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喜欢任泽平?

摘要:作为一个这些年一直在互联网上关注相关领域信息的普通网民,我对任泽平的印象也不好,在我看来,任泽平缺少作为一名经济学家的严谨、求真、客观等必要素质。

最近有关任泽平的争议多了起来,事情的起因如下:9月6日,网红经济学家刘胜军在自媒体发文章,“抨击”了作为另一位网红经济学家的任泽平。刘胜军直言恒大的激进,不仅是因为许家印的野心,同时也受任泽平打鸡血式“忽悠”的影响。

作为一个这些年一直在互联网上关注相关领域信息的普通网民,我对任泽平的印象也不好,在我看来,任泽平缺少作为一名经济学家的严谨、求真、客观等必要素质。

我们今天的主题分为以下几个部分:新周期、自我标榜、屁股决定脑袋、恒大的得失。

一、新周期理论

任泽平作为首席经济学家的经历是从2016年6月开始的,那时他成为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及方正证券研究所MD(董事总经理)。

到了2017年11月,任泽平离开了方正证券,一个月后任泽平就任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级)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那时的恒大完完整整地吃到了一波楼市繁荣的大甜头,公司发展如日中天,恒大的股价在2017年初时只有4港元出头,到2017年12月时竟然达到22港元以上,2017年内涨幅超450%(如今恒大的股价只有3.6港元)。

恒大股价 2013-2021

那时的恒大顺风顺水、财大气粗,为了招来任泽平,恒大不惜以年薪1500万的成本招其加入。根据网上流传的任命通知,任泽平在恒大的职责是“负责宏观经济分析、市场发展方向及行业发展动向研究,为集团战略决策提供相关分析报告”。


恒大给任泽平的年薪1500万的offer

加入恒大,尤其是以如此高的待遇加入恒大,这一事件本身就给任泽平增加了更多的知名度。在2017年,任泽平曾提出“新周期”理论,到了2018年,一本名为《新周期》的书出版了,书中主要观点是中国经济在2017年后进入了新一轮周期。

所谓新周期,一般不是一个季度或一年的经济繁荣,而是类似2002-2007年那种连续很长时间的大繁荣周期。显然,新周期的判断如果成真,对于恒大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而对新周期的宣传,也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买房者的信心。

伴随其2017年提出新周期理论,他还同时提出了“5000点不是梦”、“一线房价翻一倍”、“经济L型”等论断,这些说法被作为标签印在了《新周期》这本书的封面上。

那么后来发生了什么?在其提出新周期后,经济的L型并没有出现,所谓L型经济,是指经济增速在前期放缓后走稳走强,但后来,中国GDP增速从新周期提出时的6.8%放缓至6.0%。同时,一线城市房价并没有翻倍,反而是在2017-2018年度出现了调整(尤其是北京和上海)。


GDP增速与新周期出炉时间

二、自我标榜

在我眼中,任泽平是一个很喜欢自我标榜的人。

我们从2018-2019年中国的货币政策说起。中国在2018年初就已经开始小幅度的宽松(降准)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之后任泽平也多次强调中国应该降准降息。再后来,由于宽松是有周期性的,央行后续的操作就只是时间问题,但每当后来央行采取行动,任泽平都要跑出来炫耀一下是因为他做了“前瞻预测”,给人营造出一种央行在受他影响、听他指挥的错觉。

又比如,中国在今年7月放开三孩,任泽平第一时间发微博表示:我们的呼吁终于从学术讨论走向国家战略。

你细品,是不是和之前他在评论降准降息的感觉一样?强行给人一种是因为他才会推出某项措施的感觉。然而实际情况是,中国的老龄化压力是大多数人都明白的事。而作为一个非官方机构的宏观研究者,把自己和团队所做的第三方研究往政策制定上去蹭,这样做合适吗?

三、屁股决定脑袋

大多数人都是屁股决定脑袋,而不是脑袋决定屁股。

在离开恒大后,任泽平回到券商(东吴证券),职位依旧是“首席经济学家”,之后他迅速与房地产做切割,并且站队到年轻人这一边。就在最近,他表示赞同推出房产税,他说“不能有五套房子还不交税,房价一涨年轻人就白干了”,他还说高房价导致了年轻人的躺平,甚至表示房地产是“最坚硬的泡沫”。

这些话看上去都特别有道理,然而,这些话在他任职恒大期间好像从来没有说过,相反,他在恒大期间公开发表过的观点如下:

“中国未来10年一二线城市房价翻二倍,三四线城市房价翻三倍”、

“房地产一半是金融、一半是制造业,房地产也是实体经济”

“我国城镇化率比到60%,发达国家平均80%以上。中国的城镇化还有至少一二十个百分点,一二十年的空间”、

“中国城镇住房套户比尚低于1.1,并不存在总量过剩问题。综合考虑城镇化进程、居民收入增长和家庭户均规模小型化、住房更新等,中国房地产市场未来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一个人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说出来的话居然完全不像出自同一人之口,这种现象出现在我们普通人头上或许还能理解,但作为年薪1500万、知名度如此之高的网红经济学家,这样做的潜在成本和可能招来的争议显然比普通人要多得多。

也许互联网的记忆的确太短,而对于一个已经晋升为网红经济学家的公众人物来说,判断是否准确、观点是否一致和连贯早已经不再是重点,现在的重点是流量,是当下大众对自己的好感。

四、恒大的得失

任泽平在恒大就职三年多,累计获得薪酬约5000万人民币,这个数字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对于恒大这样一个数一数二的头部房企来说,5000万在公司发展最好的这几年并不算什么大钱,真正重要的是他在恒大期间的研究结论对恒大来说是关乎命运的。

任泽平领导下的恒大研究院曾有过这样一个研究结论:

假设2018-2030年中国城镇人均住房面积年均增长1.3%-1.5%增长,即2030年人均住房建筑面积达38.8-39.8平方米,则2030年中国城镇住房存量需达395亿-405亿平方米、较2017年净增128亿-138亿平方米。若以1.5%-2%的折旧率计算,则2018-2030年将折旧拆迁约65亿-87亿平方米,则2017-2030年城镇住房需新增193亿-226亿平方米,即年均新增14.8亿-17.4亿平方米。

这个结论当然给了恒大进一步扩大资产负债表的底气,而这一研究结论得出的时间距离现在已经快三年了,如果三年前恒大主动去杠杆、降负债,公司今天的情况一定会比现在好得多。

当然,任泽平在恒大期间只是一个做宏观研究的带头人,许家印和其他股东也未必就对任泽平言听计从。另外,我们也不妨从另一个角度想一想,恒大招任泽平加入究竟是为了做独立研究,还是说本来就为了用看上去专业的经济学方式对买房者进行宣传顺带讨好老板?

对任泽平与恒大来说,能合作一程就是缘分,在拿了5000万薪酬并离职之后,任泽平看到恒大由于战略问题而导致的困局时,不知道他的内心会不会有一丝惭愧。

内容来源:房东经济说 

作者房东的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