠释得淋漓尽致。

听到宗庆后拿证的消息,很多人脑海里可能已经浮现出,老爷子挑灯夜读、艰苦考证的励志画面了。但是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宗庆后是通过资格认定直接保送的,雷军、徐小平等企业家都是如此。

所以宗庆后拿证,不是为了提升自己,而是要满足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要求,让娃哈哈正式进军创投圈。这件事传递出一个信号,陷入中年危机的娃哈哈正在自救。

故事还得从三十多年前说起,1987年,42岁的宗庆后从农村回到杭州,接替母亲做校工,和两位退休教师一起做代销生意,开始了走街串巷卖文具的生活。

在这个过程中,宗庆后发现小孩子们总是食欲不振、营养不良,于是他想做一款儿童营养液,填补市场空白。顶着不惑之年的压力,申请了当时算得上是“巨额”贷款的14万元,请专人研发营养液,打响了娃哈哈的第一炮。

一时间,“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的广告家喻户晓,娃哈哈营养液迅速走红。当看到商户来到公司楼下,拎着麻袋准备批发产品时,宗庆后意识到,必须扩大产能了。

他不顾众人反对,拿出8000万收购濒临倒闭的杭州老罐头厂,上演了“民营小鱼”吃“国有大鱼”的戏码。100人的娃哈哈盘活了2000人的杭罐厂,三个月扭亏转盈,营收增加一倍多。尝到并购乐趣的娃哈哈,不断收购其他工厂,生产基地从浙江开到全国,从城市开到农村,为后来的联销体奠定基础。

1993年,娃哈哈的业务快速扩展到全国,问题也随之而来,经销商拖欠的货款,严重影响到娃哈哈的经营。他由此决定,用利益捆绑经销商,制定严格的价格体系,让大家都有钱赚,但必须款到发货。

联销体政策遭到强烈反对,而宗庆后力排众议继续推行。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联销体成就了娃哈哈多年的辉煌,让娃哈哈的产品走进中国的每个角落。娃哈哈的非常可乐,在不到一周时间里,从冰封的东北小镇铺到海南的小渔村,扎进了当时可口可乐和百世可乐,触碰不到的农村市场。


2013年,娃哈哈营收达到了783亿的巅峰水平,宗庆后也以116亿美元的身价,成为中国首富。

沉浸在联销体优越感里的娃哈哈,全然不知危机的到来。在其他品牌积极布局线上电商时,娃哈哈还在全身心抗拒互联网。

互联网电商起家的马云,一直在公开场合强调自己的“五新”,包括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宗庆后却认为,除了新技术,其他的都是胡说八道。

很快,保守的娃哈哈,尝到了掉队的苦果。娃哈哈的市场份额被统一、康师傅等饮料品牌蚕食。2014年,娃哈哈业营收下滑至728亿元,此后5年业绩一跌再跌,缩水超300亿元。

宗庆后意识到互联网的威力,是在2015年的那场网络谣言危机里。网传AD钙里含有肉毒杆菌,喝饮料会导致白血病,烘干营养快线得到的凝胶,可以当避孕套来用。这些谣言,让娃哈哈损失将近70亿。

这些年,娃哈哈一直在尝试多元化,做童装、做奶粉、做机器人,无一例外全部失败;也不是没有推出过新饮品,但时至今日,娃哈哈都只有AD钙、矿泉水、营养快线三大热门产品。

联销体不再百试百灵,网络营销取代了电视广告,人们不再爱喝娃哈哈……时代的变化,让一切都面目全非,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没法再像从前那样,精准把握市场的需求,拿出第二款“AD钙”来。他很清楚,34岁的娃哈哈需要找到新出路。


如果说,40后的老父亲太保守,那么留洋归来的80后女儿,能完成这个任务吗?

2018年,宗馥莉赴任娃哈哈品牌公关部部长,大刀阔斧砍掉合作了二十年的王力宏。她解释说,因为王力宏太老了,有审美疲劳。2017年宗庆后才说过,会与王力宏继续合作。

她推出的kellyone饮料,保质期只有七天,售价高达28元,即使在一线城市也无人问津。这与父亲平价、亲民的产品理念背道而驰。

宗馥莉试图改变娃哈哈,结果却不尽人意。对于自己一手缔造的饮料帝国,宗庆后不舍得,更不放心放手,渐渐地,他不再提退休。

浙商穷则思变的态度刻在宗庆后的骨子里,在娃哈哈日渐式微之后,这位76岁的老人开始与互联网和解。这些年,宗庆后修正了自己的许多言论,他开始与马云握手言和,开始为自己设立副总,开始接受上市融资,开始拥抱互联网。

如今娃哈哈进军创投圈,或许是宗庆后的最后一搏。

文/陈伊婷

内容来源:锌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