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的面子

摘要:微信内容是说对方辛苦了,代表新东方向他表示感谢。除了口头感谢,在十万观众聚集的直播间,俞敏洪还大方表示要给他涨工资——自从行业动荡,这位新东方的掌门人很久没这么高兴了。

图片


作者:郭儒逸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这几天,俞敏洪给新东方一位叫董宇辉的员工发了条微信。

微信内容是说对方辛苦了,代表新东方向他表示感谢。除了口头感谢,在十万观众聚集的直播间,俞敏洪还大方表示要给他涨工资——自从行业动荡,这位新东方的掌门人很久没这么高兴了。

董宇辉原本是讲台上的一个英语老师,现在,他在直播间里卖起了粮米蔬菜(当然也卖书),没想到一炮走红。

在粉丝眼里,董宇辉完美演绎了一个接地气的知识青年,靠文化输出做成买卖的事迹。就像看他在五月的麦田里挥完镰刀,然后躺在麦垛上眨着眼、念着诗。于是,听惯了其他主播歇斯底里叫卖声的网友们,沦陷了。

图片


半年前,新东方开始转型做直播带货。这是俞敏洪为拯救公司想出的一条路,不过带货成绩一直算不上理想。除了手里几个号称百万粉丝的大号,新东方迫切需要把更多的货卖出去,董宇辉适时地做到了。

不仅销售额蹭蹭涨,新东方在线股价6月以来涨幅达670%,东方甄选直播间粉丝量更突破千万(6月16日下午数据),俞敏洪长出一口气。

图片


很多年以前,俞敏洪还不知道怎么和手下的明星讲师共进退,尽管他给这些员工开出了当时最高的工资,但仍然没挡住人家离职创业。这些人中,就包括罗永浩。

罗永浩比俞敏洪小十岁,他调侃原老板是“教育界下岗人员”,但对俞敏洪转行做主播表示了钦佩。一个六十岁的人,本来是完全可以退休的,这么做“很了不起”。话说完,罗永浩转头准备退出直播界——靠带货把债还得差不多后,他宣布要进行人生的最后一次创业。

周鸿祎最近也拜访了一次俞敏洪,说看到新东方的直播间里书卖的很好,自己都眼红。但他承认自己干不了这活,因为实在抹不开面子。如果非要去带货,那也只会去售卖“理想和观念”。

电视剧《大宅门》里有个片段,讲的是白家老号急需用钱周转,白景琦特意找了一个没人认识的钱庄把药铺盘了出去,这才换了钱渡过难关。大概这些生意做大的老板,都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落魄的样子,更别提抛头露脸去吆喝叫卖。

俞敏洪绝对是个有面子的人。虽然是农家出身,但他的创业事迹早就写成了书,拍成了电影,当年那个有点自卑的北大学生,也早就成了商界鼎鼎大名的人物。尤其在新东方,据俞敏洪公开讲,自己就是站在权力最顶端的那个。

但如果换到某些场合,他会主动把姿态放低。比如他所在的某企业家俱乐部,他自嘲在那里就是添茶倒水的份,在另外一些大佬面前,这些都是他干的事。至于所谓面子,没那么重要。

相比之下,给人端茶倒水这活儿,“攻击型人格”的罗永浩不会干,恐怕周鸿祎更不会干。这样的脾气让他们在面对直播带货时,有了明显的区别。罗永浩快人快语,坦白做直播主要就为还债,他厌恶公众表达,但为了维持公司不得不这么做。周鸿祎干脆不下场,眼红归眼红,但要让他两个小时滔滔不绝地“吹嘘”某个商品,那简直太难了。

俞敏洪则把直播带货抬上一个高度。他在个人公众号里说,直播经济就是商业的第三次革命,前两次分别是大卖场和电商。言下之意,直播带货这个钱新东方不仅要挣,而且还要挣得不纠结、不拧巴、不扭扭捏捏。

为了生存,就不要沾上知识分子的不良洁癖。

去年,在新东方刚开始进入直播领域时,有媒体对此评论称,“如果只是从一个挣快钱的行业跳到另一个挣快钱的行业,恐怕不是最佳示范”。文章还建议,新东方应该做的,是把一直梦想建设的大学建到农村去,那样更符合当下的社会需要。当时俞敏洪低姿态地回应道,感谢记者善意提醒,但商业模式不存在快钱和不快钱,没有一个行业是好做的。他或许没说出更多的话:先不说社会需不需要,新东方倒是迫切需要活下去。

图片


于是,就有了俞敏洪和他手下的几百名老师,改行当起了主播。

其实企业界并不乏大佬干同样的事,梁建章做过,张朝阳做过,董明珠也做过。而现在还有点声音的,就属张朝阳的直播物理课,但这更多是张本人的兴趣所在,似乎无意对搜狐的业绩起到多少帮助。剩下俞敏洪,成了有望靠直播带货翻盘的绝对少数派。

至少俞敏洪本人没有说过,他是个不喜欢“公众表达”的人——就像罗永浩那样。他的各种视频、语录,也很容易从网络上翻到。在2020年疫情初期,他还坚持写过一段抗疫日记,对国内中小企业的处境表达了忧虑。当时他对形势比较乐观,觉得经过非典一役,账上保留现金的好习惯能够使公司躲过危机,不幸的是后来情况更加糟糕,他不得不更加频繁地抛头露面,才有了现在走红的新东方。

不同于罗永浩几经创业失败才明白,不能为了一己的面子和好胜心,而把一家公司拖入绝境。在商场,这是一种十分幼稚的行为。阅历更多一筹的俞敏洪,在这方面,规避了他老部下用惨痛教训才认知到的风险。

从公开语录里归纳俞敏洪的两个理想,一个是到庙里去,因为他崇拜弘一法师;另一个是像斯坦福大学的创始人那样,也建立一所一流的大学。但目前来看,这两个理想都没能实现。用他自己的话说,“被现实弄得焦头烂额,后来就没这个念头了。”

现在,俞敏洪正面临新东方最大的生存现实,这会让他距离理想又远一步。他崇拜弘一法师和利兰·斯坦福,但现实中却只能拍着一个叫董宇辉的人的肩膀,勉励对方“辛苦了,要多休息。”

这就是一个企业家的成长吧。